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

城固县张骞纪念馆:探险促交融 “凿空”开丝路

张骞纪念馆外景。 本报通讯员 洪维摄

张骞纪念馆内张骞与胡妻及匈奴人向导甘父的塑像。

2月20日,游客在讲解员的带领下参观张骞墓。

记述西北联大师生发掘清理张骞墓过程的“增修汉博望侯张公骞墓道碑”。 照片除署名外均为本报记者李宛嵘摄

2月18日至22日,以弘扬“一带一路”精神为主旨的古装史诗大片《凿空者》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电影频道播出。电影以“凿空西域”第一人张骞破题,再现了那一段艰难跋涉却意义重大的历史。

凿,开也;空,通也。语出《史记》的“凿空”二字,是司马迁对张骞的高度评价,更是张骞精神与张骞文化的形象写照。

2000多年前,张骞历经千难万险“凿空西域”、开辟丝路,为中原和西域之间的政治、经济、文化交流作出了杰出贡献,在世界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2月20日,记者来到张骞故乡城固县。走进位于博望街道饶家营村的张骞纪念馆,参天古柏掩映之下,婆娑竹影摇曳之中,一对造型古朴的石虎相对而卧,守护着功勋卓著的墓主人——“丝绸之路”开拓者张骞。

两通西域拓丝路 “凿空”万里惠东西

纪念馆大殿内,张骞和胡妻以及向导甘父的铜质雕像巍然矗立,接受着后人的祭拜。三人如出一辙的坚定目光和飘逸身姿,把我们带回到2000多年前那段艰难而辉煌的历史时期。

汉初,匈奴的迅速崛起严重威胁汉王朝西北边陲的巩固和安定。经过数十年的休养生息,到汉武帝时,汉王朝国力得到极大提升。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汉武帝招募有识之士出使西域,欲联合与匈奴有仇的大月氏夹击匈奴,胸怀抱负的张骞毅然应募。

同年,张骞率领100多个随从从长安出发,由匈奴人甘父做向导,经陇西进入河西走廊,途中被匈奴俘获,扣留了10年有余。在此期间,匈奴单于为了软化、拉拢张骞,让他娶妻生子,但他始终“持汉节不失”。

元光六年(公元前129年),张骞一行趁机逃走,继续向西进发,他们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到达大月氏新领地妫水(今阿姆河一带),那里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人民安居乐业,因此大月氏无心再与匈奴为敌。于是,张骞在大月氏住了一年多后,决定返回。元朔三年(公元前126年)初,张骞一行终于回到长安,出发时随从100多人,回来只剩下胡妻和甘父两人。

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虽未完成联络大月氏的任务,却带回了有关我国古代新疆和西南亚地区的丰富知识与见闻,使汉王朝统治者拓宽了视野,进一步确立了抗击匈奴、经营西域的重大战略。后张骞还因随卫青出击匈奴立功,被封“博望侯”。

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张骞再次奉命出使西域,以期与乌孙国结盟夹击匈奴。这一次,他率随从副使300余人,携带大量的金币、丝绸和万头(只)牛羊出使乌孙。但当时正值乌孙国内乱,乌孙王无心与匈奴作战,张骞便将副使派往西域诸国后,返回汉朝。

元鼎三年(公元前114年),张骞走完了他波澜壮阔的人生之路,永远安息在家乡城固的绿野平畴中。

张骞去世后,他派出的副使陆续携西域各国使节返回长安,从此,汉王朝与西域诸国的关系日益密切。

张骞两次出使西域,亲自走过帕米尔高原以东沿天山南麓的“南道”和以西由大宛经康居、大月氏而至大夏的路线。他的副使又进一步把西行之路延伸到安息、身毒等国。此后这条道路不断向西延伸,一直通到地中海沿岸国家,这就是誉满全球的“丝绸之路”。

沿着“丝绸之路”,汉朝名贵的丝绸源源不断流向西方,先进的冶铁技术和井渠法等也对西域一带的生产起了推动作用;盛产于西域的葡萄、苜蓿、石榴、大蒜和骆驼等在内地安家落户,西方琵琶等乐器及绘画、雕刻、杂技等极大丰富了汉人的物质和精神生活。

这许多“殊方异物”的交往流通,都与张骞的“凿空”之举密切相关,正所谓:“不是张骞通异域,安得佳种自西来?”

古冢巍然埋忠魂 民族危亡传精神

沿着碧绿草坪间的石板路穿行,一个覆斗形墓冢赫然入目。墓前右侧两棵大柏树间,有一通题为“增修汉博望侯张公骞墓道碑记”的石碑,碑文记述了1938年国立西北联合大学(以下简称西北联大)师生对张骞墓的发掘增修始末。

虽然有部分史料记载,但是直到20世纪30年代,史学界对张骞墓的位置仍无考古证据支撑。抗日战争开始后,国立北平大学、国立北平师范大学、国立北洋工学院由平津迁至汉中,在城固组成了西北联大。1938年5月,西北联大历史系成立考古委员会,提出研究汉中地区部分文化遗迹的计划,张骞墓位列其中。

