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联“一带”南接“一路”——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开通运营纪实

10日凌晨,天边刚刚泛起鱼肚白。

重庆团结村车站已是一派繁忙景象,一列满载汽车摩托车配件、成品纸等货物的列车缓缓驶出,这些货物将经贵州运至广西北部湾,再通过海运抵达新加坡。

今年9月底,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正式开通运营,构建起一条以重庆为基点,向北连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向南连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纵贯西部的国际联运新动脉。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

如今,南向通道运营已进入正轨,其助推“一带一路”和西部大开发的重要作用正在逐步显现。

从东向到南向,新动脉改写传统物流格局

近几个月来,重庆国际复合材料有限公司的部分货物改变了货运线路:以往是从重庆沿长江顺流而下,从上海转运东南亚,现在则可选择从重庆经广西北部湾出海至新加坡的南向通道。

公司物流部部长侯凯介绍,以前走长江需要30天左右时间,现在走广西出海,单纯的铁路运行时间只有2天,整个运输时间可以节约20天左右。

与重庆国际复合材料有限公司一样,越来越多的西部企业开始关注和选择这一物流新通道。从东向到南向,正引发西部地区传统物流格局的重大转变。

多年以来,高企的物流成本一直是制约西部地区发展的痛点。“内陆地区物流成本占GDP的16%,远高于沿海地区的8%和发达国家的4%。”中国交通物流协会联运分会秘书长李牧原说,推进区域协调发展,必须创新思路、机制,缩小东西部地区在物流、融资等方面的差距。

翻开中国地图,西部地区最便捷的出海口一眼可见——广西北部湾。由于基础设施薄弱、港口集疏运能力不强、航线稀少等原因,西部出海大通道一直通而不畅。东向通道,走长江水路或陆路到上海、连云港等地出海,成为西部地区货物外运的主通道。

随着近年来中国经济加快发展和内外贸易的增长,物流格局正面临严峻挑战。一方面,与更直接的南向通道相比,东向通道运输路程遥远,物流时间成本居高不下;另一方面,长江航运也面临物流通过能力日趋饱和、季节性因素制约等诸多瓶颈。

2015年11月,中国和新加坡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正式启动,其重要目标之一即为降低西部地区物流成本、促进国际间投资贸易增长,南向通道应运而生。

根据规划,南向通道以重庆为运营中心,以广西、贵州、甘肃为关键节点,利用铁路、海运、公路等运输方式,由重庆向南经贵州、广西通达新加坡等东盟国家。

在中新两国以及沿线省区市的共同推动下,南向通道建设加快推进。

今年5月,满载21个集装箱货物的测试班列从重庆出发,48小时后抵达广西钦州港,再通过海运抵达马来西亚、新加坡等沿线国家,成功实施南向铁海联运通道的首次测试运行;

8月31日,渝桂黔陇四省区市在重庆签署了合作共建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的框架协议和关检合作备忘录;

9月25日,南向通道铁海联运常态化班列首发,每周五双向固定发运。

截至11月9日,南向通道已经累计发行测试班列9班、常态班列11班。

让“一带”牵手“一路”,开拓开放合作新格局

今年9月,第14届中国—东盟博览会上,哈萨克斯坦作为首个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出任特邀合作伙伴,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的东盟国家相会广西。

“一带”牵手“一路”带来无限遐想,南向通道则让这种遐想成为现实。

重庆是中欧班列(重庆)的起点,可经西北地区连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南向通道开通后,又能通过重庆—广西—新加坡连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从而形成一条经过中国西部、衔接“一带”与“一路”的新的纵向国际通道。今年10月,兰渝铁路正式开通,结束了西北与西南地区之间铁路迂回绕行的历史,该国际通道得到进一步提速。

“这条大动脉向西通过中欧班列联通中亚、欧洲,向南连接东盟,进而辐射南亚、中东、澳洲等区域,沿线国家和地区可借此实现产能、市场等要素的共享。”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翟崑说。

