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发区

泾河新城乡村爱情:十二年病床边不离不弃

最近,甜宠爱情剧频繁刷屏热搜榜,剧版完美爱人是高颜值高能力的“霸道总裁”,而在现实生活里,神仙爱情则是经历无数次柴米油盐揉捻后的细水长流,如同泾河新城的田宝平夫妇一般。前半生“她”为“他”打造家庭堡垒,当“她”因疾病倒下,后半生里,“他”就成了“她”,守护在病床边十二年,爱如初见。

每天数十次的拥抱

时刻眼神关注,揣摩需求,半小时一次小拥抱纠正坐姿,两三个小时一个大拥抱挪动位置,田宝平的日常生活就是围着妻子司玲转。

2006年,正和丈夫在工地打零工的司玲突然感觉一阵眩晕,送医后查出脑梗,两人便结束外出打工,让司玲回家调养。2008年夏天的夜里,司玲突然左半边身体无法动弹,说不出话,只能用右手不住地敲打床头,病情恶化导致其左瘫半身不遂,田宝平也开始了二十四小时陪护生活。

“2017年时又恶化了,吃饭也要人喂。吃饭一不小心就洒一身,我就给她弄了六七条白毛巾,脏了就换,塑料的不吸水,衣服最多穿三天,人带着也难受,”司玲患病前不会烧开水的田宝平,如今也成了一个称职的陪护,白天一顿饭做半小时,喂半小时,再收拾半小时,还要包揽所有家务;晚上半个小时至一个小时醒一次,为司玲翻身,活动身体。

一觉睡到天亮对于田宝平是一件奢侈的事情。“这些年晚上就没睡过安稳觉,要不停地给她翻身。辛苦也值,躺了这些年,她身上从来没有生过褥疮。”田宝平话语轻松,但没人知道120斤的他是怎样无数次独自将150斤的司玲抱起,然后挪到一个让她舒服的位置。

如电影剧情的初见

谈起如何照顾司玲,田宝平侃侃而谈,但当回忆起年少相识经历时,他却只是笑着摆手。

殊不知在以父母媒人介绍恋爱为主的年代,田宝平和司玲却是少有的自由恋爱。在电影里,男女主角总会在擦肩而过时莫名地回头,仿佛似曾相识。他们的相识也始于一次擦肩后的回眸,“我向东走,她向西走,过去之后,我觉得有些眼熟就回头看了一下。”一面之缘让他在工作单位考虑村里的两位帮厨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司玲,也由此开启了相识、相恋之旅。

爱情开始得很传奇,但并不顺遂。田宝平早年丧父,母亲独自一人拉扯几个兄弟姐妹一起长大,家境贫困。谈起当年,他言语中透着甜蜜:“她当年又漂亮又勤快,我一直说她们姊妹是五朵金花,她是最漂亮的那个。当时都说没戏,结婚当天她要骑自行车来我家,我等了半天都没来,我还以为不来了,跑到路上看见人了才安心。”谈论中,坐在轮椅上的司玲也跟着笑起来,而以司玲名义注册的微信头像则是两人年轻时的照片。

照片里的司玲穿着当年时髦的鸭绒服,当时售价三十元,是田宝平当年一个月的工资收入。

你养老小 我陪你到老

生活几经波折,但在田宝平家里看到更多的是温馨,房屋内外干净整洁,虽要照料长年行动不便的病人,却毫无异味。田宝平说:“以前每天抽几包烟,现在照顾她把烟戒了,也不打牌不下棋了。我现在每天就想着把家里收拾干净,把她伺候好,就行了。”

田宝平笑着说当时司玲可能是看上他老实,一心一意的,如今时间也证实了她的眼光。村民都说他不容易,太难得,但他却说结婚三十六年,前面二十多年,司玲照顾婆婆、抚养三个孩子尽心尽力,“从结婚到我妈去世,十七年,她管老的,管小的,人特别勤快,给我妈洗头理发,我出去下棋,时间大(久)了,把饭给我端到跟前,现在也该我照顾她了。”(记者 刘佳)

来源:陕西传媒网  责任编辑:姬雯

(原标题:泾河新城乡村爱情:十二年病床边不离不弃)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