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市

西安常态化限行观察:机动车被限市民如何乐行?

为有效减少机动车污染物排放,西安启动冬季常态化限行。从2017年11月20日至今年3月15日,每日7时至20时限行两个机动车尾号,法定节假日和公休日不限行。 本报记者 袁景智摄

截至2017年6月底,西安机动车保有量已突破261万辆,而且仍在快速增加。去年11月20日起,西安首次实行机动车冬季常态化限行措施,工作日每天约限行20%的车辆。一个多月以来,此举一方面缓解了城区道路拥堵压力,另一方面也给市民出行带来了新变化。

A 限行一天畅行一周

“我们这种赶时间赚钱的人,就怕堵车。限行之后,虽然高峰时段通行还有些缓慢,但是已经很少出现一动不动的情况了。不堵车一天就能多跑几趟、多挣些钱,心情也好了。”说到限行以来的变化,出租车司机赵玉香心情大好。对她来说,限行不但能让路畅通、车提速,更重要的是,她接生意的范围也扩大了,连以前刻意绕行的金光门桥附近,现在也不用避而不去了。

对于私家车车主牛江刚来说,每周限行的这天像“放假”。“每周一早高峰的车流量比其他时候大一些,刚好这天我的车限行。我会选择搭顺风车上班,在车上补个觉,看看沿路风景,还不用为堵车耗油伤神,一举两得。”2017年12月25日8时10分,家住纺织城的牛江刚在自家小区门口,坐上了开往大雁塔南广场的顺风车。半个小时后,他顺利到达单位,和自己开车用时长短一样,还省去了找停车位的时间。“每周固定限行这一天,只要把出行提前安排好,也不太影响生活。”他说。

数据显示,限行前,西安市机动车日出行数约为252万车次,其中早高峰7时至8时出行约23.4万车次。限行后,全天机动车出行约208万车次,高峰小时出行约18.7万车次,也就是说,限行每天可减少约53万次的机动车出行,高峰小时减少约4.7万次机动车出行。二环内的平均车速也由限行前的每小时18.32公里提升至21公里,提升率约为15%。

限行带给市民的好处不仅仅是这些。正因每个工作日限行约20%的车辆,公交车的行驶也更加顺畅了。“现在上班最多花半个小时,节省出的10分钟刚好能坐下来吃一顿早餐,好幸福。”家住黄雁村的白领成玉洁每天上班都会经过边家村十字,以往拥堵的路况让她不敢有丝毫怠慢。为了节省时间,通常她只能在公交站牌旁的早餐摊上买两个包子,站在公交车上吃完。最近因为限行,友谊西路上的通行情况得到改善,公交车也能跑起来了。

从反对限行到积极参与,市民纪超最先变换的不是交通工具,而是思路。他说:“西安放宽落户政策后,越来越多的人来西安定居,私家车的数量只会继续增加。如果因为限行就再多买一辆车,城市里的私家车数量会更多,机动车尾气排放也会逐渐取代工业排污,变成雾霾形成的主因。”

省社科院副研究员谢雨锋认为,控制机动车总量,降低机动车使用频率,对于治堵和治污都有积极作用。从这个角度而言,限行是利于百姓的好事,能够让百姓感受到实实在在的变化,从而愿意接受和参与到限行中来。

B 公共交通迎来考验

“不开车固然环保,但是家门口没有地铁,公交车线路也少。天越来越冷,这可怎么办?”家住南三环金花南路的柳华在限行之后有些犯愁。

柳华在雁南三路附近工作,不限行的日子,她6时30分起床,7时20分出发,开车30分钟把儿子送到学校,自己再去上班。限行一个多月以来,她和儿子每周五都要早起近一个小时。“打车很难打到,从家到学校又只有这一路公交车,如果错过最早一班270路公交车,孩子上学就会迟到。公交车晚上还收车早,只能碰运气搭车。”

完善公交网络和增加车次成为“柳华们”常态化限行后最迫切的需求。据了解,限行后的早晚高峰时段,700路、5路、616路、800路等线路在王家坟至南门、电子城至大雁塔等客流高断面采取区间车灵活调度措施,加快车辆周转。公交公司还开通33路区间、221路区间、20路区间、308路区间等16条区间线路,日均加开95趟公交车,提高乘客疏散能力。

