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中国首页 | 往期专题

总第 12 期

休闲经济井喷 中国人休假会花钱吗?

九月最长假宣告着“休闲经济时代”的到来,近日,网上流传着一句话“九月是工作狂的末日”,因为9月有着今年最多的假期天数。如今在网上,网友们脑洞大开,调换出九月最长的假期达16天之久。
九月!工作狂的末日

9月、10月历来是中国的“黄金月”,而今年更是如此。根据 《国务院关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调休放假的通知》,今年9月3日全国放假1天;9月3日至5日调休放假,共3天,还有之后的中秋和国庆,可以说,九月是工作狂的末日也不为过。如今在网上,各路拼假、休闲攻略层出不穷,网友们脑洞大开的研究着怎么换休、请假能达到本月休假的最大值!甚至有网友调换出最长的假期达16天之久。

面对长假,很多人除了表示兴奋之外,还对长假表示了迷茫:放假去任何地方到处都是游人,所以不想出门;在家又不知道做什么,无所事事。这正是现在主流的“假日经济”所研究的:假日如何刺激消费?

其实在国内,很多假日消费都是被动型消费,消费者是无选择权的,所以体验感很差;消费者不仅没有从消费行为中获得满足感,反而产生了反感,更将这种反感带入到提供服务的景区或者商业体。这,是国内火爆的“假日经济”的隐患。

中国人“无聊”的假期生活

随着国内经济的增长,社会工作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更多的人选择通过出游来起到全家“集体行动”增进感情以及放松休闲,而游客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从过去普通的景点参观到休闲度假,国民旅游需求不断提升。在旅游业发展初期,国民旅游主要是以景点参观为主,“上车睡觉、下车撒尿、到景点拍照,回来一问啥都不知道”是这种走马观花式旅游的真实写照。显然,这种旅游方式并没有带给人们期望的享受,人们很快便不满足于这种休闲方式,于是有了更多针对游客需求的体验式度假休闲旅游。国民也从只为拍照留念的“到此一游”转变为越来越注重心情是否愉悦、身心是否得到放松休养等精神享受。

而为了避免长假被人挤成“黄金粥”,很多人选择在家过长假,一项在红网上发起的意愿调查显示,共有60.34%的网友表示,自己将用“9·3”3天小长假“宅家休息”或“在家看阅兵仪式”,只有18.99%的人计划出门旅游。很多人选择在家陪家人或者和朋友在市区打发时间,而55.41%的网友表示,逛街纯属“打发时间,因为不知道干什么。”虽然此前有研究表示,只要有2%的人有计划在假期外出,就能形成中国的“长假效应”,但长此以往必将影响国内旅游市场。

同国民旅游观念与时俱进的,还有景区门票的价格。虽然国家三令五申,并出台法规规范市场,但仍避免不了景区门票三年必涨的怪圈。而为了接待更多的游客,各地的“游乐区”建设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而其中有些“不良”景区趁着国民旅游热情极高,需求旺盛,将门票盲目提高,透支本地的旅游市场潜力,他们丝毫没有觉得除了门票价格外,更应提升景区服务水平,使物有所值,一来树立良好的旅游区形象,形成口碑宣传;二来可以帮助所在城市提升旅游目的地形象。

古人的“悠闲生活”

下面,我们来看看过去的人是怎么“度假”的:

中国古人的闲情逸致可能胜于现代人,他们的休闲方式往往别出心裁,而且经济实在,用现在的说法就是“挺会玩”。他们随便找一条溪水,带上自家酿的几壶酒便可开个Party,美其名曰“曲水流觞”;他们在野外采得一把花草,也可以开上一个Party,叫做“斗百草”。清明时节结伴踏青,荡荡秋千,是一种休闲;荷塘采莲、赏月品菊、闲厅对奕、观灯猜谜,都成古人休闲的好方式;雪天堆雪人、玩雪仗,或踏雪觅诗,更是充满情趣。简单的总结一下:放荡式休闲:诗酒宴乐,乘醉听萧鼓,吟赏烟霞;境界型休闲:吟诗对弈,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孤独式隐休:居田园,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古人的“娱乐方式”】:高卧、静坐、尝酒、试茶、阅书、临帖、对画、诵经、咏歌、鼓琴、焚香、莳花、候月、听雨、望云、瞻星、负暄、赏雪、看鸟、观鱼、漱泉、濯足、倚竹、抚松、远眺、俯瞰、散步、荡舟、游山、玩水、访古、寻幽、消寒、避暑、随缘、忘愁、慰亲、为善。

