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

四十年后在剧场读懂柳青

话剧《柳青》剧照。

话剧《柳青》剧照。

10月9日,在西安新城剧场,话剧《柳青》演出现场座无虚席。

 

话剧《柳青》剧照。

话剧《柳青》剧照。

编者按

他放弃城市生活,辞去县委副书记职务,举家搬到农村。他生活在农民中间,体会农民的所思所想。他参与农村变革,成为最普通人民群众的一分子。他坚持从底层生活中汲取创作素材,在皇甫村一待就是14年,写就文学巨著《创业史》。

他是作家柳青,他的《创业史》被誉为“经典性的史诗之作”。

今年是柳青逝世40周年。在陕西省委宣传部、陕西省文化厅、西安市委宣传部、西安曲江新区管委会的高度关注和大力支持下,西安演艺集团旗下的西安话剧院作为国有文艺院团,紧扣时代脉搏,创作排演话剧《柳青》,以全新视角带领人们感受一位伟大作家的创作历程和人生选择。

创作排演话剧《柳青》是继共创话剧《麻醉师》荣获“第十四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第十五届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文华大奖”双项国家级奖项后,国家一级编剧唐栋与西安话剧院的再度合作。自9月11日首演以来,该剧已演出10余场,广受好评。12月7日、8日,该剧将在西安新城剧场迎来新一轮演出。本报记者整理了9位专家学者关于话剧《柳青》的精彩论述,帮助读者在观赏话剧《柳青》时读懂柳青。

 永远和乡亲们一起圪蹴在土地上

肖云儒(文化学者)

柳青的艺术形象,在他去世40年之后,出现在话剧舞台上。我带着极大的期待,走进西安新城剧场。

戏写得果然好。写出了一位把自己的生命与自己的作品《创业史》粘连在一起的作家,写出了一位连血肉带筋骨与大地、人民生长在一起的作家,写出了一位永铭初心而不随风倒伏的坚定的革命者和深邃的思想者,写出了一个曲折、多难、让人不停叩问的时代。

全剧出入于《创业史》与皇甫村,出入于父老乡亲与三秦大地,出入于角色的内心和时代生活,又融汇于剧本的主干情节,投射为角色的心灵光影。柳青创作境界和人生境界的交错展示,作家写作《创业史》的过程与《创业史》书中的内容交错叠套,多条叙事线索相互交织,最终聚光在柳青形象上。柳青,作为时代的观察者、记录者、书写者和表达者的角色身份,和作为实践者、变革者、反思者和深虑者的角色身份,双重交织地凸显出来。

柳青像一颗生命力极强的种子,在关中平原深深扎下自己的生命,勃发出硕大的荫盖,狂风暴雨可以折断他的枝叶,却撼不动、摇不倒他入土极深的躯干和根系。

话剧追求的不仅是让我们景仰一位革命作家,更重要的是激发我们去思考这位作家。思考他的思考,思考他思考的那个时代,思考那个时代给后代留下来的思考。这才是被话剧典型化了的柳青,是作为艺术形象的柳青。

让我们像柳青那样,永远和乡亲们一起圪蹴在土地上。

为人民艺术家塑像立传

李星(文学评论家、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原副主席)

话剧《柳青》是对柳青的生活和文学路的生动展现,是对人民作家柳青的一次庄严致敬。它塑造的柳青形象,不仅对作家或写作者具有深刻的教育意义,对于大众而言,也能从中收获关于应该做一个怎样的人和怎样做人的深刻启示。

话剧采用双向还原法,从小说《创业史》到柳青的生活经历,又从柳青的人生命运、家庭生活、“狠透铁”般的性格特质到《创业史》的人物,让柳青与小说中的人物走出文学,以现实生活中的身份出现在剧作中。这种从生活到艺术,从艺术到生活,再到艺术的穿越,给人以亲切感。

《创业史》是围绕梁生宝形象的塑造展开的,柳青只是一个讲述者、旁观者。而在话剧中,柳青是主要的在场者、参与者。剧中一些情节及人物在《创业史》一书中没有出现过,主要涉及当时的一些社会历史背景,正是这些经历使梁生宝的原型王家斌这个先进青年农民和《创业史》的后续写作遇到了难以排解的困难,话剧则智慧地表现了柳青对此的态度。柳青在晚年的一次讲话中强调:“在潮流中要有独立的精神和勇气。”在“牛棚”中受到批判时,柳青对王家斌说:“迎合与盲从,造成了咱们国家的精神灾难。找到真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咱对未来,要有信心。”这说明作为一名老党员,柳青是多么清醒,对党的信念又是多么坚定。

柳青是文艺工作者的一面镜子

禹剑峰(省文联党组成员、专职副主席)

话剧《柳青》既是作家柳青的人物传记,又是其作品《创业史》的舞台呈现。话剧将两者有机融合,成功地塑造了柳青这样一个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人民作家形象,详尽地展现了关中平原淳朴的风土人情,再现了《创业史》中鲜活的人物群像。这部剧对于传承柳青精神的意义尤为重要。

