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乡村振兴

发展村里话发展 “金山银山”梦正圆

金山和银山,是四川雅安市荥经县龙苍沟镇发展村两个村民小组的名字,这里背靠龙苍沟国家森林公园,青山绿水、风光宜人。

历史上,曾经红火一时的伐木、开矿、建水电站,也曾让部分村民的腰包鼓起一时,但这种资源消耗型的“靠山吃山”,很快就变得难以为继。真正梦圆“金山银山”,是从近些年开始的。

“卖资源”难以为继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发展村的村名就没变过。”金山组组长胡太彬告诉记者,金山、银山两个村民小组的名字,与其所处当地一座山——“灯台坪”的位置有关:山之阳,金光闪闪,谓之金山;山之阴,白雪皑皑,谓之银山。

四川雅安市荥经县发展村一角(8月26日摄)。新华社记者 高搏扬 摄

上山伐木,曾是村民“靠山吃山”的生计之一。53岁的村民黄怀兵从十七岁开始就砍树,“成片成片地砍,砍到新树还没长起来,没有可砍的了”。

大片森林被砍伐,导致严重的水土流失和泥石流、滑坡等自然灾害。1998年,四川省在全国率先启动天然林保护工程,并于次年启动了退耕还林工程,砍树人转变为种树人。

煤炭开采,在发展村也曾盛极一时。今年54岁的陶用湖曾在发展村的“学校煤矿”当过多年矿长。据他介绍,十几年前全镇有50多个小煤矿和小煤窑,仅发展村就有十多家。

“我是在高瓦斯煤矿当矿长,年产煤只有2万多吨,而且采出来的都是‘边炭’(劣质煤),开采条件恶劣,粉尘严重,不少矿工都得了矽肺病,人员伤亡的事故也时有发生。”陶用湖说,虽然矿工每月有几千元的收入,但那是用生命和健康换来的。

这是8月26日拍摄的荥经县龙苍沟虎林山庄一角。新华社记者 高搏扬 摄

由于资源枯竭,加之安全和环保压力,2008年荥经县开始推行煤矿关停并转,目前龙苍沟镇仅剩的4个煤矿,也将在2年内全部关停退出。

曾经有一段时间,发展村的发展陷入停滞,包括金山组和银山组在内的全村村民收入锐减,守着绿水青山却过着穷日子,一度茫然无措:绿水青山何时能真正变成金山银山?

靠“卖风景”赚钱

转变,主要发生在党的十八大之后。

多年实施退耕还林,使生态逐步改善。依托森林覆盖率高达80.3%等生态资源优势,荥经县加快从粗放开采和简单加工为主的煤矿和花岗石板材(石头)、林木采伐(木头)、小水电(水头)“老三头经济”,向资源节约和环境友好的新型建材、森林康养度假、绿色有机农业“新三头经济”转型发展。

荥经县委书记李蓉介绍,近年来,全县筹集资金近10亿元,关闭煤矿和非煤矿山64座,关闭小水电站22家,关闭小木材和小石材加工厂57家……传统支柱“老三头经济”,在县域经济中的比重下降到10%。

矿山关了,以此为生的村民心里慌了。

发展村党支部副书记舒启恒说,当时想到了发展农家乐,但村民习惯了传统生产方式,多数人起初并不理解甚至非常抵触,“没有经验,投资收不回来咋个办?”

为了让村民了解政策、增强信心,村干部挨家挨户做工作。舒启恒说,县上、镇上的干部隔三岔五来,村里一天开两三次会,经常讨论到晚上十一二点。

发展村向生态旅游转型前后房屋对比图。上图拍摄于2010年(荥经县委宣传部供图),下图拍摄于2021年8月26日。新华社记者 高搏扬 摄

口说无凭,眼见为实。镇上还包车拉着村干部、村民去邻近的汉源县以及郫县(注:现成都市郫都区)、汶川县、洪雅县等先行地区参观取经。村党支部书记李虎林更是带头建起了第一家农家乐。

8月26日,发展村茅草地休闲山庄老板胡太奇在为农家乐游客准备自家种植的空心菜。新华社记者 高搏扬 摄

村民的观念逐渐发生转变。黄怀兵就是其中之一,“当时心里也慌,但眼看着龙苍沟开发起来,以后搞旅游应该不是问题。”他拿出十几万元积蓄,对老房子进行改造,第一年纯收入近3万元。

村民周洪19岁到德阳从事石材生意。他回忆道,走的时候是2009年,当时整个村里没有什么像样的楼房,村边就是农田,那一年,他走着土路离开家乡。

2015年,沿着整洁的水泥路回家,周洪发现“村里变得差点认不出来”。当时他的父母已经开了农家乐,看着家乡的发展,他这一回来就再也不想离开。

“金山银山”梦正圆

2017年,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启动,荥经是大相岭山系大熊猫野外种群的重要栖息地,境内有31只大熊猫,全县48.7%的面积被划入大熊猫国家公园。

这些地方既是大熊猫的栖息地,又是村民的生产生活区,保护与发展如何统筹兼顾,让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成为当地面临的新课题。

按照大熊猫国家公园的管控要求,荥经县因地制宜,将空间范围划分为核心保护圈、外围协调圈、功能承载圈三大圈层。“不能随便进山砍竹子、挖笋子了,要给大熊猫腾出生活家园。”村民的生活面临改变。

入口社区的建设带来发展契机。入口社区是靠近大熊猫国家公园,集物种保护、科普游憩、科学研究、社区发展、生态旅游等于一体的新型生态社区。随着龙苍沟镇被建设为公园南入口社区,发展村也旧貌换新颜。

 

改造旧房、拓宽道路,完善公共设施……发展村打造成了“熊猫民宿村”,先后开办64家民宿,村里顺势成立旅游协会,规范经营。

接受新理念的村民,开始自觉升级改造农家乐。2017年,黄怀兵重新修了一栋房子,全部建成民宿。“以前的房间太简陋,连个卫生间都没有。现在每个房间都有卫生间,还有独立大阳台。”他说现在几乎全是回头客,一年赚一二十万元不成问题。

如今走在发展村,川西民居风、现代简约风、清新田园风……别具特色的民宿鳞次栉比。村民年人均纯收入从2016年的8000多元增加到2020年的2万多元。

当过砍树人、挖煤工,现在又是民宿老板的黄怀兵十分感慨:祖祖辈辈就在身边的绿水青山,正在变成我们的“金山银山”!(记者:杨三军、张海磊、萧永航、高搏扬、余里,报道员:陈居伟)

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石进玉

(原标题:发展村里话发展 “金山银山”梦正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