西安地铁也根据限行措施增加了运力。据西安地铁办工作人员介绍,限行后,地铁乘客日增加3万至5万人次,工作日期间,地铁日均客流保持在175万人次左右。目前,地铁开行数量1400余趟,最短行车间隔仅为2分37秒,能够满足日均230万人次出行。

乘坐地铁可以免去堵车的烦恼,但地铁站外“最后一公里”的接驳,又成了困扰市民的新问题。此前有摩拜单车大数据平台显示,西安市常态化限行措施实行前三日,环比限行前一周历史数据,早晚高峰单车使用量综合提升8.2%以上,其中限行首日早高峰时,单车使用量提高了12.58%,使用单车前往地铁站、公交枢纽站进行换乘的订单有明显增加。但随着气温的降低,人们不得不尽可能选择乘坐公交车到地铁站。

张鹏斌家住西咸新区世纪大道,从小区门口到地铁口只需要坐3站公交车,经过小区站牌的所有公交车他都可以乘坐。即便如此,他还是经常挤不上公交车。“大部分人都是坐公交车到地铁口,离地铁口越近人越多。挤上车是个体力活,找到稳当的站位又是个技术活。还好只坐3站,稍微忍一下就过去了,总好过骑单车挨冻。”

车可以不开,可停到哪里又成了新问题。莲湖区市民白诺恩希望限行当天能免费停车。她说:“我们家没有车位,车一直停在路边。限行当日除了支付正常的交通开销,还要额外承担几十元停车费。”

对此,西安市2017年7月13日曾召开实施机动车限行交通管理措施说明会,会议明确,西安2017年开工1.2万个公共停车位,也将盘活学校、医院、办公区、老旧小区停车位,增加车位供给。

C 常态化限行走向何方

是再买一辆车被堵着,还是只有一辆车被限行着成为有车族难以做出的抉择。究其原因,谢雨锋给出了分析:“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讲,限行是一项利于环保的好措施,也使道路更加通畅。但车主之所以纠结,主要因为从市民个人角度来说,西安现有的公共基础设施还不能很好地满足百姓出行需求。市民如果在支持限行之后却没有享受到限行带来的好处,自然会通过购买第二辆车等方式寻找对策。”

记者从西安市车管所车管科了解到,限行一个多月以来,每天有1800辆到2300辆机动车挂牌,增长量并不明显。车管科科长王杰介绍,挂牌量的增加主要是因为汽车经销商年底打折促销,增加了机动车购买量。

对于已购买车辆的家庭来说,仅有一辆,还被限制使用,似乎让人在心理上有些难以接受。私家车车主曹洋洋说:“我上班有班车接送,每周只有周二休假,还赶上自家车被限行。从去年11月底到今年3月底都动不了车,交强险等相关费用还一分钱不少,心里真是有点憋屈。”

对此,谢雨锋认为,限行毕竟是短期的管理手段,为了更加长远、有效的限行效果,应该鼓励市民自觉养成少开车的出行习惯。限行是通过限制少数人的权利保障公共利益,大家都能平等地享受到限行带来的通畅。

同时,也需要政府在限行的基础上,加快基础设施建设。一个城市的公共交通系统,应该既有轨道交通网络、公共汽车等机动化出行系统,也有人行道、自行车道等慢行系统。单纯限制机动车的使用只是权宜之计,丰富地铁、公交、共享单车等多种交通工具,促使市民的出行方式发生根本改变,才能减少交通压力,真正实现常态化限行。

限行之后,新能源汽车为市民出行提供了新方式。2017年12月13日,共享汽车Gofun在西安启动了“FUN开停”功能,用户不仅可以在固定的停车点位取车,还可以在Gofun软件中寻找新增的取车网点,全市网点数量由之前的200余个增加到800余个。在南门外金花豪生国际大酒店Gofun共享汽车取车点,正在取车的市民王琦告诉记者:“现在科技六路上多了好几个停车点,工作日限行就开共享汽车上下班,还可以直接通过手机找到停车位,比私家车都方便。”(本报见习记者 李羽佳)

来源:陕西传媒网  责任编辑:姬雯

(原标题:机动车被限,市民如何乐行? ——西安常态化限行观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