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

40年沧海桑田摄影直击深圳的翻天覆地

试想一下,你面对两张照片:一张黑白陈旧,一张色彩鲜明,它们拍摄了同一个地点,甚至连拍摄角度都一模一样;但一张是现在,一张是四十年前。四十年前的那个地方也许还是一片田野农舍,而现在,却高楼林立、人群如织。这样的对比,是否让你充满了视觉的冲击?也充满了沧海桑田的感慨?

何煌友,深南大道岗厦区域(现福田中心区区域),1983年

张燕方 赖雅君,深南大道福田中心区区域(原深南大道岗厦区域),2018年

“改革开放”是中国近现代历史上最重大的事件之一,通过改革开放,中国走进了繁荣发展的新时代。今年正值改革开放四十年,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勇立潮头,自然保留着改革开放以来的无数记忆和痕迹。

为了唤起曾经的记忆,让人们清晰地、直观地看到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深圳翻天覆地的变化,深圳美术馆举办的“观·照——2018深圳美术馆当代影像艺术展”可谓别出心裁、用心良苦。

“观·照——2018深圳美术馆当代影像艺术展”现场

展览一方面依托深圳美术馆多年来的馆藏摄影精品,通过无人机航拍技术,以老照片中的地理位置为参展点,重新艺术化地拍摄深圳今日的自然风光和城市面貌,通过新与旧对比,直观地呈现出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变化;另一方面,策展人通过向深圳本土的设计师、建筑师、艺术家以及市民发出邀请,艺术家们结合深圳的历史影像和自身的生存体验,通过多种的艺术手段,创作了一批形式多样、富有情感和温度的当代艺术作品。

“观·照——2018深圳美术馆当代影像艺术展”现场

当观者走进展厅,四十年时间跨度的照片对比,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不少深圳人耳熟能详的地方,看到四十年前的模样,不禁感叹连连:“这里之前一座楼都没有!”“四十年前,那里居然全是农田”……除了照片,不少儿时的老物件,深圳城市特有的生活方式,如曾经特色鲜明的公交站牌,大量的建筑工地上的防护围布……从视觉、听觉、触觉,全方位地勾起了深圳人对这座城市的丰富记忆。但坦白地说,让观者真切地发出这声声慨叹,并非一件容易的事,这背后凝聚着深圳美术馆、策展团队近一年的辛勤付出。

“观·照——2018深圳美术馆当代影像艺术展”现场

深圳美术馆馆藏郑中健摄影作品 展厅现场

说起这次极具震撼力的对比展,不得不从这些馆藏老照片的来源谈起,作为一座城市美术馆,深圳美术馆一直注重自身藏品的建设和特色,经过多年地努力,他们积极地完善新中国成立以来深圳城市发展的历史图像谱系,因为具有纪实性、时代性与艺术性的历史图像,既对于研究深圳历史与文化有着非常重要的价值和意义,也具有一定审美的价值。

郑中健,深圳罗湖福田,20世纪60年代

张燕方 赖雅君,深圳罗湖福田,2018年

在深圳市宣传文化事业发展专项基金的支持下,深圳美术馆经过多方的帮助,收藏了300幅拍摄于20世纪50至60年代纪实性的摄像作品,这些作品来自深圳海关的工作人员郑中健先生,他从1950年起在九龙海关(现深圳海关)从事摄影工作,在工作期间他拍摄了大量以深圳(宝安)为题材的照片。深圳美术馆的工作人员从他大量的工作摄影和日常摄影中挑选了一批具有收藏价值的作品进行收藏。这些作品将时间定格在新中国成立后的20年,题材丰富,视角独特,既有城市建设方面图片,也有社会活动的记录,可以说这批作品填补了深圳早期纪实摄影的空白,十分具有意义。

何煌友,东湖区域,1984年

张燕方 赖雅君,东湖区域,2017年

在这批藏品的基础上,深圳美术馆又收藏了何煌友先生拍摄于20世纪70至80年代深圳纪实摄像作品247幅。何煌友先生作为深圳本土知名摄影家,他出生于深圳横岗, 1970 年从部队转业到宝安县文化馆专职从事摄影工作。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深圳人,几十年来他饱含热情,用镜头记录下了改革开放前老宝安县的城市建设和人们的生产生活,在摄影还不普及的年代,用镜头记录下了深圳城市发展的各种变化,为深圳这座城市保留下了很多珍贵的图像记忆。

何煌友,东门区域,1979年

张燕方 赖雅君,东门区域,2017年

可以说,这两位艺术家所拍摄的珍贵的历史影像一方面生动地再现了宝安县城的社会景象,另一方面极具专业性和艺术性,这些作品非常直观地深圳城市建设所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体现出鲜明的时代特色。

