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经

多款产品被指涉嫌侵权 安踏卷入“抄袭”漩涡

“从国内市场看,部分地区和领域侵权盗版、制售假冒产品的现象让消费者防不胜防,也让企业蒙受了巨大的损失。”2011年,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期间,作为晋江本土的全国人大代表、安踏创始人丁世忠在提交了《关于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保护中国“民族品牌”》的议案并说出这段话的时候,无法预料到7年之后,安踏自己却被指涉嫌抄袭。

就在近日,《国际金融报》记者接到植华品牌设计服务(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植华公司”)代理律师的独家爆料,体育界大佬安踏涉嫌抄袭植华公司多款有外观设计专利保护的儿童书包,存在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的情况。

“我们希望安踏澄清事实,让消费者认识到植华公司的设计、产品属于原创。其次是将涉嫌侵犯植华外观设计的产品下架,停止销售相关产品。”在回应诉求时,植华公司方面这样表示。

在走访门店时,记者注意到,此次涉事的产品为安踏店内最新在售的3个型号的书包,拥有多个款式。安踏门店的销售人员表示,这几款书包产品眼下销售格外火爆。

针对前述情况,记者于8月9日下午采访了安踏方面。在回复的邮件中,安踏方面表示正在调查当中。“结果出来后,我们会与您分享”。

安踏儿童书包涉嫌抄袭

因为安踏在中国体育用品行业的影响力,在发现其所售产品同自己公司已经拿到专利的产品外观几乎一致时,植华公司方面表示较为意外。

8月8日下午,植华公司的代理律师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发来了长达20页的“证据”。内容涉及旗下涉事产品的研发背景、专利申请情况以及安踏门店在售产品的比对图等。

该名律师称,目前,全国各大城市安踏KIDS专卖店被发现大量销售与植华公司自有品牌MoonRock梦乐MR1、MR3、MR7系列的儿童书包外观设计“雷同”的产品,而早在2017年植华公司已经对该系列书包的外形设计申请了专利保护。

据称,今年5月31日,植华公司CEO叶子晖在巡查广州商场时,无意间发现安踏童装专柜正在销售与MoonRock梦乐书包外观具有高度雷同的产品,这立即引起了叶子晖以及植华公司高层的注意,自此其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展开调查、取证。

根据植华公司提供的资料,目前安踏门店在售的多款儿童书包涉嫌抄袭植华公司MoonRock梦乐MR1、MR3、MR7系列儿童书包。而根据前期调查,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东莞等地共计超过100家安踏实体店均有涉及到这些产品的销售,同时,在多个电商平台也有数家店铺涉及销售这些产品。

植华公司称,公司共被授权9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1项,实用新型3项、外观设计5项,而此次安踏涉及抄袭的MR1、MR3、MR7系列儿童书包正包括于外观设计的5项专利之中。

记者也拿到了植华公司的前述产品的外观设计专利证书。其中,MR1系列书包的专利申请日为2016年11月4日,授权公告日为2017年1月4日。根据证书,这一专利权期限为10年。此外,MR3、MR7系列书包的专利授权公告日分别为2017年2月15日以及2017年8月8日。

植华公司表示,因为安踏涉嫌抄袭的这一做法,其预计仅2018年度直接的销售损失约为750万元,而前期设计、研发以及测试、推广等费用尚未计算在内。

为此,记者以消费者的身份走访了上海部分安踏实体店。普陀区一家位于社区商业中心内的门店中,和植华公司专利证书中MR1、MR3、MR7系列产品外观相近的书包悬挂在较为显眼的货架上。“这几款书包现在卖得很火热,我们店里的产品都是新到的货,之前的已经全部卖光了。”一位店员这样表示。

记者注意到,和植华公司公司相像的几款书包货号分别为39838151-、39838152-、39838153-开头,按照不同的颜色,后面还标注有一个数字。此外,书包的售价并不算高,三个型号的价格分别为319元、279元以及219元。

当记者提及这几款产品和另一个品牌的书包外观很相近时,一位销售人员表示也知道,在被询问安踏是不是模仿生产后,该销售人员并未正面回复。

记者查阅MoonRock京东旗舰店发现,梦乐儿童书包的价格一般在720-990元之间,只有极少数款式在300元左右。而安踏京东专卖店的儿童书包的绝大多数款式,价格集中于119-199元,极少数款式的价格超过300元。

