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闻

张风雷:文化自信要建立引进、融入、反省、创新机制

摘要:中国人民大学佛教与宗教学理论研究所执行所长张风雷以“怎样重读经典”为主题与台上嘉宾展开对话交流。

我们的题目是“从长安到龟兹”,这个活动带有缅怀鸠摩罗什历史贡献在里面,鸠摩罗什是真正跨时代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师,他不光是翻译家,而且他为中国的文化、中国的佛教培养了大批的人才,输入了新鲜的血液,奠定了中国佛教非常重要的理论基础。

图片19

中国人民大学佛教与宗教学理论研究所执行所长张风雷(左三)以“怎样重读经典”为主题与台上嘉宾展开对话交流。王昆坤 摄

关于鸠摩罗什的贡献,我用几个主题词简单说一下:

第一、引进。当年鸠摩罗什从龟兹来到长安,引进了印度、西域非常重要的佛教文化,他翻译了很多经典,有些经典是以前已经译过的,包括法华经等等,以前译过,他重新做了翻译,更重要的是他还翻译了以前没有翻译过的,像中关学派重要的著作,把四论翻译过来。中国文化的繁荣发展到了隋唐,大唐气象是一个文化的交流、文明互鉴的一个结果,我觉得在今天这个时代,全球化的时代,我们当然也不能关起门来搞我们的文化建设,这是第一个,引进。

第二、融入。这个融入从鸠摩罗什来看,首先是经典翻译,这个翻译过程就是文化融入过程,大家知道鸠摩罗什的翻译影响力那么大,什么原因呢?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在他庞大的译程里面,有很多精通中国文化的助手、学生,所以在翻译过程中,比如法华经,法华经以前就译过,鸠摩罗什翻译的时候参照了竺法护的,有一段竺法护的翻译就讲天上能够看见世间,世间也能够看见天上。鸠摩罗什看了这个感觉意思跟西域的是一样的,但是词语不流畅,他的门下有个大弟子就讲是不是“人天交接 两得相见”,鸠摩罗什说对,这个意义大家接受起来就不一样。

除了翻译以外,还有讲阐释,鸠摩罗什翻译的这些经典,这套思想它在中国的传扬实际上很多是依赖于他在中国培养的这些弟子,他用中国的这种概念体系、语言的表达体系,准确的表达了、阐释了印度的中关学说。

在某种意义上,中国佛教理论发展都是在性空和妙有两个基础上,甚至对宋明理学提供了很重要的框架,在理论体系上对儒学进行重构,我们讲宋明理学是新儒学,它吸收了佛教、道教这些发展的成果,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真正的文化创新、文化自信要建立引进、融入、反省、创新的机制。

来源:中国网·丝路中国频道  责任编辑:姬雯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