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观点

游学热,被起跑线之争的焦虑带偏了

酷热的天气和高昂的收费并没有阻挡住家长想让孩子早一点拥抱世界的愿望。一群群来自中国的孩子正在世界各地奔波,哈佛,中国孩子摩肩接踵;剑桥,中国孩子成群结队;牛津,中国孩子鱼贯而入;悉尼大剧院,满眼望去台阶上也有很多中国孩子……中国中小学生在海外掀起的游学热潮,一年胜于一年。

游学,家长认为,形式是游,目的在学,通过这样的方式能更高效地让孩子了解一个国家的风俗文化,开阔视野,于是很多家长把游学当成了不要输在起跑线上的新战场,低龄化发展的趋势明显。根据某旅游网站游学暑期订单的统计,3至6岁的学龄前儿童占了13%,7至12岁小学生占31%,加起来占比达到44%。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以及来自社交网络、朋友圈子的攀比压力都成为促使游学低龄化的重要原因。

游学多多少少总有点收获,可有没有游学机构宣称得那么大,或者能否达到家长的预期,让孩子在起跑线上先跑几步,实在值得打个问号。你是奔着学去的,而组织者则是奔着钱去的。一些游学项目,游而不学,行程安排跟普通的旅游并没多大的差别,而价格则高了一大截;更有一些组织机构把游学当成了一锤子买卖,吹得天花乱坠,开高价,反正就一回,做一回的生意已经够他赚的了,他也不打算再做第二回生意。一些普通旅游产品在暑期贴上“游学”标签,摇身一变成了高价产品;花费三四万,就是到国外高校转了转。这样的游学自然没有多大的价值。

从根本上说,这是一门生意,是生意就有它自己的操作手法。当它成为一种商业模式的时候,它就有了一个固定的套路,家长所指望的原汁原味的教育原生态,要应对那么多的游学者,从商业角度看是不具备可操作性的。游学不比普通景点,需要投入巨大的资源,需要高水平教育内容设计和专业人员。更多的游学机构只不过是在搭草台班子。

而另一方面,游学本身内容和标准的不确定性又给监管提出了难题。旅游有格式合同约定,住什么标准的酒店,游哪几个景点,每个景点待多长时间,购物点有几个,一开始就写入合同,违反了可以投诉,即便如此,还经常能看到私自增加购物点,强行推销合同外的付费景点的事,可是游学这种新鲜事物又该如何来制定合同条款呢,又怎么衡量得出价值?让孩子住几个人一间的宿舍,吃得差点,可以美其名曰体验生活,磨砺意志,是花钱买吃苦,面对这样的吃苦教育,你又该如何反驳呢?

有些看起来很美好的设想,现实却是一地鸡毛,短暂的行程,走马观花、浮光掠影般地过一遍,学到的东西能有多少?认识世界有很多办法,书本、影视剧……要培养国际视野,不妨先从书本开始,不必急于一时,想早点看看世界,由家长陪同去旅游就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它本身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想在世界知名大学校园一日游,你也不需要通过中介机构去,自己就能去。

真正的游学重在体验当地文化、生活方式,强调同吃同住,真正生活,而不是惊鸿一瞥。不是什么孩子都适合游学的,有些孩子基本自理能力都不具备,短裤袜子都不会洗,不具备辨识能力,突然要面对教育这么重大一个话题,他从中获益非常有限。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花钱买来的,游学一番,孩子就大有长进,这就把教育问题想得太简单了。高路

来源:钱江晚报  责任编辑:李芮

(原标题:游学热,被起跑线之争的焦虑带偏了)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