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闻

宋乐永:勇立新技术潮头 传播好陕西声音

让世界倾听陕到西声音,不仅要我们自己会发声,还要让世界听得见、听得懂。怎么让世界听得见、听得懂?我们不仅仅要理解人,还要理解机器,是因为目前和媒体争夺用户影响力的除了人之外还有机器人,它正在改变我们内容的生产方式和分发方式。

1

光明网副总经理宋乐永作主旨演讲。 安鑫 摄

和互联网巨头合作

我先讲第一个观点,媒体的渠道变革已经彻底改变,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传播力都在被互联网巨头所垄断。在美国,传播力基本上被Facebook和Twitter所垄断,Facebook和《纽约时报》之间的恩怨斗争一直不断,但是《纽约时报》不管怎么玩都离不开Facebook。在国内,我们的媒体影响力基本上被百度、腾讯这几个互联网巨头所垄断,中国每天的新闻分发量被这几个巨头占据近一半的量,其它千千万万的媒体才占有另外一半的分发量。我们要让世界倾听陕西声音,让中国网友倾听到西安的声音,倾听到浐灞的声音,就要和这些互联网巨头之间产生合作,而这些巨头的新闻分发目前基本被机器人所控制。这由此所带来的就是我们媒体的自身定位问题。尽管每个媒体的创新能力、技术能力不太一样,但终究是选择一个平台。过去,我们的媒体就是个平台,但到今天为止,我们究竟是继续坚持媒体作为一个平台,还是作为一个专业的CP内容供应商来在互联网价值链上找到自己的价值点,这是个需要深度思考的问题。

我们都知道,谁有平台谁就掌握了未来的财富和未来的注意力,但是平台是需要大量投资的,是需要大量技术的,这不是每一家都能做到的。在互联网上,在生态链下我们一直坚持一个观念——多就是少,少就是多。所谓多,你什么都想做的时候反而什么都做不好,你在互联网上找到最符合自己身份的那一个价值点,把它放大就变成了一个平台。陕西也一样,做出陕西的特色在互联网上去竞争就更有优势,这就是我们的价值是平台还是CP的问题。

主动适应智能时代要求

第二个移动互联网时代大势已去,可以说移动互联网时代在2016年已经终结,AI走进我们的日常生活,目前对媒体来说正处于移战AI的新时代。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结束,移动互联网用户的分割已基本完成,我们今天在获取一个新的移动互联网用户的成本在继续飙升,每家的微博粉丝数是多少,微信粉丝是多少,Facebook粉丝是多少,你想要再获得这个平台粉丝数的增加很难了,因为大局难以改变,只能在自己的小范围内升升降降而已。

由此带来的第一个明显变化是智能时代已经开始,在这过程之中三个技术会推动我们的变革,第一个技术就是说用基于智能化内容的驱动链,用大数据的技术做策划。现在新闻的策划需要用数据来做,基于数据分析的基础上对用户情绪的判断而做判断,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内容生产、人工智能,正在不断的升级。昨天大家看到人民日报发布了内容生产大脑,虽然它也和一家互联网公司在合作,关于内容的生产确实现在还不是那么好,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人工智能来写歌,人工智能来写诗,确实有部分的人工智能已经通过了测试,但总体来说写的还不是那么完美,目前人工智能写作主要集中在财经和体育领域。

第二个人工智能领域是干什么呢?人工智能编辑前一段时间做了一个自动退出系统,平时有大量来自报纸的文章是没有图片的,没有图片的报纸到了移动互联网上基本就被排除掉了,基于此我们做了一个自主版权的图片库,让计算机分析,提取文章关键词和对计算机图片库的图片配比进行调整,现在每天可以处理高达90%-100%之间的样本,由此带来的编辑效率在大幅度提高,而这个项目给我们带来最大的改变就是我们一直以来强调编辑要向内容产品经理的转型。我跟编辑讲过好几年了,但找不到一个好的价值点,终于在这个自动配图系统之中,编辑向着AI训练师的角色转向了一大步,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测试。我们要做一个AI训练师,大家激情膨胀,用3、4个月的时间就把这个项目做起来了。这是简单再内容生产领域的应用,当然这里面还有很多,像智能机器翻译也出现了不断的应用。

除了内容生产之外,剩下内容分发系统更是完全被机器人所垄断着。10年前当微博、博客出现的时候,我可以很骄傲的说,虽然现在微博2.0时代,人人都是记者,但我们编辑是特殊材料做成的,我们更了解用户。但实际上仅仅经过10年时间,我们发现编辑下岗的速度比记者还要快,因为互联网平台上几乎都在用人工智能做分发。我们就要想如何和这些互联网平台之间建立合作关系,我的稿件如何在它那快速分发,我们就要理解它的算法,理解它算法的一些基本规则,适应了它的算法,才能提高我们稿件的分发效率。

把握了时尚就把握了未来

第三个问题是说时尚,让世界倾听到陕西声音,怎么倾听,一方面我们要做一个好的内容供应商,供应给这些平台,更重要的还是要供应用户当下最喜欢的声音、最喜欢的内容,我们当下最喜欢的是什么呢?2016年和2017年时,大家的时尚是直播,国内大概有三四百个直播平台在兴起,到现在为止还有100多家。在去年8月中央网信办要全国直播平台去做登记,当时登记了180家,到今年上个星期我们做进一步核对的时候,发现已经有40多家被合并或者业务停止了,剩下一百四五十家还在继续,但是直播行业的用户分发速度已经明显降下来了。

今年大量的用户转向了短视频,短视频正在成为2018年一个新的兴趣点,而且短视频的流量确实非常高,短视频的制作成本和制作门槛比直播更要简单。直播时一个主播坐在台前,不管说也好,唱也好,都是需要一个小时,短视频任何人都可以设计,而且短视频制作的门槛在急剧下降,现在人人都有手机,手机拍摄已经不成问题了,更重要的是去年出现了一堆短视频编辑平台,随便一个平台都可以做剪辑。光明网现在要求每个编辑都具备视频的剪辑能力,这是基本的功能要求,除了那些上夜班的,或者新闻编发编辑,绝大多数都要求编辑具备内容剪辑能力。更重要的是AI在新闻剪辑领域快速实现,最终新闻的抽真技术,新闻搜索视频快速实现。当然搜索完了之后可以聚集在一起,你想再编辑还是需要一点人力的,所以机器的进步还是替代不了人的价值。

还有一个新的领域,在内容制造领域一个新的方向就是动画。动画原来几乎是电视台的专利,制作一个动画难度是非常非常大的,时间成本很长,但是从去年开始我们的动画技术有了明显的进步。动画主要涉及三个技术,一个是动作的自动化系统,就是这个人是跑还是跳,无论干什么,都是由它的动作库完成。二是骨胳系统,输入一张照片,把这张照片变成会笑会说的人,变成五官能动的形象,这是它的骨胳系统。还有皮肤系统,比如这位美女,输入她现在的照片,利用皮肤系统可以还原她小时候5岁、10岁、18岁的样子,也可以利用皮肤系统模拟她未来的样子是什么。由此而带来的改变是什么呢?一个编辑用两天时间就可以做出一部动画来,所以现在用动画解读政策,用动画解读科普、用动画去做非遗等等,一切有形的东西都将是机器人,一切无形的东西都将是人。

来源:中国网·丝路中国频道  责任编辑:李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