1938年5月21日,西北联大历史系百余名师生开始对张骞墓进行详查。调查人员在墓地周围的麦田及附近村庄采集到大量绳纹残砖、残瓦及花纹陶片等汉代遗物。

7月,专家教授带领学生开始对张骞墓进行发掘。后由于经费困难,也怕引起地方人士误会,他们最终停止了发掘,仅增修了墓道,并发掘了墓前石虎。

石虎位于张骞墓南的水田中。因石兽体积不大、入土不深,发掘工作一日而毕。

纪念馆内张骞生平展室,一枚小小的封泥被保存在玻璃展柜里(复制品,原件藏中国国家博物馆)。正是这枚封泥的原件,让张骞墓的真伪有了定论。

西北联大师生在增修墓道过程中,除在墓道中发现汉代陶片、五铢钱等物外,还发掘出一块有汉隶字体“博望”的封泥,这与《史记》《汉书》所载吻合,由此确定此墓为张骞原墓。

次年,西北联大考古委员会在墓前立碑,详细记叙了此次增修墓道过程。1939年4月6日,当时的民族扫墓节之际,为弘扬民族精神,西北联大全校师生1400余人整队赴张骞墓,举行祭扫活动。

西北联大师生对张骞墓的增修,是对城固最重要的贡献,不仅验证了张骞墓是真,还为后来的“丝绸之路”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提供了重要的实物依据。

在民族危亡之时,西北联大对张骞墓进行整修,由此而体会到的张骞精神,对学校实施战时思想教育及办学理念产生了重大影响。学校更以张骞矢志不渝、不辱使命的气节,激励师生积极投入到抗战救亡运动中,在当时起到了唤醒国人民族精神、增强民族意识的作用。

张骞故里产业兴 丝路精神代代传

张骞的事迹至今仍在他的故乡城固县流传。

城固县博望街道博望村,目前还生活着500多位张骞后裔。村中的张骞祠堂香火不断。“2000多年来,我们祖祖辈辈在这里守护先祖之墓。到我这一代,已经是第67代。”张骞后裔张利军说。

“我们每年都会在这里举行大型祭祀活动。”走在张骞纪念馆内大殿前的广场上,张骞纪念馆馆长崔纪军告诉记者。

现在,祭祀张骞,已成为城固当地一年一度的盛典。每年清明节,来自全国各地的知名学者专家、游客以及张骞后裔、城固当地干部群众等上千人齐聚张骞纪念馆,举办隆重的民间祭祀活动,拜谒先贤,感知张骞精神和丝路文化。

当地政府对张骞墓的保护也从未停止。1983年,为更好地保护和管理张骞墓,城固县人民政府批准成立了张骞墓文管所,后更名为张骞纪念馆;1992年4月,陕西省人民政府公布了张骞墓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2009年,汉中市人民政府颁布了《张骞墓保护管理办法》;2013年,《张骞墓管理规划(2012—2018)》《张骞墓保护规划(2012—2030)》等也相继出台。

2014年6月22日,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遗项目“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路网”正式通过世界遗产大会审议表决,张骞墓也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今天,对于城固县来说,张骞是一张名片、一个符号,更是一种精神。

2015年,城固县委、县政府树立“南茶北果”的优先发展战略,全力宣传打造城固茶叶品牌,提出“张骞故里·丝路茶乡”的功能定位,指导茶叶龙头企业深耕品牌建设。

现在,城固县集旅游、文化、生态、城市功能于一体的文化创意旅游新市镇和大型产城融合综合项目张骞文化园也正在积极规划中。“园区以世界文化遗产张骞墓为依托,以创建国家5A级旅游景区为目标,建成后将进一步助力城固经济高质量发展。”城固县文化旅游局副局长汪蛟说。

据了解,《凿空者》影片在拍摄期间,还曾到城固县取景。最美油菜花海、世界灌溉工程遗产五门堰、世界文化遗产张骞墓等汉中元素在影片中一一呈现。

“忠贞不渝、勇于担当、敢为人先、奋发有为的张骞精神,对我们来说是一笔宝贵财富。”张骞文化研究会主席赵佳倪说,“我们将继续传播张骞文化、弘扬张骞精神,进一步扩大世界文化遗产张骞墓的影响力,让它成为我们社会发展的文化源泉、爱国主义教育的实践载体和经济建设的亮丽品牌。”

记者手记

文化资源“变身”发展优势

李宛嵘

作为“丝绸之路”开拓者张骞的故乡,近年来,城固县不断丰富“张骞文化”内涵,将其引入了城市建设、产业发展、经贸交流等方方面面。“张骞”这一历史文化资源,已成为城固县经济社会发展的独特优势和重要推动力量。

文化资源转化为发展优势,我们需要进一步加强文化资源的利用。近年来,城固张骞纪念馆、张骞文化广场、张骞雕像、张骞古城展厅等标志性建筑相继建成;张骞学术研究会、张骞书画院、张骞文武学校等团体机构先后成立;一年一度的张骞文化艺术节和祭祀丝绸之路开拓者张骞大典,吸引大量全国各地知名学者专家齐聚城固。借助这些节庆,城固与外界的经济文化交流日益频繁。

文化资源转化为发展优势,城市品牌的打造不可或缺。作为城固最独特的文化标识和精神标识,“张骞”已成为城固第一大品牌。围绕“张骞故里·丝路茶乡”定位,“张骞牌”汉中仙毫已经成为汉中高质量发展的代表性品牌。张骞邮票、张骞礼酒、张骞丝绸等产品也纷纷面世,深受消费者喜爱。

文化资源转化为发展优势,更要深入挖掘文化内涵。围绕忠贞不渝、勇于担当、敢为人先、奋发有为的张骞精神创作的舞台剧、戏曲、书画等各类艺术作品,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城固的城市风貌和一代代艺术人才。

为发展注入文化之魂,不仅是地方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当务之急,更是大势所趋。城固将优秀的历史文化资源转变成社会经济发展的“真金白银”,是这一理念的生动实践。

来源:陕西日报  责任编辑:石进玉

(原标题:探险促交融“凿空”开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