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小镇连城乡:带动乡村 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

诗经里是西安唯一以诗意生活方式为主题的诗意水镇,是全国首个以诗经文化为主题的特色小镇。

袁家村已经成为不少市民周末休闲度假的必去之地。

周至沙河绿水小镇。

兴平马嵬驿民俗文化体验园。记者 刘强摄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

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实现城乡融合发展中,特色小镇建设成为重要的着力点和支撑点。通过建设特而强、聚而合、精而美、活而新的特色小镇,带动乡村特色产业,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从而实现单向城市化到城乡融合的转变,加速人口在城乡之间流动,资本在城乡之间布局,土地在城乡之间配置。

1 乡村文化民俗进城了

古朴的房屋、悠长的小巷、流淌的清泉和各种各样的商铺,有着浓郁关中风情的袁家村每年都吸引着无数游客前来休闲体验。

袁家村拥有地道的关中美食、浓厚的民俗文化以及别样的风土人情。就是这样一个独具地域文化特色的袁家村,如今已走入城市,并融入城市生活。

在西安市浐灞生态区砂之船(西安)奥莱的“二郎岗”超级农庄里,袁家村的戏楼、水井、传统关中庭院等元素出现在人们眼前;农耕民俗、手工艺人、市井集市完美呈现;以纯天然食材为原料的现场作坊里,60多种关中小吃在这里汇聚。“去年6月,我第一次到袁家村,拉了一把茶炉旁的风箱,摇了古井的轱辘,亲自体会在传统手工作坊劳作的乐趣。那份原汁原味的关中文化让人感受得那么真切。”西安市民冯婷说:“现在,在城市商场里就能吃上一碗地道的豆腐脑儿,买些农产品,感受还真是不一样!”

自2007年打造乡村旅游业以来,从最初的康庄一条街到“关中民俗体验地”,再到“进城”,袁家村成了以旅游文化产业为特色的城乡融合品牌。袁家村不仅把饮食文化、民俗艺术带进城市,而且让乡村文化、旅游产业在城乡间流动。

“中国特色小镇建设,本质是为了促进中国村镇经济发展的再提速、再提质,提高当地人民收入水平,走可持续发展之路。”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李录堂说:“特色小镇既非简单的以业兴城,也非以城兴业;既非行政概念,也非工业园区概念。特色小镇是加快产业转型升级和推进新型城镇化的抓手,亦成为农业农村现代化建设的重要载体,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提供了典型的范例。”

省发改委今年出台的《加快发展特色小镇的实施意见》,明确合理规划特色小镇的产业、生活、生态等空间布局,突出特色打造,弘扬文化传统,力求“精而美”,形成“一镇一风格”;推进“多规合一”,体现生产生活生态融合发展;控制土地开发增量,充分利用现有区块的环境优势和存量资源,通过填充式开发、再开发等方式,提高土地利用效率。

2 新兴产业丰富城乡发展内涵

乡村不应是在现代化进程中被忽略的地方。在未来,依然有几亿农民居住在农村,他们想在农村生活得更好。而大量的城里人留恋乡村的田园风光,也需要乡村帮他们留住乡愁。

共青团陕西省委农工部部长魏延安说,发达国家的历史进程表明,城镇化率达到70%左右就会出现城乡人口流动的平衡甚至逆向流动,我们国家东部发达地区已经出现这种迹象。可以说,无论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都希望乡村更加富饶、美丽、和谐。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农业、农村、农民总体上处于弱势地位,农村优质要素和稀缺要素往往会流向非农产业和城镇。

专家认为,党的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这是我国一个重要的战略选择。当下的城乡融合与过去的城乡统筹、城乡一体化有质的区别。

城乡融合发展的核心是产业要素间的相互融合。魏延安表示,从产业发展到产业兴旺,更需要深入研究农村现代产业的新形态,积极发展乡村旅游、创意农业、农村电商等业态,关注电子信息、商贸物流、装备制造等产业对城乡的良性带动作用。

早在今年2月,国家发改委明确西部地区将打造百座特色小城镇,陕西共有10座特色小镇入选。其中,商洛市柞水县营盘镇、铜川市耀州区照金镇将被打造为旅游休闲型城镇;华阴市罗敷镇为健康疗养型城镇;安康市汉滨区恒口镇、西安市灞柳基金小镇为商贸物流型城镇;西咸新区国际学镇为科技教育型城镇;咸阳市礼泉县烟霞镇、汉中市宁强县青木川镇为文化民俗型城镇;汉中市城固县柳林镇为特色制造型城镇;神木市大柳塔镇为能矿资源型城镇。

