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舆情资讯

大宗商品价格走高缺乏长期支撑

近期焦煤、焦炭价格领涨期货市场,一些铝、锡等有色金属、能源化工及部分农产品等商品价格也有“不俗”表现,部分商品价格冲向高位。

本轮大宗商品上涨与新冠肺炎疫情有很大关联。从需求端看,新冠疫苗接种推广、欧美经济解封并先后推出空前财政纾困政策,市场预期全球经济复苏将带动大宗商品需求回暖;从供给端看,疫情蔓延及防疫措施易产生大宗商品供给瓶颈,物流运输受阻;从市场投机角度看,在零利率(负利率)和美元流动性泛滥环境下,市场风险偏好提振,助长商品投机炒作;另外,新能源发展前景与短期突发事件对部分商品供需构成扰动,也加剧了市场波动。

总的说来,近期部分基础金属、焦煤(炭)、粮食等商品价格走高,与全球主要经济体经济数据同步趋缓形成明显反差,除疫情因素影响尚未消除外,又新添了如环保、煤矿突发事故、极端天气等一些因素,对相关商品供给构成扰动。

从趋势看,短期大宗商品价格维持高位运行,但中长期缺乏支撑。

从短期看,支持大宗商品价格维持高位因素仍在。一方面,国际上宽松金融环境将持续。近期公布数据显示,变异病毒扩散对全球经济复苏构成拖累,对服务业影响尤为明显。对欧美来说,服务业是吸纳就业的重要部门,如果疫情继续扩散,就业市场复苏趋缓将使得欧美主要央行政策调整趋于谨慎。另一方面,供给瓶颈将继续困扰全球。由于变异病毒扩散持续冲击全球供应链,部分大宗商品供给受阻、高运费等情况或将延续。

但从中长期看,大宗商品价格面临几方面制约。

一是大宗商品价格偏高。目前,全球经济元气尚未很好恢复,且变异病毒可能拖慢全球经济复苏步伐,但部分有色金属价格已涨至10年高位,国际玉米价格也超过7年前水平。能源、工业原材料价格上涨,利好上游企业,但增加了部分下游制造业企业生产成本,一旦企业短期难以适应快速上涨的成本,就可能陷入经营困境。另外,能源商品涨价、部分原材料短缺,这些因素最终都会向消费终端传导,导致美欧等经济体通胀压力开始显现,一定程度上削弱中低收入群体福利,阻碍内需复苏。

二是供给端制约逐步缓解。导致本轮大宗商品价格走高的因素,大多是短期性的。随着全球疫苗持续推广,疫情对经济影响逐步减缓,大宗商品生产重新开工,物流运输逐步畅通之后,全球供给与需求有望逐步恢复平衡。

三是欧美货币政策逐步正常化。8月底,美联储主席称年内可能启动缩减购债;近日,欧元区公布的通胀数据走高,欧洲央行相关官员态度明显“转鹰”,这些信息都指向美联储等央行政策整体是往“收水”方向走。尽管近期疫情反弹,市场宽松流动性环境不会很快收紧,但从中长期看,欧美政策正常化将制约大宗商品等资产市场投机炒作空间。

四是国内商品保供稳价效果逐步释放。针对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对我国部分中下游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构成负面影响,国内及时出台大宗商品保供稳价政策“组合拳”为市场“降温”,目前政策效果初见成效,市场整体呈现稳中趋缓走势,投资者预期趋于理性。

(作者系光大银行分析师)

 

来源:经济日报  责任编辑:姬雯

(原标题:经济日报多媒体数字报刊)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