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发区

大型历史话剧《商鞅》历经22载再登西安舞台

  微信图片_20180926093317

  大型历史话剧《商鞅》剧照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扛鼎之作大型历史话剧《商鞅》,于9月21日来到千年古都秦地西安,献演陕西大剧院,这也是《商鞅》走过的第22年。

这台汇聚了上话老中青三代优秀演员的历史题材剧作历经22年的演绎,让身为西安人的总导演陈薪伊印象最深的就是始终在舞台上饰演“姬娘”,同为西安人的周小倩导演,而她这一演就是整整22年。其实,在这22年《商鞅》的舞台上,先后活跃着众多西安儿女的身影。这其中就有第一代“商鞅”尹铸胜、“太子驷”贺飓副导演、“公孙贾”郝平、“祝欢”贺坪、“韩女”徐漫蔓、“孟兰皋”铁政。

光阴荏苒,这22年里,有像刘鹏一样的优秀青年演员不断加入到《商鞅》剧组这个大家庭中,更有如许承先等老一辈表演艺术家坚持在舞台上,为青年演员身先示范如何不断锤炼演技,诠释大小舞台上的每一个人物。

这一轮演出中,优秀青年演员王一楠首度加入,饰演“韩女”一角。上话老中青三代优秀演员在总导演陈薪伊的指导下,让话剧《商鞅》在时代的演进中不断焕发出新的能量。

微信图片_20180926104710

总导演陈薪伊表示“我想通过话剧《商鞅》雕琢出一个生命,从嗷嗷待哺开始的生命,从死亡中挣扎出来的生命。很多人问过我这部话剧多年来长演不衰的原因何在,我说就是因为生命这个主题,注定会打动观众。”

我在商鞅身上注入了自己的血液

在陈薪伊看来,商鞅的一生,是解决不幸、解决困难、解决屈辱与伤害的一生。“最让我震撼的,就是商鞅改变了那个奴隶的时代,他的变法中有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人与人可以平等竞争,奴隶、庶民、贵族可以在一条起跑线上。”陈薪伊说,“我在商鞅身上注入了自己的血液。”

在导演时,陈薪伊着重表达的,是商鞅克服每一次灾难的瞬间。“商鞅当年制定的律法,现在看来肯定有落后、局限的一面,但他的人格与精神却会永远感召后人。他如何战胜社会带给他的困难、对手带给他的困难,当面临困难时,究竟该如何选择,这就是我想带给观众的思考。”

所有演员都要吼出秦人之气

从1996年上演至今,《商鞅》获奖无数,成为了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镇院之宝,其中更涌现出了老中青一大批知名演员。

陈薪伊要求,所有进入商鞅剧组的演员,都必须融入这个特殊的气场。“对专业演员来说,演戏本身并不难,难的是融入一部戏的气场。就像演莎士比亚的戏和演易卜生的戏,不可能是一个风格,《商鞅》是一部有特定风格的戏,表演时候的‘气’是不一样的。”

访谈

微信图片_20180926104648

Q:商鞅上演至今22年,从剧本到舞台设计一直都原汁原味地保留着当年的原貌。尤其是舞台设计,如今看来依然非常现代?

A:是的,戏剧是时间和空间的艺术。这部戏有独特的节奏,相应的空间设计也很特别。当初在舞台设计上,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台上一定要有一套兵马俑,因为商鞅变法为后来的秦始皇统一中国做了重要铺垫,而且我一直相信,也许真正的兵马俑里就有商鞅曾经带过的兵。

Q:这部剧里除了主角商鞅,还有哪些打动人的角色?

A:值得玩味的、动人的角色不少,我倒想说说我最不喜欢的一个人物——赵良。

排赵良的几场戏时,我最纠结,为此我还和编剧姚远讨论过,因为他把赵良写成识时务、“知白守黑、和光同尘、急流勇退”的人,而我却最恨这样的人。我觉得他见风使舵,顺风顺水的时候支持商鞅,一旦风向变了,他就逃离了。

Q:现在的年轻观众习惯了那些更加现代、更具娱乐性的戏剧表演,您是否担心他们能否真正理解这部戏,喜欢这部戏?

A:我不担心。我认为戏剧就是要把真善美的东西呈现给观众,要有感召观众的精神,而不能赶时髦,观众爱看什么,就演什么。我从来都拒绝取悦观众。作为导演,在精神上、文化审美上必须要有强大的定力,才不会乱了阵脚。

到现在我还遇到过一些老观众,告诉我他们是20多年前在云峰剧场看过《商鞅》的。我相信,这部戏讲的不只是历史,而是要表达生命的力量以及克服困难的勇气,任何年龄的人都需要这种力量与思考。

微信图片_20180926104652

观众

陈薪伊导演今年八十岁。回忆过往,她说,在兵马俑开馆前两天,她应老战友邀请,一路骑自行车从省人艺到临潼。看到一号坑的那一刻,她对着雄壮的大秦之师号啕大哭。她为兵马俑所感动,为兵马俑背后的大秦帝国所感动。

我相信,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就像我如今坐在曲江的长椅上,身边是我从十二岁第一次来西安起,心里就埋下种子要嫁给关中男人,秦俑牌钢铁直男。

人与人之间,真的会互相影响。我深信这一点。我们总说,西安是座有着厚重历史感的城市。然而,陈导的身上,我看到了,西安的历史在她身上投射下的大气与深广。

这是一位胸中有沃野秦川、巍峨秦岭的大女人,她深爱这片土地与土地之上的一切。若非如此,她怎能那么深刻地理解商鞅那宁为千夫斩,必成万古业的雄心壮志?

商鞅在陈导的剧中,豪情万丈,满腹韬略,胸怀山峦,一往无前。纵使被他所拯救的人们放逐,依旧初心不负。屹立于天地之间,大写的人。

《商鞅》上演22年了。22年,许多剧经历这样的年岁,早已白发苍苍,老朽不堪。但《商鞅》不会,22年,他带给观众的悸动和感怀,我相信,始终如初。

无论舞台布景,这出剧堪称大制作。繁复的装置,频繁的换场,却丝毫没有停滞感,整出戏非常流畅;也没有逞技炫巧的空洞感,人物、情节和舞美相得益彰,表现商鞅凌云壮志的场景,舞台呈现相当的写意。虚实之间,关于商鞅的故事和他的气魄气节交相辉映。这部剧的架构很值得细细琢磨。编剧功底了得,导演更是内心强大。和《商鞅》呈现出的格局相比,很多戏显得骨质松软,先天不足。

撑起宏大叙事的,一定是更为浩瀚与宽广的内心。这是我最大的感受,也是我为之倾倒,心之所向的。

来源:曲江新区  责任编辑:姬雯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