外国如何休假

而国外发达国家则是这样的:

美国:节假日由雇主说了算

根据美国宪法规定,联邦政府无权规定全美国必须在某一天同时放假,但是可以规定自己的雇员在哪一天休假,各州市地方政府和私营机构都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确定节假日。

美国的节假日另一大特点是不需要调休。新年、美国独立日、退伍军人节、感恩节、圣诞节都有固定日期。如果这一天正好在周日,休假就顺延一天;如果在周六,就提前一天休假;如果在周二至周四,就照常休息一天。

日本:“快乐星期一”创造小长假

日本是一个节假日比较多的国家,法定节假日(红日子)每年有15天,星期日则是法定休息日。

日本还有一个“快乐星期一”制度。日本通过修改法律,将一部分国民公共假日由原有日期改为某月的第几个星期一。这样连上周六、周日,就可以实现三连休。

法国:利用带薪假实现“搭桥”

除带薪休假之外,法国员工每年还有11天法定节假日,以及一些私人事假(产假、婚假、丧假)。带薪休假天数一般由员工所在机构或企业决定,或者通过集体协商方式确定。

需要指出的是,法国的“搭桥”不是中国国内的“倒休”,而是动用员工的带薪休假时间或平时加班攒下的休假时间来实现公共假日与周末的连休。总体而言,法国重“搭桥”,而轻“调假”,且自主权多在企业或者机构手里。

巴西:假日多得让国家“瘫痪”

巴西人对于节日的热衷,表现出他们对生活的态度。他们常挂在嘴上的话是:“工作是为了生活,而生活必须幸福。”每到节日或周末,家家都在搞聚会,音乐声四处飘扬。

巴西对于人民过节的权利是严格保护的。法律规定,公民有不可剥夺的休息权利,节日或周末若要加班,必须征得本人的同意,并支付至少三倍的工资。

对于初到巴西的人,如此多的节日让他们不胜烦恼。当你要去政府机构办事,却可能发现当天是节假日。特别是在圣诞节至狂欢节期间,南半球的巴西正处夏季,多数人都愿选择那时休年假,因此整个国家几乎处于瘫痪状态,各机构仅办理紧急事务,其余一概不予受理。

工作与休闲的界限会越来越模糊

在中国,尽管近几年休闲经济有了很大的发展,但实际上人们只是在工作和休闲时间上与世界接轨,而在休闲的意识、形式和内容上仍然在很大程度上沿袭着传统,只是用更多传统意义上的休息(而非休闲)来充填新的闲暇时间。休闲需求指向的相对单一,反映了休闲意识的落后,制约着休闲产业的发展。因此,倡导科学健康丰富的休闲活动,清除各种意识障碍,是走向大众休闲时代的前提。而休闲作为一个新的社会经济现象,对人类未来工作方式必将产生深刻的影响:

1,知识经济社会的来临,使得社会生产力以空前的速度向前发展,人为物质生产而付出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越来越少,而人的闲暇时间将越来越多;

2、休闲对于人的“成为状态”发挥着其他事物不能替代的作用;

3、工作与休闲的界限会越来越模糊;

4、整个社会的人文关怀情结会越来越普遍;

5、在休闲产业从事服务的人越来越多,因而未来的工作更需要爱心和诚信。

从目前中国的生产力水平看,休闲显然已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特征之一,它标志着人已经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标志着人从满足现实的基本生活需要转向对精神生活的向往;标志着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变的过程中,已由传统的生产——消费模式逐渐地转向消费——生产的模式;标志着人开始从有限的发展转向全面地发展自己的历史阶段。


休闲产业时代,古典经济学家的理想
    
      “假日经济”也可以说是“休闲经济”,是目前国内消费促进的“黄金期”,它带动消费、调节再分配,事实上,“消费已成为为数众多的人的主要休闲选择。如果没有夜生活和周末,娱乐业将会崩溃;如果没有假期,旅游业将会衰落。实际上正是由于休闲消费的普遍存在,才使各种休闲产业不断诞生,因而为解决就业创造了条件。应该看到,古典经济学家们当年的“既能维护经济价值,又能为非经济的社会价值的实现”的理想正向我们走来。


出品:中国网丝路中国  责编:张乃千  美编:张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