在这馆藏的500多幅照片中,深圳美术馆梳理出80至100幅现在还有对照物或坐标性很明确的摄影作品,如何煌友先生在84、85年乘直升机沿深南大道航拍深圳的一组照片,有非常清晰深圳河、梧桐山、笔架山、深圳市委大楼、华强北、香蜜湖、华桥城、沙河大桥,再如郑中健先生在20世纪50至60年代所拍摄的宝安县城全景、深圳戏院、深圳火车站等系列摄影作品。

何煌友,蛇口港湾大道通信山区域,1981年

张燕方 赖雅君,蛇口港湾大道通信山区域,2018年

于是,策展团队以这些老照片为基点,在过去的一年中,以这些作品中地标性的建筑和景物为中心,选取同一地点、同一角度用无人机进行拍摄。“对美术馆来说,其实很重要的一点是不断地把馆藏活化,而不是摆在仓库里。我们不希望这些珍贵的馆藏只是一个虚化的数字,我们一心想把它们更有趣地展示出来。”策展人游江告诉雅昌艺术网。

但这别出心裁的四十年对比,实施起来并非易事。“收藏的那些老照片本来就是很多年的积累,我们现在去找同一地点,然后摄影,少说也需要几十次的外出。寻找当年拍摄的地点本来就不容易,有些地方已经被高楼挡住了,有些地方已经因为填海而不见了;而且就算找到了,当时的天气、阳光适不适合拍照,都是很具体的问题。所以我们的摄影师常常是很早起来去捕捉阳光刚刚洒向城市的瞬间;或者等到很晚抓拍落日的余晖。”游江不无感慨地说。

何煌友,文锦渡区域,1984年

张燕方 赖雅君,文锦渡区域,2017年

这些新旧照片的对比,构成了此次“观·照”摄影展的基石,而另一方面,策展人试图从更多元的角度,让此次展览更为立体、丰满。

赖雅君 互动影像作品展厅现场

在展览的“心影”部分,策展人邀请了余加、朱黎、陈宗浩、柏志威、郭维孪、赖雅君、谭喜志、谭喜强等参与到作品的创作之中。被邀请的参展者涉及多个行业——设计师、建筑师、中国画家到“藏龙卧虎”的市民,从绘画、影像到装置,参展的艺术家们通过不同的视角,多样的视觉呈现,向观众展现一座移民城市的历史变迁和都市文化。

陈宗浩,《上班》,摄影作品,20世纪80年代末

如在余加的作品中,她作为一位建筑师,挑选了我们在城市中当下经常可以看到的施工防护围布作为创作的材料,从结绳记事的理念出发,将特殊的媒介进行艺术化的组合,呈现出重重叠叠、纵横交错的视觉效果,艺术家通过最为普通的、单纯的而又意味深长的材料表达了对城市景观背后的建造者的歌颂。

余加《结网记事》 装置 2018年

再如设计师柏志威的作品,他从自己在深圳成长的生活经历出发,将过去对其自身具有深刻印象和意义的历史图像进行提取,通过影像装置的方式进行艺术化的呈现,让一个个鲜活的、具有时代印记的图像在个人经验中得到放大和表达,从个体的层面展现了人们在城市飞速发展过程中,心理、思想和观念等方面的改变。

柏志威 BAIS团队《唔该有落》装置 2018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参与创作的还有陈宗浩、谭喜志、谭喜强三位市民,他们都居住在深圳的蛇口,几十年来,他们在工作之余,热爱创作,创作颇丰,虽然不是专门从事艺术创作的艺术家,但是一直以来都潜心于艺术创作和表达,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前者以蛇口为中心,用镜头记录了改革开放以来深圳城市景观的巨变,很多照片非常珍贵,难得一见,后者谭氏兄弟则从20世纪80年代起就开始对蛇口的街道和标志性建筑进行写生,用大量的速写作品记录了蛇口地区的发展和变化。

谭喜强《蛇口街景》纸本速写 1993年

谭喜志《蛇口避风塘之二》纸本速写1981年

“整个展览有三个关键词:观照、共筑、传承。观照——是我们通过艺术方式对过去的一个观照,不论用什么形式;共筑——强调的理念是深圳能够有今天,一定是所有人共同的努力,不管你来了还是走了,不管你在哪个战线上,都是大家努力的建设,才使这个城市有了现在繁荣的面貌;传承——希望我们能够将深圳人这种吃苦耐劳、艰苦奋斗的精神一代一代传下去,深入到每个深圳人的血液中。”游江说。

来源:雅昌艺术网  责任编辑:姬雯

(原标题:40年沧海桑田摄影直击深圳的翻天覆地)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