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家帕尔曼时隔一年再登台大剧院代步车上响起动人乐章

小提琴大师帕尔曼昨晚在国家大剧院忘情献艺。肖一摄

在小提琴独奏家中,只要有举办音乐会的消息传来,即便不经宣传也会门票脱销、全场爆满的,伊扎克·帕尔曼绝对算一个。昨晚,这位有超级明星之称却异常神秘的小提琴家帕尔曼,时隔一年再度登台国家大剧院音乐厅,为京城乐迷奉上一场浪漫盛宴。

作为古典音乐界的明星,帕尔曼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风靡美国。中国观众对他也不陌生,他在1993年为电影《辛德勒的名单》录制的主题曲曾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2005年他与大提琴家马友友为《艺伎回忆录》演奏的配乐同样深入人心。而他因从小患上小儿麻痹症无法站立,只能坐在代步车上演出的遭遇,也使这位演奏家变得更为传奇。

这次来京是帕尔曼多场亚洲演出的其中一站。在演出前一天傍晚,帕尔曼才飞抵北京,再前一天晚上,他刚刚完成了在深圳的独奏音乐会。而结束了北京的演出后,明晚,他在上海还有一场演出。这样的频率对一个年逾七旬的演奏家来说,实属高强度。

场灯亮起,操纵着代步车的帕尔曼从上场口驶到谱架前。和两年前一样,他穿着一身蓝紫色系的小盘扣唐装,虽已一头白发,却神情饱满。钢琴声先起,正是舒伯特的《B小调钢琴与小提琴二重回旋曲》。他又展开了那只大手,灵活地在琴弦上滑动。有人说帕尔曼的演奏并非学院派风格,而是带有典型的帕氏标记,大概就是这种有识别度的奇妙音效。

身为大师,帕尔曼也有些“小任性”。前年他登台大剧院时,就不允许主办方在演出过程中拍照。这一次,他的神秘感再度延续。昨晚六点左右,帕尔曼就到了大剧院音乐厅的后台,没有在休息室中多逗留,他就驾驶着代步车到舞台上走台。从休息室到舞台这一路上,帕尔曼及他身边的工作人员特意嘱咐,不仅不能拍照,彩排过程中音乐厅内及后台也需清场。

虽然帕尔曼的走台是属于他自己的“个人时光”,但他没有放松对演出的要求。走台过程中,他不仅全情投入,还细致到对舞台场灯和面光的明暗有所要求。“亮一些,再亮一些。”反复几次调试,帕尔曼才找到了最舒服的灯光明暗度,安心地彩排下去。

“我希望人们只关注我的音乐,而不是我的残障,我也不希望身体局限成为我音乐的标签。”帕尔曼曾在不同场合多次说过这样的话,或许就是这个原因,他要做个神秘又精益求精的演奏家,而从他手中流淌的美妙音乐,却向所有观众开放。

来源:北京日报  责任编辑:姬雯

(原标题:小提琴家帕尔曼时隔一年再登台大剧院代步车上响起动人乐章)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