话剧围绕两条主线展开,一条是柳青收集创作素材、撰写《创业史》,另一条是他与老百姓一起投身社会主义建设。这两条主线不仅展现了柳青身为作家的坚守,还表现了他作为党员的担当。作为一名党员,他在辞去领导职务之后,依然没有抛掉为民的心。党员的使命感、责任感促使他不仅牵挂着创作,还牵挂着村里老百姓的大事小情、生计饱暖。农村的生活改变了他,也滋养了他的创作。他如同文艺工作者的一面镜子,这面镜子也投射到当下我们的文艺创作里:如果心中有人民、肩上有使命,就能放低姿态、扑下身子,与广大人民群众同呼吸,看懂普通劳动者眼中的光,作品也就愈发有了能量。

柳青去世40年了,当我们重温《创业史》,当我们看到被搬上话剧舞台的柳青,会发现他的时代光芒依然璀璨。

 今天,我们多么需要重读作家柳青

陈先义(《解放军报》文艺部原主任)

话剧《柳青》何以能催人泪下?因为它把柳青的人生、《创业史》的故事和皇甫村所折射的20世纪50年代的农村生活有机融合在一起,表现了一名作家与人民之间血脉相连的关系。

编剧唐栋是关中平原走出来的作家,对这片故土,他有着与生俱来的情感。为了写好这部话剧,他学习柳青扎根生活的毅力,持久地深入故乡的土地,反复阅读《创业史》并根据其中的故事寻找柳青当年生活的足迹,认真体验柳青的生活道路。

柳青14年深入农村的生活,不仅是他作为作家体验生活的14年,也是他有意使自己“去作家化”和实现“农民化”的14年。他给当今所有作家上了非常生动的一课:一个有出息的作家,任何时候都不能做生活的旁观者,要踏踏实实地介入生活;不能做生活的客居者,要当生活的主人公,成为自己所描写群体中的一员。

这部话剧生动地回答了当下迫切需要回答的创作与生活的关系问题,令人深思。我们可以发现,再现于舞台上的许多感人情节,是作家对生活的真实体验,也是编剧唐栋的生活积累。柳青曾说:“在生活里,学徒可以变成大师,离开了生活,大师也可能变成匠人。”这也说明了话剧《柳青》之所以能够让观众纷纷垂泪的原因。

重大题材创作的有价值探索

穆涛(《美文》杂志常务副主编、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柳青》是一部好剧,大剧。重大题材的“日常化”叙述、两个年代的“对话”,以及向人物心灵深处开掘等种种尝试,拓展了这部剧的思想和审美表现力,是重大题材创作的一种有价值探索。

不同于既往重大题材创作宏大叙事的基本模式,话剧《柳青》尝试将宏大问题融入日常叙事,展现人物与历史之间的内在关系。各种人物形象之间的复杂博弈,展现了“纪实”与“虚构”交织之中的戏剧冲突逻辑,也表现了作为历史中的个人,柳青与时代和人民的内在关联及其对于艺术创造的重要意义。

两个年代展开“对话”。置身20世纪70年代的历史氛围中,柳青对《创业史》所涉及20世纪50年代的重要历史和现实问题有了新的思考,这被巧妙地融入剧中。如柳青不赞同文学创作中急功近利的行为,认为“文学事业,是一种终生的事业,要勤勤恳恳搞一辈子,不能见异思迁”。在两个年代的“对话”中,诸多历史和现实问题有了更有深度的社会容量。

向人物心灵深处开掘。在塑造人物形象时,该剧尝试在历史与日常的交织中展现人物命运的变化,尤其注重表现在历史与现实影响之下人物内心的细微波动。如通过对柳青扎根皇甫村,参与生产生活实践,创作《创业史》,以及因时代主题变化而面临个人生命困境过程的细致描绘,表现了柳青的人格及思想的独特性、心理的复杂性。

柳青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徐岳(一级作家、《延河》原主编)

编剧唐栋把《柳青》和《创业史》有机、精妙地联系在一起,在融合和区别中,他是在创造属于自己的话剧《柳青》。

柳青对“梁生宝买稻种”精雕细刻,话剧却避开此章另择一幕——“王家斌分稻种”。这一买一分,中心人物王家斌让位于柳青。柳青不再仅仅是生活的采访者、观察员,而是互助组生活中离不开的一分子了。从主体事件的选择与安排,从戏剧冲突的组合到解决,都可以看出一个剧作家的匠心独运。

话剧《柳青》中有几个新人物,黄文海便是一个。为什么要创造这个人物?第一,这是一个很好的陪衬角色。他听了点土改故事就写长篇小说,又急功近利要出版,而柳青为写长篇小说,走进山里,走到群众生活里。第二,黄文海折射出当今某些青年作者的浮躁情绪,具有现实意义。第三,黄文海给柳青创造了一个阐发创作思想的平台。剧中,柳青“三个学校”的创作思想被概括为“知识的积累”“生活的积累”和“思想的积累”。

