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

挂甲峪的三有三缺

走进挂甲峪,只见三面青山环绕着一块盆地,依山而建的新村,一栋栋村民别墅错落有致,一户一景,匠心独具。此时,正是大桃成熟时节,空气中弥漫着甜甜的清香。

挂甲峪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从古到今,充满了传奇。当地有个传说,北宋时名将杨延昭,也即杨六郎,追击辽兵至此小憩,挂甲于树上,这里从此得名挂甲峪。

改革开放后,北京平谷挂甲峪成为享誉全国的旅游度假地。然而,昔日的挂甲峪是一个穷得出名的荒山沟,用百姓的话来说,穷得只有光秃秃的大山。“荒山秃岭无绿色,吃水人背或驴驮。崎岖山路黄沙土,好鸟不栖雁不落”。位于深山一隅的挂甲峪,山穷水缺,交通不便,村里生活十分穷苦。

在挂甲峪村史馆,从一幅幅当年的老照片里,我们看到:1987年,张朝起回村担任党支部书记后,他带领全村人治山、治水、治穷,自力更生、艰苦奋斗,1989年,修起了全市山区第一条直达城里的村级柏油路,从此,挂甲峪与平谷区、北京市的路途不再艰辛遥远。山里和山外的世界连通了,挂甲峪开始显现出生机与活力。

站在长寿山顶,望着郁郁葱葱的山林,张朝起说:“在科学规划,综合论证的基础上,1997年,挂甲峪进行了山、水、林、田、路立体综合开发,修建了长达40公里的环山路,修水库、修灌渠,植树造林、绿化荒山,种果树、建观光园林……为了实现共同富裕,搞土地流转,实行集体经营,探索多种形式搞活集体经济。”

综合开发工程的实施彻底改变了挂甲峪的面貌,荒山秃岭变成了林果飘香、四季苍翠的青山,荒山沟里有了波光粼粼的水潭和水库……休闲农业与观光旅游随之兴起,旋转式大酒店、生态小木屋,透着浓浓的乡土气息,三面环山的挂甲峪,外环峰峦叠嶂山体连绵不断,内伏丘壑蜿蜒起伏,山间种满桃、杏、樱桃等果品。

白日可见鸟唱山林,夜晚可听虫鸣四野。天气晴好时,登高远眺,可以望见京东大溶洞、金海湖、密云水库、四座楼长城乃至天津盘山。如果是桃花盛放时节,整座山村被桃花林包围,粉红娇艳的桃花和略泛白的山杏花渐次布满山野,将山村衬托成了一个漂亮的大型桃花盆景,2005年,张朝起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2011年,挂甲峪被评为“中国最有魅力的休闲乡村”。

张朝起带领挂甲峪脱贫致富已十多年了,但他却清醒地认识到一个村庄对市场资源配置是有限的,如今,乡村旅游和民宿已成为京郊致富重要手段,但作为北京天甲旅游开发集团董事长的张朝起却看得更远,他说:旅游、林果、工业三大支柱虽然奠定挂甲峪的产业基础,可以致富,但还没有形成具有竞争力的商品。与所有走在乡村旅游前列的村子一样,挂甲峪遇到了发展瓶颈,有了规模,却无法上档次;有了资源,却不能有效开发利用;有了名气,却缺乏具有市场经验的人才。”

张朝起道出了挂甲峪的三有三缺。凭着艰苦奋斗的干劲,挂甲峪荒山秃岭变成了绿水青山;缺水找水,挂甲峪打出了优质温泉,经检测,温泉水是13.5亿年前的火山地热,井底温度为70℃,出水口温度为52℃,水中含有硒、铁、锰、偏硅酸等多种有益矿物质;更神奇的是,经科学探测,这里土壤的硒含量均值高于国家标准值16.4个百分点,部分地区高于国家标准值1.9倍,挂甲峪成为京郊首个通过专家评审的“富硒村”。

望着山下,犹如宝葫芦型的挂甲峪,张朝起说:“这块没有污染的山川,就是未来的巨大财富。如何用好这片资源,在乡村振兴中大有作为,是我们面临最大的问题。”

来源: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石进玉

(原标题:挂甲峪的三有三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