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舆情资讯

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游 “线上”“线下”应齐发力

网游之毒猛于虎。近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印发《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要求:所有网络游戏企业仅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20时至21时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时服务,其他时间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

《通知》引发强烈反响,有人拍手称赞,也有人持观望态度。大家最关注的是,怎样才能把政策落到实处?

案例:初中生沉迷网游后发生巨变

家住曲江大道某小区的小川原本是叔叔阿姨眼中“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喜欢阅读和踢球的他不但阳光开朗,学习成绩也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小川就读的初中是人们心中的“名校”,父母认为,如果不出意外,小川考上省示范高中是理所当然的事。然而,事情的发展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去年9月,小川升入初三,一次月考中,小川的成绩跌落到班上的中游。妈妈屈女士急忙和孩子沟通。小川说自己偶然发挥失常,并保证一定会迎头赶上。但第二次月考则让屈女士彻底坐不住了——竟然又退后了8个名次!

还没等屈女士找班主任老师沟通,老师就主动找到了她,说小川自开学以来常常无精打采,作业中错题也比较多,孩子说是学业压力大,晚上睡不好,不知道是不是孩子的身体和心理上出了问题。

屈女士立刻带孩子去医院检查身体,显示一切正常。直到春节前的一天深夜,小川父亲张先生才揭开了孩子发生变化的谜底。

“孩子爸当晚跟朋友聚会,半夜4点多才回来。正准备进卧室睡觉时,他隐约听见孩子房间有东西掉落的声音,便轻轻推开门查看,谁知竟发现黑乎乎的房子里孩子在小声说话。”屈女士对当晚的事情记忆犹新,“孩子爸吓了一跳,叫了一声‘小川’,竟发现孩子蒙在被子里打手机游戏,表情十分兴奋,脖子上还挂着耳机。”

张先生夫妇这才知道,从暑假开始,小川就迷上了一款热门手游,由于屈女士全职在家,小川白天没法打游戏,便养成了昼夜颠倒的作息习惯,每天半夜4点准时起来打游戏至6点左右才睡觉,这种情况持续了几个月。小川把自己蒙在被子里打游戏,是怕手机光亮从门缝透出去。

当晚张先生冲动地砸了手机、教训了孩子,但却无济于事。从此以后,小川像变了一个人,虽然没有了手机、不再打网游,但小川也不再努力学习,似乎要跟父母对着干。

“怪不得这几个月孩子不但成绩直线下降,近视度数也加深了100多度。我很后悔,当初给孩子买了手机当作新年礼物,平时给他的零花钱也不少,让他有钱升级游戏装备。”屈女士告诉记者,今年中考孩子的成绩连中考录取分数线都没达到,目前在一所中职学校学习。

“其实走职业教育的路、学一门技术也是好的,但孩子和我们的关系却很紧张,希望时间能抚平一切。”屈女士难过地说。

家长:“新规就像及时雨”

像小川一样,青少年沉迷网游的事件不胜枚举,有的因此荒废学业,有的花掉父母的巨额积蓄购买装备、打赏游戏主播,有的甚至因此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这项新规定,对我家孩子来说像一场及时雨!”家住东二环东窑坊小区的廖女士告诉记者,她儿子上小学六年级,她没给孩子配手机,但孩子却总是用家里的电脑打网络游戏。看到儿子沉迷网游不能自拔,她曾好几次拔掉网线,每次儿子都跟他大吵大闹,令她十分头疼。廖女士说:“希望新规定能有效果,让我们做家长的就不用这么操心了。”

雷先生家住朱雀大街紫郡长安小区,儿子今年刚升入高二,提起网络游戏,雷先生连连叹气。他告诉记者,去年疫情防控形势较为紧张的那段时间,儿子经常拿他的手机上课外班网课,后来他发现,儿子用他银行卡里的8000多元购买游戏装备。

“我前两天看到了新规定,限定未成年人打网游时间,政策是个好政策,但不知道能不能真正落实,这有待观望。”雷先生说。

学校:多方配合才能将新规落实

“长期沉迷于网络游戏,对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有极大危害,这个《通知》的出台可谓是一剂良药。”西安市第26中学德育副校长杜莉说。但是,政策在执行过程中需要面对一些现实问题。现在的孩子很聪明,可能会用家里成年人的身份证注册和登录游戏,所以在注册和登录时应该设置人脸动态识别或利用更加先进的技术,真正达到限制作用;此外,应规定商家在游戏充值服务上对未成年人进行限制。

杜莉认为,最重要的还是要从根源问题考虑,为什么孩子们沉迷于网络游戏?是不是没有比打游戏更有吸引力的事情?从学校方面来说,是不是只注重分数?文体活动、社会实践活动是否流于形式?孩子们在校学习生活是不是太枯燥了?从家庭方面来说,家长是否对孩子疏于教育、管理和陪伴?是否以身作则、自己不沉迷网游?从国家和政府层面来说,我们的体育场馆等设施建设得还不够完善,在课余时间家长是否能带着孩子参加体育活动?后期会不会作相应的场馆建设规划?

“因此,只有社会多方通力配合,才能真正把新规落到实处,避免我们的下一代沉迷于网络游戏。”杜莉说。

专家:技术性细节+疏堵结合是关键

教育心理学专家、西安交大韩城学校总校长刘鹏说,对青少年网络游戏时间的限制,是最近一段时间国家整治教育问题的“组合拳”之一。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社会危害之大有目共睹,由于巨大的经济利益等原因,此顽疾一直没有得到根治,此次国家下重拳解决该问题,体现了政府对青少年身心健康的高度关注。

和杜莉一样,刘鹏也认为,新规在执行中需要特别注意两个问题。首先,政策的初衷很好,但技术性细节能否实现这个初衷?据刘鹏了解,很多未成年人注册的网络账号是使用父母等成年人的身份证注册的,想要真正实现监管,必须重视这个问题,才能不让防沉迷系统形同虚设。

此外,必须疏堵结合。“学生沉迷网游的根本原因,是学生合理正当的娱乐需求没有能在体育、音乐、美术等活动中得到有效满足,从而将电子游戏、电子竞技作为单一的满足手段。”刘鹏说,这就要求学校和家庭能够帮助学生在德智体美劳“五育并举”和“双减”的背景之下强化“五项管理”(作业、睡眠、手机、读物、体质管理),帮助学生合理规划时间,引导学生建立健康的兴趣爱好,满足其成长的心理需求。

“只有通过疏堵结合、家校结合,在‘线上’‘线下’共同发力、守好底线,才能帮助学生建立健康的生活娱乐方式,帮助学生身心健康发展。”刘鹏说。

记者 王燕

来源:西安日报  责任编辑:石进玉

(原标题: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游 “线上”“线下”应齐发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