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策

社会办医加力 人才政策待完善 监管机制需健全

“这几年来看病的患者多了,我们医院基本达到收支平衡。”陕西西安祈康中西医结合医院理事长李洪洁说。

“医院越来越多,竞争也更激烈,以质取胜是关键。”四川成都爱迪眼科医院总经理张游谈起办医院的感受。

近年来,针对放宽准入不彻底、扶持政策不完善、监管机制不健全等问题,《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以下简称《措施》)、《关于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的意见》等出台。

社会力量办医疗机构更容易了吗?患者愿意到社会办医机构看病吗?从业者们感受如何,还有哪些期待?记者在陕西、四川进行采访。

■放宽准入、下放审批,社会办医机构数量增加

“社会办医要听老百姓的意见,老百姓怎么方便怎么来。”2002年,李洪洁开始创办民营医院,“如今社会办医流程更简单了。”

2015年6月,《措施》提出,在符合规划总量和结构的前提下,取消对社会办医疗机构的具体数量和地点限制。“医院如果建在居民楼附近,有些人会不大愿意。以前,要是有一户不同意,机构审批上就可能一票否决。”李洪洁说。《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医疗机构、医师审批工作的通知》提出,二级及以下医疗机构设置审批与执业登记“两证合一”。“就像营业执照一样,环评、消防、卫生验收等环节达标就可以了,更方便了。”

西安市卫健委有关部门负责人介绍,西安将200张床位以下综合医院、100张床位以下专科医院交由区县卫生行政部门审批,还成立行政审批处,所有审批事项一个窗口办理。目前,西安社会办医数量占全市医疗机构数的56%,床位数占31%。

“放宽准入条件,下放审批权限,使社会办医疗机构床位数、服务量、市场份额逐年增加。”成都市卫健委有关负责人介绍,截至去年底,成都公立医院共170家,而民营医院达到461家,民营医院就诊量也提升明显。“近几年,我们医院就诊人次年增长率超过32%。”张游说。

“门诊人次和住院人次近年来一直在增长。”李洪洁介绍。医院里,宋女士正在送患尿毒症的父亲做肾脏透析,“医生护士既热情又负责。医疗费用也不贵,父亲住院10天大概7000元,通过西安市医保,个人需要付几百元。”

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末全国有公立医院1.2万个;民营医院2.0万个,较上年增多0.2万个。

■人才短缺、资金不足,与公立医院合作有待深化

与宋女士不同,四川巴中一名患者在民营医院就医的经历不那么愉快。“我只是做一个简单的手术,上了手术台,医生却临时告诉我要买一台很贵的仪器,不买就不给手术。”疼痛难忍的情况下,他只得买下来,为此多付了几千元。

“有些民营医院用虚假广告‘轰炸’和欺诈手段牟利,有些诚信经营、走专业化道路的医院却因为人才短缺、资金不足等生存艰难。”近期,巴中一家综合性民营医院亏损严重,只能关停转让。医院经营负责人说,社会办医机构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

“目前,社会资本进入医疗领域还存在缺乏高端人才、融资难等梗阻。”张游说,高素质卫生技术人员大多集中在大型公立医疗机构。而民营医院医务人员学科、年龄结构不尽合理,影响了发展后劲。

康复科主任党海燕来西安祈康中西医结合医院以前,在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都工作过。“这几年个人成长很快。”党海燕说,从公立医院跳出来的医生不少。祈康现有职工500余名,高级以上职称80余名,多点执业25人。

不过,李洪洁坦言,目前医院吸引人才的效果还不明显。“一是我们的魄力不够,有些地区住房、教育、户籍政策很诱人,人才存在‘孔雀东南飞’的情况。二是在认定副高及以上职称时,民营医院医生常常很难有突破,这是应聘者普遍的顾虑。”

《措施》提出,鼓励地方探索公立医疗机构与社会办医疗机构加强业务合作的有效形式和具体途径,鼓励公立医疗机构为社会办医疗机构培养医务人员,提高技术水平,并探索开展多种形式的人才交流与技术合作。

“合作形式已具备,但实质工作有待开展,相互之间转接病人比较少。”2015年,祈康被纳入首批西安医联体。李洪洁说,大型公立医院更专注远程医疗,而二级医院更希望医生能到现场。

■加强监管、落实政策,民营医院自身建设需提升

四川泸州两家民营医院通过增加用药量骗取医保基金1500余万元,绵阳一家民营医院通过随意开列电子处方等骗取医保基金1724万元……2018年,四川破获的一起案件中,11家民营医院骗取国家医保基金5400余万元。社会办医如何健康发展,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张游建议,公开医生办公流程,方便患者监督,医院各主管部门也要定期对医院医疗质量、服务细节、员工行为等进行检查。“只有加强监管,才能不断优化社会办医的整体形象。”

“发展社会办医还需要人力资源、保险、医药新技术新产品、财税和投融资、市政配套等方面给予政策支持与保障。”西安市卫健委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将加强各类政策的落实,特别是推行医师多点执业,使民营医疗机构医务人员在技术职称评审、继续教育等方面与公立医疗机构医务人员享有同等待遇。

民营医院自身的建设也有待提升。“一些民营医疗机构重经济效益、轻医疗质量,重经济创收、轻技术创新,重短期效益、轻长远发展,不利于自身健康发展。”该负责人说。

“市场饱和带来了竞争加剧,以成都为例,主城区就有大型专业眼科医疗机构6所。”张游说,激烈的竞争下,经营单一、粗放的医疗机构将面临困境,质量才是医院的核心竞争力。

截至2018年底,四川民营医院总数已达1639家,同比增加了近200家,较十年前增长了5倍。“随着医改深入推进,民营医院已经步入发展快车道,呈爆发式增长。”四川省医院协会副会长景秀京说,专业化、差异化发展应成为民营医院的生存之道。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张园

(原标题:社会办医再加把力(政策解读·聚焦))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