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培训师:我是让“玩家”梦想成真的人

“我喜欢户外,是一个待不住的人,让我坐办公室,可能超不过一天。”在皮肤黝黑的董乐看来,无人机教员是最适合自己的工作。“无人机虽然不能把人带上天,但是你想做的很多事情都可以通过它完成。”

“飞手”这个称谓,听起来有点酷,这是无人机驾驶员对自己的称呼,也有人叫自己“玩家”。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身体条件可以驾驶着民航飞机翱翔蓝天,但可以选择让无人机代替自己实现这个梦想。

近年来无人机飞行量持续增长,喜爱无人机飞行的人越来越多,安全隐患也随之显现,甚至出现了干扰正常航班运行的个案。这也使得针对无人机飞行的管理愈加严格,“禁飞区”内不允许无人机飞行,“飞手”也需要持证飞行。

7月,北京蓝天飞扬科技有限公司的培训基地迎来新一批学员,除了企业组织的培训,也有因个人兴趣而来的个人。

董乐接触无人机就是兴趣使然。“我从小就喜欢航模、拆装遥控赛车,2013年学习了当时还属于‘冷门’的无人机操控。现在无人机的应用前景越来越广阔了。”董乐说。

航拍摄影、环境监测、电力巡检、灾难救援、新闻报道、快递物流、遥感测绘……越来越多的领域需要应用无人机,“飞手”紧缺矛盾凸显、相关培训需求旺盛,令无人机培训市场空前火爆。

据董乐介绍,无人机培训与驾校学习有许多相似之处,无人机飞行执照分为3种,分别是视距内驾驶员、超视距驾驶员和教员。参加无人机培训的学员年龄限制在18岁到60岁之间。

“飞无人机最重要的是心理素质过硬,几乎每个飞手都会有摔飞机的经历,所以心理要强大、头脑要灵活。”董乐说。

中国民航飞行员协会秘书长赵东升曾对媒体表示,中国有丰富的产业资源,无人机产业链条也适合于各层次的劳动力就业创业,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最活跃的领域之一。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职业无人机驾驶员直接就业人数近100万人,加上间接就业,总规模约1000万人。

无人机与民众生活越来越近,意味着考核准入标准也会越来越高。“担任教员的我已经不是‘玩家’,但我现在是能够让‘玩家’梦想成真的人。”董乐说。(贾远琨 傅佳艺)

来源:经济参考报  责任编辑:姬雯

(原标题:无人机培训师:我是让“玩家”梦想成真的人)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