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闻

仓颉庙观柏

仓颉庙外景。

仓颉手植柏的纹路都沿着枝干生长的方向延伸,如被数千年的雨水冲刷而成。

戏楼。

孔屏柏。

二龙戏珠柏和彭德怀元帅亲笔书写的保护圣庙的手令。

柏抱槐。

在仓颉庙,我被柏树所震撼。

一棵棵柏树拔地而起,硕大粗壮的树干或直直地挺立,或盘曲扭结着向上。尽管伤痕累累,尽管处处开裂,但每棵柏树都郁郁葱葱、雄浑苍劲。

枝干如磐石,在经历数千年的风吹雨打、酷暑严寒之后,褪去了亮丽与炫目,只留下灰褐,单调的灰褐,纯粹的灰褐,坚不可摧的灰褐。

叶片似新生,一团团、一簇簇,辉映出嫩嫩的绿、新鲜的绿,密密匝匝、层层叠叠覆满枝干。在瑟瑟寒风中,在漫天飞雪中,叶片以盎然醒目的绿意让冬天有了生机与活力。

在一个阳光灿灿的冬日,在一处偏僻的村落里,我走进仓颉庙。仓颉庙是全国唯一的“庙、墓、碑、书、柏”五位一体的文祖殿堂,也是唯一将“清明祭黄帝,谷雨拜仓颉”沿袭了上千年的民俗文化之地。庙内照壁、戏楼、大殿、廊坊等古建筑连连绵绵、层层叠叠,但我只专注于庙里的古柏了。

仓颉庙古柏群共有千年古柏48棵,与桥山黄帝陵古柏群、山东曲阜孔庙古柏群并称为中国三大古庙古柏群,而仓颉庙内古柏群树龄最大,古树数量最多。

漫步于仓颉庙,便似漫步于一片广阔的古柏之林。每一棵柏树都在枯槁里写满了沧桑,在嶙峋中透露着刚劲。当我抚触树干时,手掌中便传来一种极其清晰与透彻的坚硬,如崚嶒皲裂的岩石。这坚硬,让我感到锐利与刺痛。从锐利与刺痛中,我感受到了风刀霜剑、烈日烧灼。数千年来,正是在对风霜烈日的承受下,柏树的枝干沟壑纵横、斑驳支离。数千年来,正是在对风霜烈日的抗击中,柏树的枝干坚如磐石、硬似铠甲。从锐利与刺痛中,我感受到生命的不屈与抗争。当生命坚强时,一切的侵蚀与摧残都会变得无力。在不断地侵蚀与摧残中,原本坚强的生命愈益坚强。

永恒的生命,是静寂的生命,是在静寂中积淀与孕育成长的生命,是在不断磨砺中厚重而蕴含着巨大张力的生命。浮躁与喧嚣,浮华与绚丽,会迷惑生命,淹没生命。

在仓颉庙,在亭台殿阁之间,每一处空间都似乎被浓浓的绿意所充溢。阳光透过重重的绿色照在地面上,形成无数金黄与翠绿交叠的光晕。每一个光晕是单调的,没有一丝炫目的亮丽;每一个光晕是丰富的,金黄与翠绿交融在一起,有了纵深与层次。阳光让翠绿显现出来,而翠绿则让阳光有了灵动与生机。昼夜交替,阴晴相伴,阳光不断地更替着,而翠绿一直倔强地存在,生机勃勃地存在。不仅自身存在着,也通过对阳光的辉映与吸收,让千年以降的阳光一直在这翠绿中存在。当我抬头仰望这浓浓的绿意时,我看到蕴含在这绿中的阳光,千年的阳光,渗透在一起的丰富的阳光。当这些阳光映入我眼帘,洒在我身上时,我觉得自己的生命也丰富、深刻与跃动。

无数的光晕把地面渲染得斑斓迷离。有风拂过,随着叶片轻轻地摇曳,许多的光晕也摇曳与变幻。在地面摇曳与变幻,在我的四周摇曳与变幻。在光晕的摇曳与变幻中,我被融入了。

在仓颉庙,每棵柏树各有各的不同。

喜鹊登枝柏的树顶枝叶间空缺处有一个干枝,好像一只喜鹊翘着尾巴报喜,当地有民谚“客人来了把头抬,看见喜鹊好运来”,据说第一眼就能看见喜鹊者,一年走好运;柏抱槐是一棵古槐与一棵古柏紧挨在一起,柏树抱着槐树,同生共长;孔屏柏枝头极像孔雀的头,树冠如孔雀开屏;二龙戏珠柏好似两条龙在空中飞舞盘旋,起裂的树皮像龙的鳞甲……

仓颉手植柏已有5000多年树龄,是仓颉庙众多柏树中最大、最古老也最引人注目者。根部硕大,周长约有10米,接地处树瘤突兀,形状如奔涌而起的波涛。从根部而上不高处,树干便分叉开,向两个方向延伸开去,分叉处极为明显,如经受刀砍雷劈般。两个分支都粗壮有力地向着天空生长,不断生发出新的枝杈。

仓颉手植柏的纹路都沿着枝干生长的方向延伸,如被数千年的雨水冲刷而成。

冬日的暖阳斜照着仓颉手植柏,在枝干上漾起灿灿的金黄。恍惚间,我觉得阳光是辉映在流水之上,这流水是从天际澎湃而下,在地面激起滚滚浪花。我看到浩渺无垠的水面,翻滚涌动的激流,那团团簇簇浓绿的叶,似被水流滋养浸润的树木,围绕着水流,映衬着水流。恍惚间,我又觉得这水流是从地面喷涌而出,呐喊着、奔腾着直向广袤的天空。

在仓颉庙,我甚至忽视了绿荫覆盖下的仓颉墓,忽视了在院中醒目竖立的仓圣鸟迹书碑,而只专注于柏树了。

因为,我从来都不相信仓颉是一个具象的个体。我想,如同华胥、女娲、黄帝、炎帝等传说中人物一样,仓颉是我们无数优秀先辈的集合,是他们一代一代用自己的智慧与心血不断创造、丰富着文字,让民族的根与魂得以传承与延续。沧海桑田,斯人已去,他们的创作如森森的柏林常绿,他们的精神如坚硬的树干屹立。

因为,我觉得文字绝不仅仅是赖以记载事物的符号或工具。每一个文字,都因为凝着心与血、聚着魂与魄,而充溢着生命,迸发着活力,在岁月的砥砺与时光的冲刷中,一如柏树,鲜亮蓬勃,绰约而立。

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石进玉

(原标题:仓颉庙观柏)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