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闻

70年前的今天西安解放

每一个人,都是时代的记录者;每一个家庭,都是社会的缩影。

每一个家庭幸福美满,国家就会繁荣昌盛。

回望70年岁月,我们激情澎湃。那些往事既是历史的瞬间,也是一代代勤劳人民艰苦奋斗,共创美好家园的足迹。那些记忆,既是一部部奋斗史,也是追逐梦想的动力。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三秦都市报今起推出《70年家庭记忆》系列报道,我们将倾听读者的声音,选取代表历史脚步的照片,回忆那些普通家庭的点点滴滴,记录历史的发展变迁。

70年前的5月20日,古城西安宣告解放!西安的历史掀开了崭新的一页。

这一天对曹来学而言,影响其一生。西安解放后,16岁的他参加了解放军,跟随部队南下,先后参与到解放柞水、镇安、紫阳和岚皋等地的战斗中。

“黑暗的日子不会太久了”

1942年,辞世第二年的张季鸾,被隆重葬于今天的西安市长安区。只有9岁的曹来学参加了那场盛大的公葬典礼。

曹来学上小学时,就曾读过张季鸾写的社论。当年,西安城里还有《国风报》《益世报》《民众导报》等好几家报纸,从这些报纸上,他隐约感觉到,“黑暗日子不会太久了”。

曹来学今年86岁,长安区人。这是一个典型的关中农村家庭,遇到春荒夏旱,地里收成不好,一家四口只能靠吃树叶、野菜度日。

据史料记载,1948年西安市人口共59万,失业者约为17万人,当时物价疯涨。西安蓝田县有人卖了一头100斤重的猪,卖了之后没敢花一分钱,赶紧跑去买猪崽,结果就只买了一头30斤的小猪。

“国民党一些散兵游勇组成了‘官兵总队’,他们不干活,整天飞扬跋扈,欺负老百姓,大家敢怒不敢言。”昨天,曹来学告诉记者,每逢村里唱戏,不仅要搭戏台,还得给“官兵总队”们搭一个专门的观戏台,以显示其身份“悬殊”。

此时全国的解放形势一片大好。在曹来学所在的长安县樊南乡中心小学,校长李志中的另外一个身份是支部书记,“学校每周一开周会,李校长会很隐晦地告诉大家,革命即将来临。”

1949年春天,曹来学突然发现,村里的“官兵总队”一夜之间不见了,连平日里负责下乡催粮的“委员”们也不见了。

坊间传言,胡宗南将在泾、渭两河的弧形地带布置新的防御,准备固守西安。在国民党士兵的胁迫下,曹来学跟着父亲,与村里的男人们被迫一起去挖战壕。

攻打西安城不许使用大炮和炸药

1949年5月1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在富平召开师以上干部紧急会议,会议决定由一、二、四军向西截击敌人,六军挺进西安,三军作为预备队。

5月18日下午3时,胡宗南乘飞机逃往汉中。5月20日凌晨,解放西安的部队开始悄悄渡河。

时任第一野战军第六军军长罗元发在回忆录中记录下了这段历史,“四十六团、四十七团、四十九团、五十团和我军直属队指战员,穿着崭新的军装,扛着油光锃亮的武器,在南门外集合,组成三路纵队,迈着整齐的步伐,高唱着《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曲,雄赳赳、气昂昂从南门循序而入,然后转向东门。”

罗元发在回忆录中写道:“几十万西安人民纷纷涌上街头,敲锣打鼓,高呼口号,热烈欢迎人民解放军进城。”

那天中午,几个从街上回来的老乡,迫不及待地向躲在家中的曹来学报告了一个好消息,“来了,来了,解放军来了!”参军入伍后,曹来学有机会详细了解发生在这一天的故事。“当时渭河大桥已被炸毁,敌人破坏了河面上所有的船只,并在南岸修筑了防御工事。5月20日当天,我军最初的计划是偷渡,不料却遭遇敌人猛烈的扫射,只好强渡。”他告诉记者,攻打西安城不许使用大炮和炸药,但是解放军在攻打西门时遇到了抵抗,于是就在西门炸了一个小口,“此外,城里再没有激烈的战斗。”

当天下午,村民们来到城里庆祝胜利,大家情绪都很激动,“大家高举着毛主席、朱总司令的画像,高呼欢迎的口号。”

5月23日,西安市警备司令部成立;5月24日,西安市军管会成立;5月25日,西安市人民政府成立;5月26日,中共西安市委成立。城市接管的各项工作全面展开。

西安解放后,驻守在西安的国民党军队有的被歼灭,有的缴械投降,有的投诚听编,有的仓皇逃命。国民党嫡系17军大部被歼,残部逃入秦岭山区。

解放军是真正的“仁义之师”

在曹来学的老家,“穷人要翻身,参加解放军”的宣传标语随处可见。1949年8月20日,曹来学光荣入伍,进入当时的咸阳军分区第六团,成为一名卫生兵,随后跟随部队向陕南挺进,投身到伤员转运、包扎急救等工作中。

“当时国民党军已经溃不成军,稍微一接触就缴械投降。”曹来学说,在部队行进到柞水营盘镇时,遇到了国民党残余部队的阻击,“子弹声噼里啪啦,就像除夕夜晚放鞭炮一样。”

双方僵持了十多天,解放军发起总攻,营盘镇解放。

“解放军是真正的‘仁义之师’。”曹来学说,刚进城时,镇子里空空荡荡,当地的老百姓都跑了,大门都是敞开的,解放军战士们每到一处,都严格遵守纪律,不动一针一线,即便是晚上,宁可露宿在街道上,也不擅自进入老百姓的屋子,“长途行军,不少战士赤脚追击敌军,脚都磨出了血,沿途我们看到一些老百姓的草鞋,但战士们宁可赤脚战斗,没有一个去拿鞋穿。”

1949年10月1日,随部队在镇安县原地休整的曹来学,从电报里得知了新中国成立的消息。

1949年11月,第一野战军第十八兵团从秦岭南下,分路追击胡宗南残部。第二野战军第十九军也从平利、旬阳出发,沿汉江分南北两路进行第二次西进战役。至11月27日,安康解放。12月8日,第十八兵团和第十九军会师于当时的南郑。1950年1月11日,陕南地方部队解放了镇坪。至此,陕西全境解放。

1951年,部队进行整编,曹来学转到西安空军后勤部,1954年,他被转派至西安市卫生局第11区卫生所工作,投身到卫生防疫事业工作中,1993年3月11日,曹来学离休。

如今,已到耄耋之年的他仍然保持着每天看书、看报纸的习惯,从战场中走过来的他,很少会看战争题材的影视剧,但是经常讲起自己的故事,以此提醒一代代的年轻人,勿忘历史,珍惜当下美好生活。

今年1月,曹来学收到了西安市政府赠送的离休干部纪念牌。纪念牌上,“人民不会忘记您——共和国的奠基者、建设者”。这几个字让他倍感自豪。记者 宋雨 实习生 杜豆 叶璐

来源:三秦都市报  责任编辑:姬雯

(原标题:70年前的今天西安解放)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