不排除走法律途径

和安踏相比,成立不久的植华公司此前并无知名度,但其创始人在运动产品领域则具备较长的经验。

工商资料显示,植华公司成立于2015年5月29日,注册资本1530.62万元,注册地址为广东省深圳市,经营范围为品牌经营管理,品牌设计服务与咨询,书包、手袋、箱包等批发,零售贸易进出口及相关业务,法人代表为黄华东。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从上世纪80年代初起,黄东华曾先后为阿迪达斯、卡帕、耐克、彪马以及新秀丽等全球知名品牌进行设计、加工生产以及成品销售。此后,其开始转型零售直营贸易,在代理CAT等知名品牌的同时,还创立了自有品牌MoonRock梦乐书包以及Ellehammer旅行箱包等。

按照公司的说法,MoonRock梦乐书包自2015年下半年开始研发,由脊椎神经科医生与书包设计师联合设计,前后经过六次的改良及反复测试。时隔一年,2016年圣诞节期间在中国香港地区面世。2017年6月开始,植华公司将产品推向中国大陆以及中国台湾地区市场。

“从2018年开始,植华公司对MoonRock梦乐产品的销售采用线上线下并行的模式,线上有京东自营旗舰店,其自营网站还与国内各大知名网络平台合作,线下与各知名连锁零售商场以及高端书店合作(包括山姆会员店、晨光文具、言几又书店、永旺百货、深圳弘文书店、广州方所书店等),并在上海成立了销售办事处,继续扩充全国各地的销售渠道及市场。”植华公司代理律师这样告诉记者。他表示,植华公司曾预测,2018年MoonRock梦乐系列产品的年收入约可达到1000万元。

在植华公司看来,旗下品牌刚刚进入内地市场时,作为国内知名体育用品公司的安踏大范围地生产销售与植华公司的外观设计几乎相同的书包产品,这一行为既不尊重原创,也涉嫌侵犯植华公司的知识产权。

“安踏公司通过其强大的销售渠道大规模推广销售后,会让消费者误以为安踏公司是MoonRock梦乐书包设计的原创者,给植华公司大规模进入内地市场以及销售渠道的建立都造成了了巨大的障碍,同时也给植华公司现在及未来的合作客户在主观上带来一定的不信任感,而这些影响是不可估量的。”前述代理律师称,MoonRock梦乐品牌是以护脊健康为品牌理念,安踏公司只模仿了外观,缺少有效实施背部护脊的功能,其产品的成本远低于植华公司,对植华公司后期产品的宣传推广以及定价都造成了影响。

植华方面向记者坦言,希望安踏可以澄清事实,让消费者认识到植华公司的设计、产品属于原创,安踏的产品与植华公司的外观设计专利里的外观几乎相同。还希望安踏可以将涉嫌侵犯植华外观设计的产品下架,停止销售相关产品。

“植华公司保留后续采取诉讼维权的权利,并就其遭受的损失提出赔偿。”安踏代理律师如是表示。

安踏曾“告退”布鲁克斯

在体育用品行业,安踏近些年的发展可谓格外火热。

“keep moving 永不止步”的安踏创立于1991年,10年后,在完成从生产单一产品到综合性体育用品运营的过渡的同时,安踏也从福建晋江走向了全国,开始被大众熟知。2007年7月,安踏成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之后十年磨一剑,如今跻身千亿市值大军行列的安踏已发展成为国内市值最高的服饰零售集团和规模最大的综合体育用品公司。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过去,安踏在产品研发上的投入占销售成本的比例基本处于持续上升状态。安踏2017年年报显示,2013年到2017年,公司全年研发活动成本比率(占销售成本百分比)分别为4%、4.3%、5.2%、5.1%及5.7%。

而在知识产权保护上,安踏过去亦格外注重。

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期间,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丁世忠曾提出了一份题为《关于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保护中国“民族品牌”》的议案。表示要持之以恒地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行为,加强保障被侵权人知情权以及深化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等。

在安踏维护知识产权的案例上,还曾发生一典型事例。2017年,全球四大跑鞋品牌之一的布鲁克斯在电商平台开业,正式进军中国市场。然而短短几个月后,因与安踏的商标相似度较高,且其商标的意义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处,2017年8月布鲁克斯因涉嫌商标侵权,被安踏诉诸于福建省泉州市人民法院。同时安踏提出,请求判令布鲁克斯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因侵权行为给安踏造成的经济损失。

