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扶贫

江阴让因病致贫不再发生

核心阅读

村级医疗互助制度,是由村委会组织村民以家庭为单位自愿加入,村民个人适当投入,同时接受社会赞助,遵循公开透明原则,依托第三方平台专业化服务,对村民合理的医疗费用特别是大额费用支出进行公平补助。现已有7省1283个村正在学习启动或复制江阴这一模式。那么,村级医疗互助制度的特点是什么?取得了哪些成效?请看记者调查——

医疗互助减轻负担

■民主决策共建共享,基本医保之外补充保险

村级医疗互助到底是什么?有哪些作用?

江苏省江阴市长泾镇南漍村村委会主任谢明作了解释:该村24户低保户中几乎都是因病致贫。以往,在村民患重病以后,村集体会给予一些补贴,年末还会发放一些慰问金。关爱资金主要来自村企业家等所捐善款。但此做法却让一些村干部流露出畏难情绪。“主要是发放时缺乏客观标准。”谢明直言,村民觉得“有猫腻”。

在此背景下,村里将目光瞄准正在当地试点推行的第三方服务平台,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按照病种给予对应补偿。

在如何筹资这个问题上,经村两委提议、由村民代表大会通过,南漍村于去年开展村级医疗互助,村民以户为单位加入村级医疗互助,每人的筹资水平是100元,其中个人出20元、村集体出20元、关爱基金出60元。从当年2月起,单次住院总费用在3000元以上的,即可在此平台结算获得补贴。

“一年几十块也不多,万一得了大病能在基本医保基础上获得额外补助,不至于直接跌到贫困,值得咯!”村民们普遍认为这个办法好,大家拿钱没有负担、出钱心甘情愿。在南漍村,目前已有6585名村民加入,今年有望全部参加;2017年筹集资金65.85万元,截至去年底共有579人结报56万余元。

江阴市卫生计生委副主任俞勤龙介绍说,村级医疗互助,是由村委会组织村民以家庭为单位自愿加入,村民个人适当投入,同时接受社会赞助,遵循公开透明原则,依托第三方平台专业化服务,对村民合理的医疗费用特别是大额费用支出进行公平补助。村级医疗互助,是对城乡居民医保的一个补充保险,形成了以城乡基本医保为基础,以大病保险、医疗救助、商业补充保险、村级医疗互助为辅助的“五位一体”的江阴城乡居民医保新模式。

具体方案确定由村民会议说了算、是否参加由村民说了算、补多补少由规则说了算——江阴各村从集体经济、村民收入水平的多寡出发,人均筹资标准在100元到200元不等,村民、村集体、社会赞助的平均比例是3∶4∶3,成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有益补充。自2016年12月启动以来,短短3个多月时间,江阴全市就基本实现了全覆盖。

同病同补报销高效

■严格规范算法,系统自动计算补贴金额

“用20块换回45000块,真是想也想不到呀。”南漍村村民秦生才去年参与缴费时,没想到儿子秦忠竟会成为第一批受益者。

去年下半年,正当壮年的秦忠被查出患有脑瘤,到上海一家大医院做手术花了13.5万元,“新农合”报销约5万元,再经过村里第二轮报销,自费部分降低到4万元,大大降低了因病致贫风险。

这4.5万元是怎么算出来的?秦生才给记者出示了一条短信:“您本次申请的秦忠11月9日住院的补助为BE19A病种,补助45420元。领取补助款时请带好基本医保结算单……”

一条短信的背后,有一套严格规范的算法。第三方平台福村宝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介绍说,该平台采用国家卫计委CN—DRGs应用版病种,1296个病种覆盖所有因疾病和伤害住院的病例,以1—8档测定不同病种相对应的补助比例,实行“同样病种同样补、大病大补、小病小补”的补助方式。

秦忠所在的南漍村共有6600名村民,这些包含了性别、年龄等基本信息的表格被导入系统,再输入人均筹资标准100元、单次最高金额5万元等几个数据,就生成了“一村一案”的补助方案。秦忠的疾病属于级别最高的第八档。

“村级医疗互助则是按病种给予补偿,不论在哪里看病,一样的病种一样补。现在他们知道找村干部打招呼也不管用,都由电脑说了算。”大学生村干部吴萍笑着说。

在报销结算上,秦生才回忆,他让孙子帮忙通过平台APP上传了儿子的出院记录、住院费用清单、基本医保结算单等3项资料,在精准认定病种、对照村补助方案后,补助金额过了3天左右就发给了他。

规范制度多方共赢

■村委会管理互助资金闭环运行,全程接受监督

在江阴,“乡村医疗互助”制度推行一年来,已覆盖人群86.2万,年度补助资金9500万元,年度有10万人次领取到补助。所有病种平均补偿水平在实际发生费用的9.5%左右,其中大病病种补偿水平达到实际发生费用的20.9%左右。

“江阴近年来平均实际住院补偿比基本达到50%,今年城乡居民基本医保报销比例有望提高到51%。村级医疗互助跳出了政府‘托底’思维,依靠村民自治、发动社会力量、利用市场手段,进一步减轻了村民医疗负担,提升了家庭抗大病风险能力。”江阴市副市长虞卫才介绍说。现阶段,该市已将开展村级医疗互助纳入农村工作要点,从鼓励、推动到规范、提升,确保这项制度健康有序长效发展。

村级医疗互助资金均由村委会负责管理闭环运行,实行专户储存专款使用并全程接受监督。在运行上,按照“以收定支、收支平衡、略有节余”原则进行年度预算决算编制和补助结报,如有结余则自动转入下一年度。这种“摆得上桌面、经得起盘问”的方式,令村干部的威信得以提高、干群间关系也更加融洽了。作为管理费用,村里每年需向平台缴纳实际补偿费用的2%,一般的村为5000元左右。在村干部们看来,这笔费用远低于请专人运行的成本。

源源不断社会力量的加入,是乡村医疗互助的活力所在。秦生才的乡邻、正在创业起步阶段的村民徐冀表示,母亲两次生病住院总共从村级平台上报销6万多元,帮助家里渡过难关……他打算在公司盈利后也加入到爱心企业。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公共经济学研究室主任王震认为,江阴探索村级医疗互助为我国多地破解因病致贫返贫问题和创新基层社会治理提供了可复制的样本。据悉,除江阴外,已有7省的1283个村正在学习启动或复制该模式。其中江苏无锡市、苏州张家港市已全面覆盖;常州、南通等地也正在研究推广方案。江苏省扶贫领导小组近期发文,“鼓励各地学习借鉴无锡等地的做法,利用政府资助、社会捐赠、集体出资和群众自筹资金因地制宜建立乡镇或村级医疗互助机制,引入有成熟技术的第三方管理”。这不仅有助于农村治理创新的推动落实,也是依托社会力量对精准扶贫脱贫路径的探索实践。 贺广华 姚雪青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李芮

(原标题:江阴让因病致贫不再发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