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经

监管新规下银行多路突围寻求资本工具创新

A股超六成银行正忍受股价“破净”之痛。截至5月31日收盘,26只银行股中多达17只股价低于每股净资产,处于破净状态。其中华夏银行,交通银行,光大银行市净率不足0.7倍。

一方面银行股扎堆“破净”,另一方面,银行也在多路突围寻求“补血”。在郑州银行、长沙银行陆续过会后,A股排队银行仍有15家之多,并且仍呈增长趋势,几乎所有排队银行目的都是为补充核心资本。此外,随着29日农行高达千亿元定增方案靴子落地,2018年的上市银行再融资也再度成为市场焦点。对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原因,农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一是因为要持续满足资本监管要求,二是要支持该行业务稳健发展,未来几年,该行业务转型和发展都需要有充足的资本作为支撑。

除农业银行将发行定增外,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等三家大行此前也透露了未来三年将继续进行外源性资本补充的计划。其中,中国银行在4下旬发布的董事会决议公告显示,该行计划发行不超过800亿元人民币或等值外币的减记型合格二级资本工具,用于补充该行二级资本;发行不超过400亿元人民币或等值外币的减记型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用于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

业内人士表示,各银行早早布局各种融资动作,主要原因是2018年为银行资本充足率达标的落地年,加上宏观审慎监管(MPA)、表外业务回表,银行资本约束压力进一步凸显,给银行造成较大压力。为缓解银行资本补充压力,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原银监会)等五部门联合出台《关于进一步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的意见》,提出支持商业银行通过多种渠道发行资本工具,为银行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含定期转股条件资本债券和总损失吸收能力债务工具等资本工具创造有利条件,扩大投资者群体,简化资本工具发行的审批程序。

目前,从资本结构上看,银行仍以发行IPO、定向增发、可转债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为主导,优先股、二级资本工具的类型偏少。近期仅哈尔滨银行发布公告称,拟发行不超过150亿元人民币资本补充债券,这也是首家公开披露将采用创新型资本工具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银行。值得一提的是,与商业银行此前经常发行的二级资本债有固定期限不同,哈尔滨银行拟发行的资本补充债券基础期限不少于5年,且在该行行使赎回权前无固定到期日。

多位银行研究人士认为,二级资本的适度创新有助于优化资本结构,与核心一级资本相比,二级资本的界定相对灵活,存在较大的创新的空间,对非上市、资本补充渠道相对有限的中小银行而言优势或更为突出。

来源:经济参考网  责任编辑:姬雯

(原标题:监管新规下银行多路突围寻求资本工具创新 )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