丝路中国首页 | 往期专题

总第 16 期

从“ 彭麻麻”看各国第一夫人们

可以这样说,在彭丽媛之前,中国从未有过哪位“第一夫人”被与社会大众如此高的关注过。秉持着传统观念中的典雅温婉,又融入了现代女性的时尚触觉,在彭丽媛出访俄罗斯的第一次“政治”亮相之后,她所传达中国女性形象不仅让国人感到欣喜自豪,更给国际上带来了不一样的惊艳视角。本期丝路中国带您走进那些并不为人所知的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不一定是领导人配偶

“第一夫人”这种称谓起源于美国,共有4种说法:

1、战前论:此论认为最早提到“第一夫人”是在1849年,多莉·麦迪逊逝世时,泰勒总统称她为“我们半个世纪的第一夫人”。

2、内战论:1861年,报界称林肯夫人玛丽·林肯为第一夫人。

3、战后论:1877年,海斯夫人被称为“国家的第一夫人”。

4、20世纪论:1911年,一部戏剧《国家的第一夫人》的诞生,称为此论的立脚点。

事实上,如果领导人为单身或其配偶因各种原因而不能胜任第一夫人的礼仪角色,亦有可能由其他女性亲属或官员替代。如美国第八任总统马丁·范布伦就由自己的儿媳妇担当第一夫人的角色;在南越,由于首任总统吴廷琰为单身,甚至以弟媳陈丽春(吴廷瑈夫人)为第一夫人。

另外,如果元首任期内其配偶离世,则由其女性亲属代为第一夫人,如1974年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夫人陆英修遇刺身亡之后,由长女朴槿惠代任韩国第一夫人。她就任总统后,因单身而由青瓦台首席秘书官赵允旋担任“代理第一夫人”,于2014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夫妇访问韩国期间接待彭丽媛。

欧洲“第一夫人”风采 :低调

谨慎而节俭的德国“第一夫人”

在前任总统克里斯蒂安·武尔夫因为被指任下萨克森州州长时收受企业家好处而辞职之后,约阿希姆·高克当选德国新任总统。高克20年前就与原配妻子格希尔德分居,但并未离婚。十几年来,高克都与女记者达妮埃拉·沙特共同生活。她现在是德国的第一夫人,但并不是总统的妻子,这一点招致德国政坛保守派人士的批评。

达妮埃拉·沙特为了当第一夫人而在一年前辞去了《纽伦堡人报》的工作,从德国媒体的报道来看,她以谨慎和节俭的形象示人。例如,报道称现任德国第一夫人总是喜欢搭乘公共交通和火车。当她的伴侣2010年在总统选举中败给武尔夫时,她松了一口气。

克利奥·纳波利塔诺,简朴的典范

意大利总统的夫人克利奥·比托尼·纳波利塔诺以简朴著称。有一件事足以反映她的个性:为了参观《弗美尔-荷兰艺术黄金世纪》展览,克利奥·纳波利塔诺排长队买票,直至排到售票窗口才被奎里纳莱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认出来,但她拒绝了邀请,还是自己买票入场。酷爱艺术的克利奥·纳波利塔诺经常这么做,与意大利政坛惯有的特权行为相比,她的确与众不同,也广受称赞。

在她的丈夫乔治·纳波利塔诺1992年当选众议院议长以前,克利奥一直是一名律师。但之后她仍然按自己的方式生活,远离一切特权,例如经常乘坐出租车和公共汽车。

柳德米拉·普京娜,“隐形夫人”

俄罗斯总统的妻子柳德米拉·普京娜从来没有过可以称之为“密集”的社交生活,但从大约两年前开始,她的社交活动实际上降到了零。柳德米拉消失了,一些俄罗斯媒体已经称她为“隐形夫人”。甚至有传言称,普京决定将她幽禁在普斯科夫的修道院里,有人说他们已经分开了,甚至有人说柳德米拉怀孕了,她的丈夫搭上了体操明星卡巴耶娃。

媒体指出,柳德米拉经常去莫斯科的一家文化中心,那里经常组织一些研讨会、文学聚会、电影放映和其他活动。

俄罗斯第一夫人十分节俭,没有任何关于她有消费恶习的说法。去年一家俄罗斯媒体曾指出,她在一次拍卖会上高价拍得了一双镶嵌钻石的鞋子,但其他任何媒体都没有报道这条消息。

柳德米拉很少出现在电视上。最近的一次是一年前出席普京的就职典礼。似乎还出席了去年克里姆林宫的圣诞晚宴,但她没有出现在任何镜头前。今年1月6日是柳德米拉55岁的生日,但她也没有公开露面。

非洲第一夫人们的财富

格雷丝·穆加贝(津巴布韦)

津巴布韦的总统夫人格雷丝·穆加贝被指拥有3000多双鞋子,2010年初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在巴黎购物挥霍了10万多欧元。格雷丝没有工资,她的生活靠的是总统穆加贝每年7.3万欧元的薪酬。

格雷丝今年还起诉津巴布韦主要报纸《旗帜报》,原因是该报发表了维基揭秘网的文件,文件指责她非法出售钻石获利数千万美元。

康斯坦西娅·奥比昂(赤道几内亚)

从2010/2011学年开始,赤道几内亚所有公立学校的学生都必须穿同一家企业出产的校服。如果这家企业不是第一夫人康斯坦西娅所有的话,这件事不会引起任何地缘政治上的好奇心。但这种明目张胆的裙带关系在赤道几内亚并不少见。

