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

“最早的浙江人”,醉卧桥头8000年

台风都挡不住全国近50位文博考古专家赶来义乌,只为看看他——

“最早的浙江人”,醉卧桥头8000年

点击进入下一页

完整的人骨墓葬。

点击进入下一页

考古发现的彩陶。

8月10日,“利奇马”直击浙江,但全国各地近50位考古学家、文博系统的专家学者,在大风大雨天赶到了浙江义乌,只为亲眼看看八九千年前,义乌人的一个大型聚落——位于义乌桥头村里的“桥头遗址”。

遗址中最引人关注的,是一具完整的男人骨架:1米73,侧身屈肢,怀里“抱”着一只红衣彩陶。

这个男人在义乌桥头村沉睡了8000多年,今年,他终于被考古学家完整发现了。

如果要给自己贴个标签,他蛮自豪:可以先叫我“最早的浙江人”。

9000年前的村落

已经有了仪式性活动区?

桥头遗址是迄今所知东亚大陆最早最完整的环壕聚落。

那什么是“环壕”?通俗说,它就是当时流行的一种生活状态,为防止野兽,防止外部氏族争斗,先民建一个村子抱团取暖。桥头遗址第一次把环壕作为完整的遗址单元来发掘。

2018年,钱报记者第一次去桥头遗址采访时,环壕的发掘基本结束,开始转移到最关键的中心台地发掘——9000年前,人们究竟拿它来干什么?

当时,发掘领队、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蒋乐平有两种推测:一是也许中心居住区就在这个地方。但是,他更倾向第二种,“这个地方会不会是早期的村落中心,可以进行公共活动的地方?”

考古人的预感,往往非常准确。中心土台发掘了一年,各种突破性的发现,都在接连印证蒋乐平的想法,这个聚落,绝对不简单。

遗址上的柱洞,可以判断房子的样子。根据发现的大量柱洞,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所长林留根说。“房子的结构,还是很考究的,而且不止一座房子,有好多座房子,在当时有一定的规模。就像蒋乐平说的,这个台子有某种特殊功能。”

发掘现场,一窝又一窝的器物坑也激起了专家们的兴趣,各自开了一下脑洞:“器物怎么会这样放在一起?”“集中填埋垃圾?”“会不会是做陶器的工厂?”

坑里布满了大量彩陶,分乳白彩和红彩两种。显然,它不是堆生活垃圾的——到目前为止,环壕里没有发现一根动物骨头,几乎没有任何生活垃圾,动植物遗迹也没有。

有一些坑里的陶器,非常碎,还有一些坑的器物,是完整堆积的。这就很奇怪了,人是有意识打碎器物的,而且就在这里原地打破,“不像被遗弃被抛弃的。”林留根也非常好奇。

而这样的器物坑,在不大的中心土台里,发现了十多个。大部分专家认为,这么集中的器物坑的出现,具有祭祀,或是其他仪式性的宗教内涵、信仰表达在里面。

目前看来,这个中心土台确实不太像人居住过小日子的地方。

迄今为止发现的

浙江境内最早最完整的人骨架

持续发掘了5年多,桥头遗址今年有了重大考古突破——发现了迄今为止浙江最早的墓葬、一具保存完整的人骨架。

来遗址前,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明达激动地跟我说:“桥头不得了,浙江第一墓葬,此墩就是为了信仰而建!”

这一具完整的人骨,就在器物坑旁边。目前桥头遗址一共发现了两具人骨,还有一具埋藏浅,有所破坏。

1974年,在建德发现一枚人牙化石,距今5万年,被中国科学院正式命名为“建德人”。“建德人”是在浙江省境内首次发现的“新人阶段”的古人类化石,从此浙江的历史一下子往前推进了4万多年。

而目前,河姆渡文化发现的墓葬很少,跨湖桥文化还没有发现墓葬。而这次在上山遗址,第一次发现了保存完整的墓葬、一具完整的人骨,让专家们都很兴奋,称呼它“浙江第一人”“浙江第一墓葬”。

这具人骨目前的测年结果是距今8000多年。一米七三,壮年,也就是大约三四十岁,侧身屈肢埋葬。

蒋乐平说,专家马上会进行一些DNA提取,将会得到更多信息,也会做3D精度扫描,计划分体提取人骨。

“要想办法好好提取出来,不能放在那儿,过两年要‘长霉了’。将来能不能挖出一片墓地来,这是未知数,但能帮我们解决很多问题,比如人种的问题。”北京大学考古与文博学院教授张弛说。

陶壶底的秘密

桥头人已经会酿酒了

除了墓葬,引起专家们强烈感叹的,是9000年前浙江人的陶器。

比如有一件陶器,造型完全可以和唐宋时期的瓷器媲美,口沿圆润、光滑。

“我们没有想到陶器的技术这么高超。”北京大学文博考古学院教授、中国考古学会副理事长赵辉说。

我们在桥头文化礼堂,看到了环壕内发现的各种完整陶器,比如盲耳壶、大口盆、平底盘、圈足盘等,陶衣鲜亮,以红衣为主,也有乳白衣,体现出陶器装饰的高超手艺,在已经发现的上山文化遗址中,无出其右。

很多专家一眼就发现了陶器上的各种机关。

“你看,有白彩,这只出现在耳朵部位,而且不是个例,在好多器物上重复出现。”郑州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顾万发一直在拍彩陶上的“白点点”,还有“白条纹”,这些奇怪的乳白色凸起,有些三个一组,有些六个一组,形状有三条杠,或者三个点,“这说明代表了某种含义,很有可能是个卦象,比如六个一组的,像坤卦里的‘坤六断’。”

论证会上,蒋乐平说到桥头人的酒,也引起了大家的兴趣点。

这也是最新发现。一只陶壶送到了斯坦福大学去做检测研究,专家在陶壶里的残余物中发现了一种加热产生的糊化淀粉,与“低温发酵的损伤特征相符”——9000年前,桥头人已经酿酒了,这只陶壶可能是中国最早的酒器。

太阳纹彩陶也在桥头遗址出现了。

跨湖桥文化彩陶分乳白色的厚彩和红色的薄彩两种。桥头遗址的彩陶的多样性虽不及跨湖桥文化,但已经具备了两种类型的彩陶特征,太阳纹图案也一脉相承,充分说明上山文化是跨湖桥文化的重要源头。

这个中心土台究竟是干什么用的,专家们讨论了一下午,目前还无法得到结论,也并不急于得出结论。

桥头遗址中心土台还将继续发掘,而接下来,考古遗址公园和遗址博物馆的建设,也已列入计划中。(马黎)

来源:钱江晚报  责任编辑:李瑞

(原标题:“最早的浙江人”,醉卧桥头8000年)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