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力电池产业链业绩分化明显

补贴退坡 原材料价格上涨

补贴退坡倒逼动力电池降低成本,而原材料价格上涨进一步挤压产业链的利润空间。今年以来,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多个环节经营压力陡增。三季报数据显示,与动力电池相关的电池材料、电解液、隔膜等细分领域企业业绩增速明显放缓,毛利率下滑,增收不增利和净利润增速为负的情况并不鲜见。与之相对的是,受益于原材料价格上涨,上游原材料厂商与正极材料制造商股价和业绩“齐飞”,多家企业利润增长超过100%。

分析人士指出,退补压力和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双重夹击”之下,车企将降本压力转至动力电池环节。今年以来,动力电池价格下降幅度在20%-30%,并向毛利率较高、产能过剩、议价能力较弱的环节率先传导压力。

业绩分化明显

从三季报情况看,补贴退坡对整车企业的业绩产生了一定影响。

如江淮汽车,前三季度营收为355.41亿元,同比小幅下滑6.7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为2.18亿元,同比下滑73.24%。对于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的主要原因,江淮汽车表示,系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和乘用车销量下降所致。又如比亚迪,前三季度营收同比增长1.5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降低23.82%。多家券商分析师指出,公司短期业绩承压,主要是补贴退坡以及销售费用和财务费用增加等因素所致。

“整车企业在产业链条中话语权相对强势。新能源汽车新版补贴方案实施后,整车企业将补贴标准退坡压力逐步向产业链上游传导。今年以来,中游企业包括电池、电机电控这些环节产品的价量都承受了较大压力。”深圳某上市股份券商新能源汽车分析师指出。

国信证券分析师指出,电池环节承受产业链上下游压力最大。2016年动力电池成本大约在2.2-2.3元/Wh区间,2017年下降至1.6-1.7元/Wh区间,电池环节降价近30%。

与之相对应的是,三季报披露的数据显示,与动力电池相关的电池材料、电解液、隔膜等细分领域的企业业绩增速明显放缓,毛利率下滑,导致“增收不增利”和净利润增速为负的情况并不鲜见。

隔膜领军企业星源材质,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增加1.15%,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滑25.73%。占据国内电解液市场份额近20%的天赐材料,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3.9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滑12.26%,公司预计2017年全年净利润变动幅度在-25%至5%。电解液溶质六氟磷酸锂的主流提供商多氟多,前三季度也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7.4%,净利润同比下滑达到45.02%,公司预计全年净利润同比降低50%-20%。

而受益于原材料价格上涨,上游原材料厂商与正极材料制造商出现股价和业绩“齐飞”态势,多家企业利润增长超过100%。上游原材料供应商华友钴业、赣锋锂业、格林美,前三季营收分别较去年同期增长76.19%、40.51%、40.34%,净利润同比分别上升413倍、106%、92%,今年以来股价涨幅分别达到175.72%、226.77%、49.11%。正极材料制造商当升科技,前三季营收同比增长58.20%,净利润同比增长192%,今年以来股价上涨近三分之一。

遭遇多重夹击

“今年以来,整个动力电池营收与去年差不多,出货量基本与去年持平。这与年初的预期差距较大。今年以来,新能源汽车发展切换跑道,从依赖全电动大巴转向以乘用车为主。而一辆电动大巴的电池装机量差不多是一辆乘用车的十倍,电动大巴产销下降超预期,导致电池装机量达不到年初预判。同时,如果明年不退补,今年年底抢装情况可能没有前两年那么突出。”锂业分析师墨柯指出,“在整个营收盘子不变的情况下,补贴下降,将影响行业整体利润。”

“整车企业首先感受到退补压力,但车企话语权大,可以要求动力电池商降价,迫使动力电池加强成本管控,”一家上游原材料上市企业董秘告诉中国证券记者,“这也导致动力电池厂商遭遇洗牌。今年以来,已有三十家左右的中小电池厂被淘汰出局,剩下动力电池企业要控制住成本,只好拿毛利率高、产能过剩、议价能力较弱的环节开刀,比如隔膜、电解液和负极等,今年以来价格大幅下滑就有下游压价的因素。”

墨柯指出,隔膜企业比较难受。“前几年隔膜行业毛利率太高,电池厂要降本首先就要动他们。另外,之前行业毛利率过高导致大批企业扩大产能,这两三年产能逐渐释放,也给下游提供了压价的可能。今年以来,隔膜企业毛利率下滑幅度很大,同比下滑接近30%,预计明年价格还将继续下滑。”

对于负极材料、电解液两个环节,受原材料价格上涨以及下游压价,行业盈利空间遭受大幅挤压。“受供给侧改革影响,今年以来负极原材料价格上涨迅速,如针状焦从年初的3500元/吨目前上涨到超过15000元/吨。但负极材料本身毛利率就不高,并且在整个产业链体系中的话语权较弱,难以将成本压力传导出去,受下游压价影响,今年整体价格稳中有降。目前,部分负极材料企业已经面临盈利困难。”上述股份制券商新能源汽车分析师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对于溶质端(六氟磷酸锂),一位新能源汽车上市企业董秘指出,去年市场需求量较大,而产能不够,令六氟磷酸锂价格上涨很多。今年以来,产能逐渐释放,产品需求减少,同时下游压价,导致价格下行明显。六氟磷酸锂价格去年最高能卖到30多万/吨,现在只卖14万/吨。价格下跌的同时,其主要原料氢氟酸以及碳酸锂价格却在上涨。比如,氢氟酸报价从年初的6000元/吨已大幅上涨到接近1万元/吨。六氟磷酸锂的生产商日子不太好过。

溶质端(六氟磷酸锂)的降价进一步传导至电解液生产商。太平洋证券分析师指出,六氟磷酸锂的降价带动电解液价格同步下行,价格从8万元/吨跌至5万-5.5万元/吨。

“正极材料制造商日子过得比较舒服,尤其生产三元电池的制造商。前两年正极厂比较惨,毛利率能够达到10%就不错了,基本不赚钱,下游也一直不给涨价。今年借着这波原材料涨价,正极厂趁机提价,将以前的毛利率洼地基本修复,目前毛利率大概能达到20%-30%。”墨柯指出。

来源:中国证券报  责任编辑:姬雯

(原标题:动力电池产业链业绩分化明显)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