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PPP模式是县域经济发展的抓手

随着新型城镇化的推进,以及东部地区产业向中西部转移、中心城市制造业向周边转移,我国县域经济发展正经历一场新跃迁——即从以乡镇工业为主要内容的点状经济、以园区工业为主的块状经济向融入都市圈或城市群的网状经济的变化。

在上述过程中,PPP模式的作用开始逐渐凸显,并且在由工业和信息化部赛迪智库公布的2017年中国百强县中表现尤为突出。

  百强格局

近日,工业信息化部赛迪智库在京发布了《2017年中国县域经济百强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

《白皮书》显示,2016年百强县的土地总面积、总人口、地区生产总值分别为20.5万平方公里、9050万人、8.2万亿元,以占全国2%的土地面积、6%的人口创造了超过全国11%的GDP。其中,21县(市、旗)的GDP进入了“千亿俱乐部”。

另外,百强县人均GDP高达9.7万元,富裕程度高,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9165元,比全国平均水平(33616元)高出16.5%;消费能力也强,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3.1万元,比全国平均水平(2.4万元)高出29%。这表明百强县正逐步摆脱投资依赖,向消费、服务为主的经济结构转变。

从分布上来看,百强县中,东部地区占76席,中部地区15席、西部地区8席,东北地区仅占1席。整体呈现,“东多西少、强省强县”的分布格局。

其中,浙江、江苏、山东三省表现最为抢眼,分别占23席、22席和21席,占据了百强县的六成以上。排在前十位的依次是:昆山市、江阴市、张家港市、常熟市、晋江市、义乌市、长沙县、龙口市、即墨市、慈溪市。

需要强调的是,《白皮书》显示,以新技术、新产业、新模式、新业态“四新经济”正成为百强县转型升级的重要路径,而创新PPP应用模式正在成为打造县域经济的重要的资金抓手。

以浙江为例,浙江是2017百强县席位最多的省,也是较早起步推广PPP模式的省份。

据了解,2016年10月,仅在浙江省财政厅PPP论坛暨项目推荐会上,浙江就重点推出了86个PPP项目,总投资达1942亿元,主要涵盖交通运输、片区开发、市政工程、文化体育、旅游、教育、科技、医疗卫生、保障性安居工程、政府基础设施、能源、生态环保等领域。

到当年年底,浙江省(不含宁波)通过财政部PPP综合信息平台审核的项目就已达261个,总投资高达3688亿元。

从百强县此次分布的结果来看,浙江上榜的23个县市与2016年浙江省财政厅公布的PPP项目属地有很高的重合度,义乌、诸暨、温岭、瑞安、平湖、海盐等城市均出现在双名单中。无独有偶,2017百强县前10中江苏的昆山市、江阴市、张家港市与山东的龙口市、即墨市也是善用、活用PPP模式的城市。

  PPP路径

那么,PPP模式究竟如何落地城市发展?对此,财政部PPP中心专家组成员陈民表示,“PPP模式是县域经济发展的重要抓手。对城市发展而言,PPP模式是一种公共服务的供给方式和城市转型升级的抓手,其优越性在于提高社会公共服务供给能力,有利于改进公共服务的质量,有助于解决城市升级发展过程中建设资金不足的问题。

他介绍,河北固安就是PPP带动当地县域经济转型发展的一个典型案例。结合市场力量,用了15的时间,固安从一个落后的农业县变成了拥有多个产业中心的河北省经济强县。

据了解,2002年的固安是一个典型的农业县,钓具、肠衣、滤芯、塑料是支撑县域工业的“四大金刚”,全县年财政收入仅1.1亿元,在河北的135个县中几乎垫底。2002年,华夏幸福作为市场力量进入固安,与固安县政府合作开发建设运营固安工业园区。固安工业园区的奠基,拉开了固安产业和城市“升级”的序幕。

随后华夏幸福聚集全球资源,用产城充分融合的方式将国际成功经验和区域实际情况相结合,勾勒园区未来发展图景。创造性地提出并打造313创新型产业格局,强化新型显示、航天航空、生物医药三大主导产业;培育智能网联汽车这一先导产业;提速包括临空服务、文体康养和都市农业在内的三大特色产业。如今,新型显示、航空航天、生物制药以及智能网联汽车等产业集群,已经勾勒出固安产业新城创新型产业体系。

他介绍,目前国内城镇化建设方兴未艾,对县域经济发展而言,PPP模式恰逢其时。不过,他也提醒,在县域经济发展与PPP模式相结合时,也遇到了一些困境,存在诸如影响不够;管理体系不成熟;竞争激烈;人才储备不足。他建议,对政府而言,在推广PPP模式时,可主要从三个方面入手:借助企业强大的投资能力和基础设施建设能力;借助企业网络化招商能力;借助企业运营能力来凝聚城市消费者。同时,企业在实际推广中,也应设计好开发时序,为可持续的投融资做好铺垫。(黄浩)

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姬雯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