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市

“洞子”里的人

6点50分,秦岭深处还未破晓,杨玉国已经在隧洞洞口给工人作完安全讲话,在满天繁星的注视下,乘坐着摇摇晃晃的“摆渡车”,开始了属于他们的作业时间。

杨玉国是引汉济渭秦岭输水隧洞4号洞掘进班的班长,个子不高,眼神却总是透露着一股子刚毅。兴许是17岁时就接替了父亲的班,经过30来年的沉淀和学习,隧道施工技术早已驾轻就熟,所以心中的底气丝毫不掩饰的展现于双目之中。

图片1

40℃的高温,90%的湿度,刀盘和山体摩擦产生的气浪,让这个最大埋深2012米的地下深处宛如一个巨大的蒸笼。普通人在里面待不到20分钟,已是浑身湿透,而杨玉国和工友们却要赤身呈罗汉状般的焊接支护、清理石渣、墙面喷浆、铺仰拱块……不间断作业12小时。

“身体肯定是累的嘛,但是相比攻克掘进中遇到的困难,这都不算啥子。”杨玉国说,除了每日经受高温、高湿的工作环境,硬岩、断层、涌水、岩爆等问题对他们也是极大的挑战。洞内石英含量高达96%的花岗岩,如同钢板一样坚硬,即使全球最先进、有着“通吃硬岩”称号的罗宾斯TBM在它面前有时也“犯了难”。

图片2

“石头被磨成粉末,岩壁上留下一道道痕迹,平均掘进一米废一把刀,一天换五六把都是常有的事。有时候刀被磨烂了,三个小时都卸不下来。”杨玉国笑称,他曾经在广安的一处煤矿挖隧道时,遭遇了非常坚硬的岩石,机器无法运转,只能靠双手一点点往外抠。那时他以为,这是他干过的最难的工程,直到来到了引汉济渭,他才发现“一山更比一山高”。

图片3

最让杨玉国印象深刻的还是一场严重的塌方。那天,工友们都如往常一样各司其职,按部就班的进行作业。他正在心中暗喜一切都顺利时,突然发生了一场强烈岩爆,大量石块、石渣坍塌掉落,造成五六米的塌方。“太深了嘛,危险的很。”工友们心生恐惧,你推我让,没人敢上前支护。地质灾害频发,无法预测,确实危险,杨玉国也理解,他不慌不恼,以身作则,带着工友们一起慢慢支护、重新注浆回填。“我个人也害怕,但是作为‘老同志’,总得带头干噻。”杨玉国说。

其实,夜深人静的时候,杨玉国不是没有产生过离开的想法。身上被岩石擦伤、砸伤,清理岩爆导致的石渣、石块耗费大量精力,不时要仔细引导、安抚害怕的工友……这些每天都要面对的未知,让他很心累。但他也知道,身上肩负的是多么大的责任,他不能意气用事,只有踏踏实实干、安安稳稳过,“回家”的路才能越来越近。

图片4

休息的时候,杨玉国会和工友们喝点小酒,吹吹牛。有时候喝上头了,他就会红着脸说:“等引汉济渭通水了之后,我来西安旅游,要拿着喇叭,自豪的告诉所有人,这个洞子,是我打通的。”(通讯员 任童  摄影 刘倩茹)

来源:中国网·丝路中国频道  责任编辑:石进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