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发区

扫黑除恶丨“软暴力”恶势力团伙,你莫跑!

黑恶势力是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毒瘤,是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顽疾,我们要跟黑恶势力抗争到底。

自称合作的生意赔了钱,男子指使下属分别向几方合作商“讨债”。“讨债”方式从拉横幅、上门骚扰到泼油漆、泼柴油,愈演愈烈,最终8人被认定为恶势力团伙,皆为自己的任性行为付出了代价——被西安市长安区法院分别判处有期徒刑5年又3个月至2年又10个月不等。到底是怎么回事?跟着小薇一探究竟。

8人团伙多次滋事终获刑罚

3月18日,参与侦办这起案件的民警、检察官及法官,向记者讲述了案件的来龙去脉,并希望借此向市民科普黑社会性质组织、恶势力犯罪集团、恶势力团伙的不同认定标准。

图片15

西安市公安局航天分局刑警大队民警岳建堂介绍,该案被告人呼某甲在铜川市成立有一煤炭公司,其余7名被告人为该公司员工。

案情回顾

2016年6月30日中午,经与呼某甲事先预谋,被告人呼某乙、白某璐、杨某、台某军、李某攀、张某(另有一人彭某林为“军师”,负责出谋策划未到现场),驾车至位于长安区飞天路的某新能源公司职工餐厅,由呼某甲驾车接应,杨某放风,李某攀拍照、录像,白某璐、台某军、张某动手向该餐厅地面泼洒柴油。期间,台某军与前来制止的餐馆员工张某利发生争吵,并将部分柴油泼到了张某利的身上。

案件发生后,公安机关随后将该8人一举抓获,并在呼某甲租住处搜查到8枚伪造印章。警方查明,该8人自2016年4月起,已多次采用类似手段向上述公司发难,曾向该公司玻璃大门、所有车辆及公司法人所有的车辆上喷漆、地面上泼洒柴油,给该公司法人发送威胁短信,还涉嫌采用上门骚扰、堵门的方式向其他两人敲诈巨额钱款。几名被告人曾在一受害人家门口打地铺住了整整一周。长安区检察院随后以该8人犯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伪造国家机关印章、伪造公司企业印章罪,将其起诉到长安区法院。

法院因证据不足未认可检察机关提起诉讼的敲诈勒索罪,最终于2018年10月23日,以呼某甲犯寻衅滋事罪、伪造国家机关印章、伪造公司企业印章罪数罪并罚,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又3个月,其余6人(1人中途取保候审)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又4个月至2年又10个月不等。

恶势力团伙咋认定 看这些情形

3月18日,此案公诉人、长安区检察院检察员李红,向记者介绍了呼某甲几次三番向某新能源公司发难的原因。据了解,呼某甲自称他的公司前期与新能源公司有合作,自己曾垫资数百万元人民币,故而需向该公司讨债500万元。但上述说法,其并未拿出任何证据加以佐证。

该案的主审法官、长安法院法官郝海荣介绍了此案的办案特色,并重点对该案为什么被认定为“恶势力团伙”案,做了详细说明。

据介绍,具有下列情形的组织,即应当认定为“恶势力”:

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但尚未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组织。

恶势力一般为3人以上,纠集者相对固定,违法犯罪活动主要为:

强迫交易、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敲诈勒索、故意毁坏财物、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

同时还可能伴随实施开设赌场、组织卖淫、强迫卖淫、贩卖毒品、运输毒品、制造毒品、抢劫、抢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以及聚众“打砸抢”等。

该案中,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呼某甲组织来呼某乙等人实施的5宗寻衅滋事的犯罪事实成立,其有组织的滋扰、纠缠、哄闹扰乱了某新能源公司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每次实施违法犯罪行为时人员相对固定,主要纠集者为呼某甲,且每次从事违法犯罪时均为3人以上,在当地造成恶劣影响,确已形成恶势力。

恶势力犯罪集团是指符合犯罪集团法定条件的恶势力犯罪组织,其特征表现为:有3名以上的组织成员,有明显的首要分子,重要成员较为固定,组织成员经常纠集在一起,共同故意实施3次以上恶势力惯常实施的犯罪活动或者其他犯罪活动。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认定则应同时具备《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五款中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四个“特征”。

西安市扫黑办

举报电话:029-86756110,110

举报邮箱:xasaoheichue@126.com

举报地址:西安市文景路市公安局扫黑办(邮编:710016)

西安曲江新区扫黑办

举报电话:029-68660373(24小时受理)

举报邮箱:qjxqshb@163.com

举报地址:西安市杜陵邑南路6号曲江新区扫黑办(邮编:710061)(曲江新区)

来源:中国网·丝路中国频道  责任编辑:姬雯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