南向通道常态化运行一个多月以来,货物呈现持续增长态势,出口货物主要为汽车和摩托车配件、发电机等装备制造产品、共聚甲醛等化工产品、成品纸等轻工纺织品。

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管理局局长韩宝昌说,南向通道将不断加大周边货源组织力度。例如,积极与中国西北地区货源客户对接合作,西北地区的洋葱、苹果、高原夏菜、中药材等都是东南亚市场的“俏货”。

沿线各省区市也将协同新加坡加大回程进口货源组织力度,东南亚的服装、热带水果和矿产等特色产品将沿南向通道直达中国西部市场。

与此同时,对市场敏感的企业也闻风而动。“南向通道催生了新的战略机遇,企业也将因此进入又一个快速发展期。”兰州市兰泵公司总经理李竟森说,东南亚国家基础设施需求旺盛,但由于西北地区便捷的出海通道的缺失,公司一直无法深度开发东南亚市场。借助南向通道,公司已将市场战略从以中亚市场为主,调整为中亚市场和东南亚市场并重,深度参与到“一带一路”建设中去。

十九大报告强调,要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广西壮族自治区党校“一带一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家寿说,南向通道的建设不仅将使中国西部地区受益,更将为“一带”与“一路”沿线国家注入新动力。

作为老中经贸促进会会长,杨东伦最近正频繁往来于老挝和重庆、贵阳、兰州等中国西部大城市之间,推介老挝的水果、燕窝、手工艺品等特色产品。

在杨东伦看来,南向通道不仅带来了东盟与中国西部地区合作的新机遇,东盟各国还可将其作为物流中枢,实现与中亚、欧洲等区域的便捷联通,共享更多“一带一路”机遇。

由“线”到“面”,拓展打造示范项目

11月9日,阿联酋航运“北部湾港-印度/中东”远洋航线首航暨“北部湾港-新加坡”天天班公共航线在广西钦州保税港区正式启动。这是南向通道有效延伸及开拓国际中转业务的关键一步。

事实上,无论从线路规划、运输方式还是覆盖区域,南向通道正在呈现由“线”到“面”的拓展态势。

除南向铁海联运通道外,南向通道的先期建设内容还包括以重庆为起点,经凭祥口岸出入境,连接新加坡等东盟各国的国际铁路联运通道和跨境公路通道。

韩宝昌说,向西,南向通道将发挥重庆和兰州作为西南、西北两大物流枢纽的作用,利用兰渝铁路、中欧班列(渝新欧、兰州号)、“兰州—喀什—瓜达尔港”等国内国际通道,通达中亚、南亚、中东及欧洲地区;向东,将发挥对长江经济带的辐射作用。

“力争用2—3年,将南向通道培育成为运营主体有市场竞争力、货源组织有充分保障、进出货量基本平衡、多种运输方式良性互补,能够持续稳定发展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韩宝昌说。

与此同时,在畅通通道的基础上,相关运输组织、关键节点建设等也在协同推进。目前,中哈边境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重庆西部物流园、中越东兴—芒街和凭祥—同登跨境经济合作区等贸易、物流重要节点和基地正加快建设。今年9月,新加坡(广西南宁)物流产业园项目也正式启动。

在国际多式联运拓展方面,中欧班列(重庆)、南向通道等铁路运输班列将与中亚地区的陆运、跨里海运输,广西北部湾至东盟国家的海运等共同形成国际多式联运;在政策、设施等配套方面,广西沿海铁路已下调运价,并有望进一步下调,通关一体化正逐步完善,广西北部湾港已与东盟40多个港口建立了港口城市合作网络。

受访人士表示,未来,各沿线地区将加快在硬件、软件方面的互联互通,充分发挥多式联运优势,通过实施政策扶持、推进通关便利化、加快商贸物流节点建设等,使南向通道成为推动“一带一路”商贸物流、产能合作、人文交流等多领域合作的示范项目。

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姬雯

(原标题:北联“一带”南接“一路”——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开通运营纪实)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