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中国首页 | 往期专题

总第 10 期

农民:从身份到职业

中国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农业有着2000多年的历史。农业决定这一个王朝的兴衰成败,古语有言:“得民心者得天下”,也体现了农民对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随着生产力的解放,大批农民从土地解放出来,“农民”这个古老的行业要走向何方,一直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

为什么农民不愿意种地?

说起农民的辛苦,牛耕田、人割禾,面朝黄土背朝天、弯腰弓背几千年,这不仅仅是历史的记忆。每年到了夏收,一家人早上4点钟就起床割麦子,夜里还要干到11点多。我们的父辈,几乎都有过头顶烈日、麦芒刺痛皮肤、镰刀割破手指的经历。 在农村,虽有贫富不均的差异,但所有人都是从事同一种职业:种地。但现在农村也存在一种怪异的现象,部分农民开始憎恶种地,鄙视种地的人,他们不希望后代再当农民。看待自己身份的心态发生变异,把种地看作是低人一等的职业,否定这种生存方式的公平性,古老的等级观念,阶层意识重新萌发。 农民不仅人均收入远远低于市民,而且其年平均增长率也远远低于市民。如果继续发展下去而无良性转变,那么农民的收入水平不仅永远赶不上市民,而且还会进一步被远远抛在后面。在贫富差距、城乡差距逐步拉大的影响下,农民的尊严感出现下滑势头。乡村社会的败坏、留守儿童、养老、医疗保障、环境破坏、生态蜕化、社会治安恶化、土地被不公平征用、乡镇干部的腐化等都是困扰农民的问题。

农业是时令经济,秋收春种的时候比较忙,平时都闲,对人力资源是极大的浪费,外出打工成了新的潮流,可以提高自己的家庭收入,年轻人纷纷“背井离乡”外出打工。

千年农业今又是?

中国古代农业似乎从来就是分散、落后、保守、贫苦、愚昩、不文明、实力单薄、经不起大灾小难的,让我们把时间拉回到四千多年前,那时中国正历经夏、商、周三代奴隶社会的构建、繁荣、衰落与更替,这时出现了与当时社会封建形态相一致的土地制度--井田制。这一时期无论公田私田,土地均为王室所有,严禁买卖,这就是所谓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到了战国时期,怀揣一统江山梦想的秦国采用了商鞅变法,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废井田,开阡陌”,这也标志着井田制的彻底瓦解和土地私有制的确立。当然这是把双刃剑,一方面有力地促进了人们的生产热情,快速奔向富民富国梦,但另一方面也带来了土地兼并上的危机,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梦没有实现,却在西汉初年发生了“富者田连阡陌,贫者亡立锥之地”的现象。 

新的领导曾痛定思痛,决定深化改革,于是在西晋时期便出现了占田制,即对私人土地数量做出了具体限制。在这期间,主要是东汉末年至曹魏时期,由于战乱频仍,饥荒连年,统治阶层又想到了垦种荒地的主意,至此屯田制也普遍推行,散花结果,需要注意的是屯田制只是一种特殊形势下的土地制度,难登大雅之堂。 占田制发展到了后期,便有人就不遵守规则了,拥有“园田水碓,遍布天下”的达官显要不在少数了,于是均田制便悄悄出场了,从北魏太和九年(485年)颁布均田令起,至唐代中后期,持续推行达300年之久。唐代均田制将田地分为永业田和口分田两大类,永业田可子孙相传,并准许买卖,实际上就是私田,口分田由国家分授,通常不许买卖,耕作者去世后由国家收回,另行分配给他人,实际上是国有土地。均田制下,土地国有和私有并存,其目的在于防止过度兼并,令耕者有其田,从而达到发展生产,和谐社会的目的。但是,唐代中叶以后,随着中央政府控制力的下降,口分田往往授而不还,成为私田,国家无田可授,均田制也最终被租佃制取代。唐代以后一千多年,直至一九四九年,土地私有制始终是土地制度的主体,而生产方式则以地主占有、佃农经营,辅以自耕经营为主。

一九四九年之后,国家通过土地改革,废除了土地私有制度,消灭了租佃制,实现了“耕者有其田”的集体所有和国家所有并存的社会主义土地公有制,同时为了鼓励发展生产,引导农民从家庭单干,到互助组,再到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和人民公社,真可谓一路摸着石头过河,屡败屡战,最终圈定了家庭承包经营制。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农村土地制度在长期稳定土地承包关系、赋予农民长期而有保障的土地使用权的基础上,又产生了两田制、规模经营、四荒地使用权拍卖、股份合作制等多种土地使用形态,一直延续到现在。放眼现在,中国农村改革三十多年过去了,在这三十多年里,农业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但随着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的确立和发展,随着产业升级,劳动力都流动到产业的高端,农业面临新的存在危机。

