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闻

腊月冬闲蒸年馍

在老婆婆手里,简单的工具可以变出很多花样

花馍寄托的是人们对新年的美好向往

成功的一锅馍出笼,鼻子是鼻子眼是眼

○王冬梅

冬天,是农村人最闲适的日子。忙碌辛苦了一年终于可以歇下来了,在一片安静中,人们盼望年的到来。进入腊月后,家里的媳妇们就陆陆续续开始准备过年事宜了,先是逢集必赶,给家里的老老小小买新衣服,扯条新单子,换条新门帘,家里该修补的地方修补、该换新的东西换新,扫舍、拆洗被褥,家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要彻底改头换面一番。等到腊月二十三小年祭过灶王爷就要开始准备吃的东西了,蒸馍是诸多吃食中最浩大的一项工程了。

老家陕西渭南合阳县坊镇蒸馍最为讲究。家家户户要蒸的馍有祭祖用的献桃,每个家人的添岁馄饨,走亲戚给长辈的调和馍,给晚辈的娃娃馍,给小孩的鱼儿馍,过年招待亲戚的圆馍,还有各种祝福来年五谷丰登财源广进的馍,比如银子行行、麦尖祭祭……馍蒸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对天地祖宗的恭敬还有主妇的面子,女人们对蒸馍的重视和紧张程度不亚于生孩子。无论谁家蒸馍必是男女老少齐上阵,左邻右舍共帮忙。

过年蒸馍的面当然要选用家里攒的最白的面了,头一天先和好酵面,等酵面发了,半夜起来开始起面。不同馍面的软硬度不同,所以面团要分开弄几大瓷盆。馍要蒸好,面必须起硬,所以起面是个体力活,起上几盆面非得出几身水不可,有心疼老婆的男人就担当了起面的任务。家里的炕必须烧的烙屁股,炕上摆满了瓷盆等面发,主妇就睡在面盆边,一晚上睡不踏实,不停要操心面发好没有。

天灰灰亮,主人就开始准备蒸馍的案板和工具,案板就支在炕上,左邻右舍的婆姨陆陆续续来帮忙揉面。调和馍外面的皮面要最硬,面越硬蒸出来的馍越有立体感,浑圆坚挺。这样的面最难揉,不太揉面的新媳妇几个面团揉下来手腕都会肿。调和馍里面包的面是卷了芝麻茴香椒叶盐油等的油起子,里面可以相对软一点,也不用使劲揉。以前农村人粮食还不是很富足,会过日子的主妇们就在这调和馍上算计,比如外面的皮面是白面,里面包的就是黑一点的面,亲戚分个亲疏远近,有的添的油香油香,有的就是一点盐巴加辣椒面,或者个头上给自家娘家的大,别的亲戚小一些。

新媳妇头一年拜年的馍那必须是请了巷里最能的人来帮忙,要蒸花子,不能有一点瑕疵,要是蒸的不好会落下亲家的笑柄,那以后可没办法抬头了。娃娃馍必须精巧,方能拿出手。这时老婆婆们就出场了,一把木梳子就能在馍上刻出各种花纹。添岁馄饨里面是要放硬币的,大年初一早上一人一个,谁要吃到包钱的就是今后一年中最有福气的人了。小时候每次蒸馍我都会在有钱的馍上做个特别的记号,想留给自己,可是出锅的时候都变成一样的了,分辨不出来了。

馍捏好了要放炕上发,发不好,瓷硬不好吃,发过了蒸出来馍会裂开。要是打开锅盖,一锅馍对着女人咧嘴笑,女人非哭了不可,这样的馍怎么送人,只好另蒸了。男人这一天基本都充当烧火娃,这个角色也不好当,经常有把锅烧干的,一锅白馍全成黄的了,也有没蒸熟的,端出来的热馍一按一个窝窝。还有一揭锅盖,饱满的馍一下子缩成一个瓷疙瘩,俗称鬼捏了,赶紧拿俩馍扔到灶火,据说是灶王爷发怒了,嫌没有祭拜他。蒸花馍时,再有经验的主妇都有失败的经历,谁家过年馍蒸坏了,将会成为全巷女人几年的谈资。

成功的一锅馍出笼,鼻子是鼻子眼是眼,立个铮铮、白虚圆光、馍香扑鼻,此时拿个热馍夹点油泼辣子,还有比这更好吃的美食吗?最好玩的就是给馍上点红点,大人们会精心用五颜六色装扮那些花馍、娃娃馍,剩下圆馍的红点就由孩子来完成。小时候我很喜欢这个任务,每次都是仔细端详好,然后非常认真的把红点点在正中心。红点点完,蒸馍的最后一道工序就完成了,大功告成!

藏在记忆中的馍味依然香气四溢,蒸花馍却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渐渐淡去了,年轻的一代谁还会蒸花馍呢?五年、十年之后,我们还能吃到手工的花馍吗?

推荐阅读

2017年“扫黄打非”十大数据公布  全国“扫黄打非”部门对突出问题开展集中整治,取缔关闭淫秽色情等各类有害网站12.8万个,共处置网上淫秽色情等有害信息455万余条,网络空间进一步清朗。…【详细】

法治

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李玉

(原标题:腊月冬闲蒸年馍)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