2009年,康斯坦西娅名下的另一家企业在一座机场和一家酒店建设项目的招标中胜出。

姆斯瓦蒂三世(斯威士兰)的13位妻子

斯威士兰每年用来维持王室生活的预算是1800万欧元。2009年,国王姆斯瓦蒂三世的13位妻子在前往意大利、法国、迪拜和台湾的旅行中花费了500多万欧元。

4年以前,姆斯瓦蒂三世送给自己的妻子们10辆豪华汽车,价值60万欧元左右,还要求议会通过一项1200万欧元的预算,用于为每位妻子建造一座宫殿。

南美“第一夫人”们:个性十足

安赫莉卡·里韦拉和她的随从们

虽然第一夫人的形象在墨西哥并没有官方的存在,但传统上在总统府预算当中她们拥有数百万比索的开支并可以有自己的团队。总统涅托的妻子安赫莉卡·里韦拉拥有一个7人团队,据悉,仅工资支出每年就要近30万欧元。

自从前总统福克斯的妻子萨阿贡的挥霍行为被曝光之后,墨西哥的第一夫人们都刻意保持低调。萨阿贡拥有一个19人的团队为她服务,一天之内就能花费近6000欧元购买手袋和配饰。

墨西哥前任总统卡尔德龙的妻子玛加丽塔·萨瓦拉是在丈夫就职两年后才公开露面的,里韦拉也是在丈夫就职3个月之后才公开露面的。

万达·皮尼亚托,比总统更受欢迎

一口“葡式西班牙语”暴露了她的秘密。萨尔瓦多的第一夫人是土生土长的巴西人。在巴西,她被看做左翼政党巴西劳工党的创始人之一。在纽约,联合国表彰她为萨尔瓦多妇女和儿童福祉所做的工作。在西班牙,她被列为2012年伊比利亚美洲100位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但在整个中美洲,她“非典型第一夫人”的名声越来越响亮。身为律师和外交家的她相对远离前任们“社交名媛”的形象。发生洪水等自然灾害时,她穿着牛仔裤和运动鞋。有人见过她出乎意料地向某位部长借100美元,要捐给“真正需要的人”。

在大多数萨尔瓦多人眼中,万达·皮尼亚托的形象是无处不在的,她出现在广告牌、电视节目、短片和电视新闻中。她不仅仅是萨尔瓦多总统毛里西奥·富内斯的妻子,也是著名的“城市妇女”计划推动者,向国内最弱势的妇女提供情感、法律和经济上的援助。

万达·皮尼亚托甚至比她的丈夫更受欢迎。根据盖洛普咨询公司的最新调查结果,大部分萨尔瓦多人(93%)支持万达·皮尼亚托。

但皮尼亚托与媒体之间的联系却并不明显。她很少接受采访,也从不谈论自己的私生活。

罗萨丽奥·穆里略的500套服装

尼加拉瓜总统丹尼尔·奥尔特加的妻子不仅仅是第一夫人,她还和丈夫一道实行着“事实上”的两人执政。从奥尔特加的第一任期起,夫妇二人就公私不分,动用政府资金带着所有的子女旅行,他们有8个子女,而且常常还会带上孙子和孙女。热衷于穿戴的罗萨丽奥·穆里略不喜欢重复自己的形象,据统计,在不到3年的时间里,她公开露面时穿过的服装就有500套之多。

安妮·马勒布,不是第一夫人的第一夫人

厄瓜多尔的第一夫人并没有作为第一夫人而存在。虽然总统拉斐尔·科雷亚与比利时人安妮·马勒布结婚已经21年了,但科雷亚在首次执政一年之后的2007年将第一夫人的职务取消了。科雷亚认为,第一夫人是一个“不合时代的”、“性别歧视的”形象。马勒布在少有的几次公开讲话中也说过,她本人拒绝这一形象,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夫人能够凌驾于另外一位夫人之上。

因此,在厄瓜多尔没有任何关于总统夫人活动的官方记录,更没有关于他们婚姻或开支情况的官方记录。马勒布仍然是基多一所小学的老师,并始终远离公共生活,从而成为厄瓜多尔最神秘的人物。她从来不会出现在官方活动中,科雷亚到哪里都不会带着她。只有少数的几次例外,如在查韦斯的葬礼和科雷亚胜选的庆祝活动上,马勒布陪在了科雷亚身边。

第一夫人带来的不仅仅是政治的形象,更诱发了国民的自信

近些年来,各国“第一夫人”在出访别国时常常给民众留下深刻印象。在西方的政治舞台上,第一夫人的地位十分重要,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丈夫的政治形象。她们或精明干练,或前卫时尚,或平和亲切,成为首脑出访中的“别样风景线”。从第一夫人的气质、谈吐、甚至服装都可以看出一个国家的文化,因此第一印象非常重要,在展示中国对外形象上起到了不可替代的舆论作用。

而随着彭丽媛女士的一次次政治亮相,可以看到“第一夫人”的独特魅力,政治、时尚、娱乐等等社会各界都被“第一夫人”所激励,套用当时在微博上的一句话:自信了国民,惊艳了世界!而且,还会继续惊艳下去。

出品:中国网丝路中国  责编:黄乐星  美编:张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