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

山东省图书馆编目人14年与70万本古籍“赛跑”

著者、书名卷数、版本(批校题跋)、册数、存卷……对于山东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7名古籍编目工作人员来说,他们14年如一日,与70万本古籍争分夺秒“赛跑”,在古籍老化、损毁之前,让它们“重见天日”,发挥最大价值。

9日,在山东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古籍编目室,目光所及之处皆是摆放整齐、等待编目、审校的古籍。该馆副研究馆员李关勇正在为一些医学古籍做编目,他介绍说,山东省图书馆大量的馆藏古籍,主要来自古代官员和富人的个人藏书,是以不同的方式搜集到的。“馆藏古籍主要是明、清、民国3个时期的,以清本为主。”

在一张表格上,记者看到,古籍编目工作人员需要完善每一本古籍的著者、书名卷数、版本(批校题跋)、册数、存卷、钤印等详细信息。“山东省图书馆现在所编古籍经、史、子、集、丛皆有,经部大部头书较多,丛书零种较多。其它部较零散,无头无尾的书较多,这就增加了编目工作的困难,也使审校工作难度加大。”李关勇说。

“书名及卷数是古籍编目中第一项重要信息,对于一些复杂的情况,需要费一番心思。注意的地方有怎样确定书名、卷数的确定、不分卷的情况、无法确定卷数的情况。”李关勇说他其余6位同事,每拿到一本古籍,首先会将破损比较严重的古籍,送至古籍修复中心处理。对于比较完好的古籍,则按照经、史、子、集、丛进行分类收集与整理。

“古籍著者的主要信息源来自封面、正文卷端,也可以通过序言及其他方式查询。有些古籍没有著者信息,需要通过网络及各种工具书查询。”李关勇介绍说,古籍的牌记是非常重要的信息,相当于现代图书出版物的版权页。“遇到牌记记录不详、藏书者或售书者挖改作伪或本身系翻刻等一系列情况时,就有必要结合古籍的序跋、批校、藏章、版式、字体、刻工、避讳等古籍自身特征和其他版本信息来综合考究,认定版本了。”

“如果玄、胤、禛、弘等字,缺失墨笔,基本断定为清本,并可以判断出大致具体时间。”李关勇说,民国时期以铅印本和石印本为主,石印本大部分印本有油墨痕迹,而且是手写上版。铅印本是用铅字排版印刷,一般板框有错缝。“最难搞懂的,有些古籍既是仿宋字体,还是手写的石印本,不太容易区分,需要寻找依据,认真去查询。”

山东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副研究馆员毕晓乐,大学期间主修名历史专业,已经做古籍编目14年时间,目前正在编目的是一本《桐阴论画》古籍。“在浩如烟海的古籍中,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看到的是一部什么样的书,有一种新奇感,非常有乐趣。还有一些大部头的书,通过编目将其凑齐后,心里比较欣慰,感觉终于给它们找到家了。” (孙婷婷)

来源:中国新闻网  责任编辑:李瑞

(原标题:山东省图书馆编目人14年与70万本古籍“赛跑”)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