职业农民新趋势

在国外发达国家之中,农企的发展已经非常成熟,职业农民成为一种新的职业出现在农企之中。由土地变成了企业,这种转变带来显而易见的好处就是提高了农作物的产量。集团化规模化经营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它解决了更多的生产力从事工业劳动。

从国外职业农民的发展轨迹来看,中国农民走上职业之路似乎不可避免,这对于提高生产效率,进行科学合理的种植有极大的促进作用,值得我们去探讨。

第一:职业农民没有自己的土地。

对于一个农民来说,土地是一切的基础。中国封建王朝无不是建立在农耕民族的基础之上,最后的土地兼并也导致了王朝的灭亡,历朝历代都是如此。所以,土地就是农民的命根子,是作为农民生存的重要保障,也是其标志之一。而职业农民没有自己的土地,他们虽然和普通农民一样具有高度的稳定性,却是为国家和企业服务。

第二:职业农民有一定的约束力。

作为企业的一员,职业农民当然得遵守企业的规章制度以及纪律。他们的劳作时间和作息制度参考企业的八小时工作制,在八小时内受严格的监督,这一点尤其体现在农企的员工身上。而传统农民则不同,他们可以合理的安排自己的劳作时间,也可以决定自己的土地倒底要种什么,这对于提高经济效率显然是不利的。

第三:职业农民具有高收入。

近期国家曾作出过调查,发现现在收入最低的行业是农、林、渔、牧等行业。很显然,在新时期,从事传统农业的人收入远低于从事其他行业的人。可是职业农民不同,他们或者是从事科学研究的国家公务员,或者是农企雇佣的高技术人才。而且随着科技的进步,农企对人才的要求越来越高,促使他们不得不开出高工资以求留住人才。在国外,从事职业农民是一份高收入的工作,一般的职业农民都过上了富裕的生活。随着中国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职业农民出现,中国的职业农民是否能取得高收入完全取决于农企的发展状况,对此我们拭目以待。

第四:职业农民和传统农民的目标不一样。

职业农民对农作物的种植花费了大量的精力,但生产的结果却是为别人打工,这和农民种植农作物的目标是不一样的。职业农民只在乎生产的过程,而传统农民注重的是生产的结果。职业农民是付出了就有回报,把风险留给那些农企业主,而传统农民考虑的是农作物如何能打开销路,提高价格。

从以上四点,我们能很快看出职业农民和传统农民的区别,这其中有利有弊。很明显,职业农民和传统农民已经大不相同,他们知识面更加丰富,从事的农业岗位也呈现多元化发展,所以,农企业主对他们的要求也比较高

粮食安全潜伏危机

地沟油、瘦肉精还有三聚氰胺这些真的是我们要讲的粮食安全吗?并不,这些是生活在城市的我们更为熟悉的食品安全问题。而粮食安全是指“所有的人在任何时候都能既买得到又买得起他们所需的基本食品”也就是说,确保生产足够数量的粮食,最大限度地稳定粮食供应以及)确保所有需要粮食的人都能获得粮食,才是我们多要解决的粮食安全问题。

国内生产困难重重、增加进口空间受限、海外投资短期难以见效,虽连续十年粮食增产,但中国要践行“自己养活自己”的承诺却日益困难。

我国大陆30个省市自治区中,有50%的省份粮食不足。其中海南、青海、福建、浙江、上海、北京等等自足率只有12%-56%,粮食真正富裕的只有黑龙江、吉林、内蒙古、河南等少数省份,自给率150%-375%;而甘肃、宁夏、江苏、湖南、四川等刚好够用(自给率102%-107%),几乎无粮可调

农民会成为诱人的新职业

那些在工地打工的,过了60岁肯定回来,因为工地不会再雇佣他们。回来后他们肯定会种地,只是地休闲种,不会以此为谋生手段。那些在镇上、城里买了房子的村民,肯定不会回来种地了。他们基本上在哪里做生意,就在哪里扎根了。

土地撂荒导致土地资源的浪费,同时技术性失业的工人越来越多,农民工回到“土地”上成为了新趋势。职业化农民的产生,让撂荒的土地有了使用价值。一些村民不种地,通过让渡土地经营权获得固定租金,同时还能受雇于职业化农民,获得一定的劳动收益。 职业化农民,既然是一种职业,肯定需要专业的技能,农机的使用,农产品市场分析甚至包括农业电商技术等等。

以后种地的人未必是农民,他们还可能是市民、企业家、职业经理人,既可源自传统农民,也可源自非农产业中有志于农业的人。 只要对种地感兴趣,或者认为农业值得投资,完全可以像上班一样来种地

出品:中国网丝路中国  责编:金钊  美编:张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