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部瘦身,见效还需长效(聚焦机构改革)

核心阅读

十九大报告论述深化机构和行政体制改革时指出,统筹使用各类编制资源,形成科学合理的管理体制。

三年来,青海整改消化3153名超配干部,消化的方式有干部提任、转岗交流、转任非领导职务等措施,也包括推进落实县以下机关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等,同时调整一批不称职干部。目前整改取得阶段性成果,要进一步解决干部超配和职数缺乏的矛盾,仍须整合资源、综合施策。

2011年起,王永甲任青海玉树囊谦县政法委书记,两年后,就从副县级调为正县级,属于高配干部。“去年换届,组织找我谈话,要消化高配干部,我当场表示服从组织安排,去年10月份,我调任玉树州法制办主任,也是正县级。”

三年来,青海整改消化了3153名超配干部。超配干部形成原因复杂,整改消化任务艰巨,青海是如何妥善安排的,又该怎样巩固成果,防止反弹?

超配干部如何形成

职数外提任,专项工作配备,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制约

在整改消化超配干部中,玉树州的压力很大。全州超配干部为957名,整改人数很多。

为何会有这么多超配干部?“有一些是当时的特殊情况造成的。”玉树州委组织部干部监督科科长卢枫介绍,玉树州超配干部原因有三,第一就是灾后重建工作需要。2010年玉树“4·14”地震后,省、州委批准临时增加玉树县33个职数。重建期间,玉树县成立建(管)委会,州直机关成立专项工作组,从全州抽调大量优秀干部,提拔了一定数量的正、副科级干部,但这些干部工资、行政关系仍在原单位,形成了超配。此外,为激励干部、推动工作,对建委会、专项组表现优秀的干部在职数外进行了提任;还有个别单位如公安、交警等,工作任务剧增,也配备了部分科级干部。

玉树州干部超配的第二个原因是换届政策。为改善乡镇领导干部年龄结构和加强纪检工作,增加了一些人员,但职数、编制均未增加。第三个原因是有机构编制但无核定职数或职数核定不合理,比如,州直机关正科级职数330个,而副科级职数却只有14个。

“要消化这些超配干部,压力很大。我们做了充分的思想工作。”卢枫说,“现在957名超配干部已全部整改消化完毕。”

“过去,一些地方和部门遵守编制职数管理的意识淡化,超职数、超规格配备,甚至违规设立机构配备干部,致使机构越来越庞大、官员越来越多。”青海省委组织部干部监督处调研员、副处长薛亚军说,超配干部的形成,有客观情况,也有主观原因,是历史遗留问题也有现实制约。

超配干部怎样消化

约谈一把手压实责任,未完成整改一律不再新配干部

海东市化隆县超配干部马某,今年54岁,身体健康状况不佳,经常请假不上班,组织部门约谈,建议他提前退休。“当时不能接受,工作一辈子最终落了被劝退的结局。”马某想不通。

组织部领导干部来回做马某的心理工作。最终,他听了进去,“这几年,我占着岗位不工作,影响了大家的工作效率,老百姓都是打一天工拿一天工资,腾出位置让年轻人干事,也是我为组织尽最后一份责任吧……”

在这次整改中,化隆县有非领导职数超配干部102个,化隆县委组织部长杨保林介绍,除了正常的退休、职务职级并行,他们还在换届时将年轻、能干的主任科员和副主任科员交流提任至乡镇,让他们从部门虚职走向乡镇实职岗位。

“海东这次有812名超配干部,我们根据要求制定了消化干部计划表。每一个季度进行一次排名、通报,对落实不到位的县,约谈当地一把手,市委组织部给一把手写信发函。”海东市委组织部干部监督科科长杨全芳说。消化整改的方式包括:一是常规有序消化,比如干部提任、市县乡领导班子换届、转任非领导职务、转岗交流、退休等;二是结合事业单位分类改革,落实县以下机关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乡镇设置科级非领导职务等措施;三是调整一批不称职、不胜任干部。

“三年内整改消化这么多超配干部,与青海省委主要领导的重视分不开。”薛亚军介绍,青海出台了《青海省专项治理超职数配备干部工作实施方案》,统一建立台账实行销号制,先后约谈市州党委书记、组织部长和相关省直单位分管领导及人事处长56人次,压实了整改消化责任。

“对未完成超职数配备干部消化的,一律不能再新配干部。”薛亚军提到,青海还从规范权力入手,严格执行干部选拔任用和机构编制纪律有关要求,建设严禁超职数配备干部监管制度,建立了提前预审拟调整干部所在单位人事动议方案及空缺职数、举报专办等工作机制。

整改之后怎么干

干部超配和职数缺乏矛盾依然存在,须整合资源综合施策

“虽然我们三年内保质保量完成了超配干部的消化任务,但干部超配和领导职数缺乏的矛盾依然存在。”卢枫介绍,玉树州在2001年、2002年核定编制以后,再也没有调整过编制。近年来,随着生态保护压力逐渐增大,缺编问题凸显。仅玉树,有多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省级保护区以及几十个州级保护区,需要一定数量的干部,但苦于没有编制。

“玉树州人口少,但干部的服务半径大。可除了选调生、公安等专项编制以外,县、州级近几年都没有招聘干部,领导职数缺乏,断层现象严重。”卢枫说。

同样,杨全芳也有类似的烦恼,“海东市撤地设市以后,明显感觉编制不够用,一方面在扶贫基层一线,激励干部干事创业,用人导向偏向基层一线,增加职级待遇意味着对干部工作的肯定认可;另一方面,消化干部的任务很重,不敢再超编,这就有矛盾。”杨全芳说,目前,海东市干部年龄偏大,年轻干部进不来,每逢开会、调研,基层最多的声音就是编制、职数太少,人员不够。

“青海省全面完成了3153名超配干部的整改消化任务,虽然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要保持和巩固成果,防止超职数配备情况反弹,我们仍任重而道远。”薛亚军说,干部配备不仅涉及组织人事部门,还涉及编制、人社、公务员管理、财政等部门,省直部门、各市州、各县(市区)要协作配合,所以必须整合多方力量,形成组织部门牵头、多部门配合、干部群众参与支持的格局,统筹采取转岗交流、改任非领导职务、退休等多种措施,综合施策、精准发力,使臃肿的机构和干部队伍“瘦身”,恢复正常机能。

《 人民日报 》( 2017年11月28日 11 版)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姬雯

(原标题:干部瘦身,见效还需长效(聚焦机构改革))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