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市场调查

快递进村步伐还可更快些

农村寄递物流是农产品出村进城、消费品下乡进村的重要渠道之一,对满足农村群众生产生活需要、释放农村消费潜力、促进乡村振兴具有重要意义。近年来,农村寄递物流体系建设取得了长足进步,与农村电子商务协同发展效应显著,但仍存在末端服务能力不足、可持续性较差、基础设施薄弱等问题,与群众的期待尚有一定差距。

网上购物,可在家门口取件;销售农副产品,快递小哥能上门收件。一收一取之间,折射出我国农村寄递服务的发展变化,而这种变化直接影响着农村居民消费习惯的改变。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农村寄递物流体系建设的意见》,提出到2025年,实现乡乡有网点、村村有服务。眼下,快递进村的进展如何?还面临哪些短板?又如何让更多农村居民享受快递服务的便利,有效促进农村消费?

告别“望眼欲穿”

新学期刚刚开始,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区兴桥镇秀江村的快递包裹迎来了小高峰。这些天,设在村里小刘小卖部的电商服务站人来人往,热闹极了。

“前几天,儿媳妇打电话说给孙女寄了新书包、新衣服,孙女在家天天盼着。快递还挺快,今天就打电话说到了。”刚干完农活就到电商服务站取快递的彭爱华说,过去,每逢周末,他都要带孙女去镇上置办点生活用品。自从村里有了电商服务站,新颖的生活用品、漂亮的衣服都是儿媳妇买了快递回来,方便多了。

快递进村给乡村消费带来的变化显而易见。“小到柴米油盐,大到电视、冰箱、空调,都时兴上网买。”在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双林镇洋滩村,当了大半辈子邮递员的沈国荣亲眼见证了消费变迁。“很多年前,送到村里的包裹大多还是城里子女寄的,我送报时捎带过去,这几年,大家用上了智能手机,各式各样的快递每天送都送不过来。”

快递的触角正加速向乡村延伸,居住在高原的群众也享受到了快递配送的便利。“520”当天,家住西藏山南市浪卡子县普玛江塘乡的格桑收到了网购的玫瑰花。“17号下单,20号上午就到了。”这是今年32岁的格桑第一次网购,她对这样的速度颇为满意。

普玛江塘乡是中国海拔最高乡,平均海拔5373米,山高路远,地广人稀。据中通快递浪卡子县网点负责人白玛曲扎介绍,“以前只有邮政才到这边,并且一周才能攒够一辆车,邮包平均要20天才能到,真是‘望眼欲穿’”。如今,白玛曲扎通过和小卖部、乡村司机合作,将快递服务下沉到全县2镇8乡。

近年来,随着快递进村工程推进,农村物流服务水平不断提升。据国家邮政局公布的数据,目前,全国建制村已经全部实现了直接通邮,乡镇快递网点的覆盖率已经达到98%。2020年农村地区累计收投包裹超过300亿件,占全年快递总量的36%,带动工业品下乡和农产品出村进城超过1.5万亿元。

期待更加便捷

便捷的快递服务可以有效拉动农村消费。目前,乡村电商快递服务站点达14.6万个。但是,一些农村物流配送网络还不健全,不少农村地区网购商品还送不进村。

由于农村用户居住分散,物流成本高,导致农村快递价格与成本普遍倒挂,县乡村三级快递行业运营压力增大。同时,由于农村快递业务标准化程度低、快递企业资源分散,仍存在快递物流企业网点重复建设、信息共享难、资源不互补等问题。

如何将网购商品及时送进村,让农村群众享受到与城市居民相同的快递服务,是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难题。

针对当前农村物流发展的短板,不少物流企业正积极布局。顺丰速运通过开放共配和多业态合作,加密下沉农村末端服务网络,实现到村最后一公里多元化服务。截至目前,顺丰速运旗下驿加易科技乡村网已覆盖超过38000个县镇,并在全国500多个县域实施落地共配项目,与县域合伙人共同构建“县域共配中心+村级服务站”的县乡村三级物流体系。中通快递成立专门部门负责快递进村工作,制定实施快递进村激励政策。截至目前,中通网络乡镇覆盖率提升至93.3%,新增覆盖建制村超过1.1万个。

“农村物流是连接城乡生产和消费的重要纽带,完善农村物流配送体系是畅通国内大循环、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和促进农村消费的重要举措。”商务部流通发展司负责人李刚表示,“十四五”时期,商务部将加强与农业农村部、国家邮政局等相关部门的政策协同,把农村物流配送体系与完善农村商贸流通体系、促进农村消费更加紧密地结合起来,进一步引导物流、快递、商贸流通等企业下沉渠道和服务,推动农村物流配送资源的共享衔接,提高农产品电商销售比例,优化城乡双向物流结构。

服务现代农业

根据国家邮政局印发的《快递进村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到2022年底符合条件的建制村要基本实现“村村通快递”。国家邮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将继续落实行动方案,力争到今年底,东部地区基本实现快递服务直投到村,中、西部地区直投到村比例分别达到80%和60%。

“根据我国地域广阔、各地区发展水平不一、基础条件也不尽相同的情况,快递进村要坚持因地制宜,分类推进。”国家邮政局市场监管司司长金京华表示,东部、中部、西部地区在推进方式上应体现差异,实施的阶段也要体现相应的差异性。

具体来看,在东中部地区,要利用相对较好的基础条件,更好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引导企业通过驻村设点、企业合作等方式,提升快递进村服务水平。在西部以及东中部经济相对欠发达地区,应注重发挥邮政企业和交通运输企业的网络优势,调动各类社会资源参与,先解决“最后一公里”通不通的问题。

“从快递本质上来说,是一个市场化的服务。”金京华表示,要实现更全面的便民惠民,就要坚持市场主导和政府引导,充分发挥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的作用,加快建设农村寄递物流体系,推动运行机制和服务模式的创新,推动行业间的协作和资源共享,破解降成本和可持续的难题。

快递进村,“进”是为了更好地出,消费品进得去,农产品也要运得出。目前,全国已经涌现出广西玉林百香果、陕西宝鸡猕猴桃、湖北宜昌脐橙等快递服务农业的金牌项目,各项目年农产品发件量均超1000万件。《意见》明确,到2022年6月底前,要建设300个快递服务现代农业示范项目。

金京华表示,国家邮政局将选出一批先进典型,培育更多的特色项目,发挥示范带头作用,助力打造农产品产业链,让快递更好地融入农业生产。随着农村物流网络加速布局,政企各方共同努力,快递进村所带来的便利会辐射到千家万户。(记者 吉蕾蕾)

来源:经济日报  责任编辑:姬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