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发区

“弼马温”和“皇亲国戚”,这对邻居不简单

近日,西咸新区空港新城底张街道布里村北发掘出了两座唐代纪年墓葬,墓葬形制完整,纪年明确,壁画精美。相距约800米,步行仅需四五分钟。从墓志铭得知,一座主人为初唐马政官员康善达,另一座主人为隋纳言杨士达曾孙杨知什夫妇。

“弼马温”和“皇亲国戚”,这对邻居不简单

唐朝“弼马温”墓中的罕见壁画

康善达曾任左骁卫亲卫、东宫乌城监丞、咸阳监等职,系初唐时代的马政官员。咸亨二年(671)终于原州之私第,咸亨四年(673)迁葬于咸阳洪渎原。墓志记载,康善达之父亦任牧监,家资饶富,“谷量牛马,山藏丹宝”,很可能是原州(今宁夏固原)粟特人。

在这座墓葬保存最好的墓道东、西两壁壁画中,分别绘有青龙、白虎引导的出行队列。还有形象的胡人驯马图和胡人牵驼图,生动展现出唐代“弼马温”的生活场景。

“弼马温”和“皇亲国戚”,这对邻居不简单

“以往发掘的陵墓墓道多绘制出行仪仗图,这样的驯马、牵驼主题及胡人形象十分少见,推测可能与墓主人的身份、经历有关。”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考古工作人员赵占锐介绍。

“从壁画中我们可见胡人深目高鼻,身体后倾,左手牵缰,右手挥鞭,正在驯服一匹低头挣扎的白马。尤其这里还绘制了牵马人和白马的正面形象,用笔流畅、意趣独特,这种景象绘制难度非常大,在以往的唐墓壁画中基本没有。”赵占锐说道,“同时,壁画中人物和动物的面部表情非常灵动,区别于以往墓葬壁画人物形象严肃规整的风格,非常罕见。”

壁画中还隐约可见华盖、诞马及持弓箭的侍从,数条灵蹄猎犬,或趴卧、或昂首张望、或奔跑,形象生动,趣味十足。

康善达墓葬南北水平总长42.5米,封土厚20公分、底径19米,为大开挖穹窿顶砖石结构,由斜坡墓道、5个过洞、5个天井、4个壁龛、甬道和墓室组成。墓葬内共出土各类随葬遗物102件(组),多为放置在壁龛内的骑马俑和立俑。

除墓道内精美的壁画外,天井下东、西二壁也对称绘制有男侍或女侍图像,墓室西壁和北壁绘有4扇屏风作树下仕女,东壁绘影作木构仕女,表现室内生活的场景。

出身显贵的“邻居”,或称武则天“表姑”

在康善达墓东北约800米处,是此次一并被发掘的另一座唐代纪年墓。与“弼马温”相比,这位墓主人可大有来头。

据出土的两盒墓志记载,该墓葬的主人为杨知什和庞大家夫妇。杨知什是隋纳言杨士达曾孙,终官左骁卫郎将。夫人庞大家的曾祖卿恽曾参与玄武门之变,父承宗任银青光禄大夫、太子宾客,开元廿七年(739)合葬于洪渎原旧茔。杨士达是武则天的外祖父,杨知什侄女系唐玄宗元献杨皇后,即唐肃宗的生母,庞大家是唐玄宗外祖母的堂侄女。杨氏夫妇与武周、唐两朝皇室皆有姻亲关系,地位显贵。

“按照墓志铭上的记载我们推断,杨知什与武则天关系极近,可能把女皇叫‘表姑’。”空港新城顺陵文管所负责人李小勇介绍。

“弼马温”和“皇亲国戚”,这对邻居不简单

该墓南北水平总长33.5米,由斜坡墓道、5个天井、5个过洞、4个壁龛、甬道和土洞墓室组成。甬道内建有石门门扉上可见模拟门钉的线刻花朵。生土棺床设于墓室西壁下,立面砌砖装饰。

墓葬甬道东西两壁和墓室四壁均有壁画,是在生土壁面刷上白灰后直接绘制。墓室北壁可见一方桌,桌上整齐地摆放装有食品的盘,身着红衣的侍人站立一旁,仿佛一场宴席即将开场。与以往常见宾客欢聚一堂的宴饮图不同,这幅壁画清晰地展现了唐代宴饮活动的准备画面,题材内容别具一格。

墓室东壁绘有一幅乐舞图,画面中间为两位站于圆毡上的舞者,两侧为乐队,清晰可见留着络腮胡子的胡人抱着琵琶演奏乐章。

“这幅乐舞图是唐开元年间常见的墓室壁画内容,具有典型的盛唐时代的风格,这幅图和与之年份相近的韩休夫妇墓乐舞图布局基本相同。”赵占锐说道,墓葬内除石刻外未出土其他随葬器物。

据赵占锐介绍,杨知什墓的东北方向大概500米左右就是武则天之母杨氏的长眠之地——顺陵,由此可推断杨氏一族极有可能聚集葬于此处。

拥有上千年文化浸润的西咸新区空港新城历史人文荟萃,文化源远流长,先后发现和保护开发了唐顺陵(武则天之母)遗址公园、萧何曹参遗址公园、唐昭容上官氏(上官婉儿)遗址公园等历史文化遗迹。

同时,新城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合作成立了空港新城考古研究基地,开展专业文博综合服务,并于2019年12月在底张街道岩村发掘出唐太平公主第一任驸马薛绍墓,墓志弥补了这位大唐第一驸马在正史中无传的遗憾。

未来,空港新城将继续遵循“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方针,不断激活文化遗存生命力,传承历史文脉,积极打造大西安对外文化交流会客厅。

来源:中华网陕西  责任编辑:石进玉

(原标题:“弼马温”和“皇亲国戚”,这对邻居不简单)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