“从去年10月到今年10月,入驻机构达到200余家,众多行业领军人物来到这里,助力企业发展,开展业务培训。资源和智慧在这里聚集,极大提高了周边居民的生产生活水平。”西安市灞柳基金小镇的工作人员说。3.2平方公里的西安市灞柳基金小镇,位于西安世博园内。这个“生态公园中的基金小镇”,以军民融合、能源、文化、智能制造、科技转化为产业方向,培育起咨询、财务、法律等专业服务机构。

3 用城乡融合新途径实现城乡发展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科研处处长王建康长期关注农村发展。在他看来,城乡一体化的本意是希望以城带乡,但由于我国城市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基本上把乡村的人、财、物都“吸”到城里去了,而乡村的吸引力远远不够,造成了城乡发展的不平衡。乡村向城市的单向流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乡村的落后。然而,要改变乡村与城市间的不平衡格局,只有调动社会资金和人才向乡村流动,两地的资源互动起来、互通有无,才能形成可持续发展的局面。

随着城镇化的发展和社会转型,农村社区从封闭走向开放。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振兴乡村的关键是利用好农村的劳动力、土地、资本等生产要素,加强城乡的融合。可以预见,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将出现乡村和城市之间、不同社区之间要素相互流动,部分乡村居民进城,部分城市居民、资本、知识和技能下乡。

“所以,谈论小镇,尤其是特色小镇,已不仅仅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更重要的是探寻城镇化进程中更均衡路径的可能性。”李录堂说。

前文中呈现了两个陕西小镇的样本,一个是由传统旅游产业发展而来的袁家村,一个是汇聚商贸物流的灞柳基金小镇。然而,即便是两种风格的小镇,也体现了某种共性。袁家村“进城”,其实早已超越了人们对传统乡土的想象;而大数据小镇、基金小镇等小镇的兴起,也展现着新经济对创新空间的需求。融合了自然、人文以及新经济特征的小镇将创造出强大的内生动力,成为城乡融合的有益探索,为城市和乡村的良性互动提供更加广阔的思路。

声 音:城乡互动 融合发展

——专家谈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李录堂

农业、农村、农民问题关系国计民生。现代农业不仅供给我们食物,而且给我们提供农田景观、农作乐趣、稼穑教育以及各种创意产品。新型农村不仅是传统的农业生产地和农民聚居地,还有维护自然肌理的生态功能和文化传承的功能。推进农业农村的现代化,要突破“农村的产业就是农业”以及“农业的功能就是提供农产品”的传统思维。因此,在农村中也要保持鲜明的特色,更新管理观念,优化乡村布局。在产业定位、技术支撑、制度创新等方面,因地制宜地发展。在尊重不同乡村资源禀赋的基础上,进一步实现差异化的产业发展。实现乡村产业兴旺的同时,避免乡村产业形态千篇一律。

实行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以下简称“三权”)分置并行,是对新形势下我国农村人地关系的一种方向性回答,对土地经营权市场流转也给出了明确的信息。土地“三权”分置制度,是用土地集体所有权和承包权给农民提供土地财产权保障,用市场化的土地经营权给农民提供土地财产权激励。这样的路径对农业农村的现代化发展大有促进作用。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科研处处长 王建康

着力提升农产品质量,完善多元农技推广服务体系,引导农业科研教育机构开展农技服务,在农业节本增效、良种良法配套、应对农业灾害等领域着力推广一批重大关键技术。加快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平台建设,建立“生产有记录、信息可查询、流向可跟踪、责任可追溯”的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增加绿色高端供给。同时,支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三品一标”农产品,积极培育知名农业品牌,形成优质优价的正向激励机制。

加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培育,构建现代农业体系。围绕现代果业、设施蔬菜、畜禽养殖、农产品加工等区域特色优势产业,以利益为纽带,完善规章制度,强化服务功能,提高龙头企业、现代农业园区、合作社、家庭农场、种养大户等新型主体的组织带动、专业服务和开拓市场的能力。

 

来源:陕西日报  责任编辑:姬雯

(原标题:特色小镇连城乡:带动乡村 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