话剧结尾处,柳青说:“幸福就是一辈子能做自己想做的事,然后把灵魂安放在最适当的位置(指脚下)。”柳青,一个杰出的人民作家,他的幸福就是写《创业史》,安放灵魂最适当的位置就是皇甫村的土地。他的高大形象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人民、生活与时代史诗的艺术创造

杨辉(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西安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和人民一道前进”,是柳青在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指导下,历经20世纪40年代至50年代思想和感情的“转变”之后,对知识分子与人民关系个人理解的自我说明。在柳青看来,只有“长期无条件地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工农兵群众中去”,才能写出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

话剧《柳青》在对此的形象化表达上着墨甚多。从柳青初入皇甫村,因着装及生活习惯问题而难以融入,到他完成思想与感情的自我改造,深度参与社会主义实践,其间个人与人民关系的质的改变,是柳青能够创造出梁生宝这样的社会主义新人形象的原因所在。如柳青所言,作品是否深刻,是否突破概念化的弊端,是否能够感动读者,归根结底,“是作家的生活基础造成的,不是由技巧造成的”。

这部剧尝试以《创业史》中的重要艺术形象与现实生活中人物间的相互参照,说明将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充分参与社会主义的历史性实践中所获得的素材转化成史诗性作品《创业史》的若干经验,“与人民一道前进”之于《创业史》艺术创造之间的内在关联,以及人民伦理之于文学创作思想及审美的重要价值。对于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创造中华民族的新史诗,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以文艺创作参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仍有不容忽视的重要意义。

 柳青形象塑造的四个维度

仵埂(文艺评论家、西安音乐学院教授)

不能不说,话剧《柳青》是一部极优秀的作品。它的优秀在于,为了呈现柳青的特质,别具匠心地构建起不同色块的人物关系,通过四个维度塑造出胸襟阔大、忠诚热情、坚毅独立的柳青形象。

主人公与周遭人物关系的构成,映衬着主人公的特质。柳青在皇甫村一待14年,与村民形成了鱼水关系。王三老汉、王家斌、彩霞、远福、雪娥等人物成为柳青形象展开的环境背景,构成其社会生活区域,这是第一个维度。

第二个维度是柳青与家人的关系,特别是他与夫人、女儿的关系。在捐献稿费的问题上,柳青与夫人马葳一个要全部捐出,一个要为家里留一点,柳青的倔强无私顿然显豁。公共环境中的热情投入与私生活领域的忘我无私,两相映衬,人物形象更为鲜明。

上述两个维度是多数戏剧作者会自然想到的,唐栋的不同之处在于,他创造出了另外两个人物——黄文海与韩健,以此揭示柳青身上的其他两个维度。

其中一个维度是作为作家的柳青。柳青是一名有着鲜明创作个性和艺术理想的作家,一名影响了中国文学发展的杰出作家,这是柳青之为柳青的重要一翼。业余作者黄文海与柳青讨论小说创作的过程,“召唤”出作为作家的柳青形象。

第四个维度是柳青是一个忠于内心、有独立见解的思想者。话剧中柳青的老战友韩健,在思想上跟风走,与柳青实事求是的品格形成对峙。柳青具有独立思考精神的共产党人形象,通过韩健而得到充分开掘和展现。

 一曲人民作家的赞歌

王小康(省文化厅原副厅长、省文化交流协会艺术顾问)

话剧《柳青》主要表现了柳青下乡写作《创业史》以及《创业史》发表后的艰难历程。同类题材的作品,也曾看过几个,都是把作家当人民公仆来写,而这部作品的最大特点是把柳青当作家来写。更重要的是,它表现了柳青的崇高品质和创作思想,全方位地塑造了一个真实可信的柳青形象。

这部作品没有回避特殊时代的特殊环境,柳青有自己对时代的思考,有不随波逐流的品质。真实地反映生活、艺术地反映生活,是一切成功的艺术作品首先应该具备的,话剧《柳青》做到了。

作品还塑造了一群鲜活的农民形象,编剧的高明之处在于这些人物都是小说《创业史》中人物的原型。柳青在和他们的互动中,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素材。

话剧是语言的艺术,话剧《柳青》中就有许多精彩台词,比如“文学创作一定要有生活的真实——就是有没有这回事;还要有艺术的真实——就是看像不像这么回事。”“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掷地有声的话语引领着我们认识柳青的内心世界和精神高度。

话剧《柳青》首演后,受到广泛好评。相信经过一段时间打磨,这部作品能够真正做到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  本报记者李蕊孟珂 整理 本版照片均由西安话剧院提供

来源:陕西日报  责任编辑:姬雯

(原标题:四十年后在剧场读懂柳青)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