最终于2017年12月,布鲁克斯被法院宣判败诉,产品全部下架,至此其在中国仅上线了5个月。

不过,目前,针对自家推出的儿童书包同植华公司旗下产品“撞脸”一事,安踏还未给到具体调查的结果。

营销专家路胜贞则告诉记者,鞋类企业与我国很多技术水平较高的行业一样,目前的产品研发能力与国际品牌对比,普遍差距在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距离,原因是国外鞋类企业大多有40多年到70多年的历史,而我国的运动鞋类品牌的成长大多只有20年左右的历史, 无论技术专利积淀,还是综合配套能力都无法支持鞋类企业进行广泛性的创新。

“此外,我国鞋类企业大多是从借鉴模仿发达国家的品牌开始的,至今这种惯性没有被打破。”路胜贞如是表示。

在业内看来,全球鞋类企业的研发投入大概占去销售总额的5%左右,我国的鞋类企业研发投入大约在销售总额的1%至1.8%之间。低投入导致的研发人才稀缺与经费的不足,使得国内鞋类企业更多地愿意走捷径去模仿别人。

“如果此次安踏存在抄袭的情况,那么就意味着安踏对产品设计的管理和把控存在漏洞,需要反思和整改。在本土运动品牌中,安踏首先成立运动科学实验室,每年投入巨资研发,这说明安踏是看重创新和研发驱动的。”鞋服行业独立观察员马岗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表示。

商业秘密网董事长孙佳恩则表示,涉及到专利的事情要非常慎重,因为超过70%的国内的外观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 “不稳定”。所谓的“不稳定”即是一个企业拥有相应的外观涉及专利证书,但有可能在日本、韩国、美国等其他国家此前即有企业作出申请。

“‘不稳定’就是(在其他国家)可能有比它早的专利申请。安踏是否侵犯植华公司的权利还不好说。植华公司如果要起诉,要到国家知识产权局拿专利评价报告,国家知识产权局会对全世界的所有外观专利进行搜索,会出具一个意见书,证明公司的外观专利证书状态,这个是国家法院认可的。如果是不稳定的,专利证书可能被宣告无效,起诉也没有用。”孙佳恩说。

【行业观察】

鞋服行业“抄袭”举证难

在全球的鞋服行业,关于品牌间的“抄袭”以及涉嫌专利侵权事件可以说是屡出不穷。而为了减少这类事情,品牌也在不断努力。

比如,为了防范假货和抄袭,杰尼亚(Ermenegildo Zegna)还专门设有知识产权部门,牛仔裤品牌Levi’s也有自己的调查团队。但是时尚品牌还是很难界定是否“抄袭”。

商业秘密网董事长孙佳恩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具体到中国市场,目前专利案件非常多,但是维权非常困难,因为举证很艰难,且最后的认定都要经过法院的审判。

营销专家路胜贞指出,模仿和抄袭是目前普遍存在的问题,包括耐克、彪马、阿迪这样的企业都曾经有过程度不一的模仿或抄袭,但是这些全球品牌目前已经通过专利授权和经济赎买等多种方式取得了和解。而国内品牌则更倾向于相对暴力性的模仿和投机性抄袭,这在短期内也难有大的转变,因为涉及到产品创新的整个行业背景和科学技术的发展等。

在业界看来,目前鞋服类产品的快时尚化趋势越来越明显,所以对创新的速度要求越来越高。“在维权的同时,可能一个产品季已经出现了更替,出于维权成本的考虑,如果不是核心的技术专利侵权和经典款式的侵权,很多企业不愿意维权。”在回复关于知识产权维权难的问题时,路胜贞这样表示。他认为,别人不去维权不代表企业可以放任的去模仿,尤其是对于品牌企业来讲,模仿的结果是始终处于别人的阴影下,自我更新能力会逐渐丧失,也不会建立起真正的竞争力,这是我国很多行业需要共同思考的。

鞋服行业独立观察员马岗表示,整体来看,在知识产权保护上,企业要更自律,更有知识产权意识,形成尊重知识产权的氛围,另一方面,在产品创新上,要树立标杆,引导行业往创新驱动的方向上推进。

来源:中新经纬  责任编辑:李玉

(原标题:多款产品被指涉嫌侵权 安踏卷入“抄袭”漩涡)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