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人物】肖云儒:丝路文化 独得之美

中国纸促进欧洲文艺复兴  古丝路影响世界文明史

记者:您对中国西部文化和丝路文化研究有很深的造诣,作为文化学者,请您谈谈古丝绸之路的开通对世界经济和中国文化产生了哪些意义和影响?

肖云儒:丝绸之路是人类文明中第一条最重要的路,它影响了世界文明史和中国文明史。我就随便举个例子,丝绸之路稍微有一点动静,世界或者沿线的国家,就改变自己的命运。你比如纸张的西传就促进了欧洲历史的改变。中唐时代,高仙芝大将率领我们的部队在突厥,现在的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怛罗斯附近打了一仗,唐军大败,然后我们有很多随军的造纸工匠,流落到中亚。在一二百年以后,中国纸在中亚以撒马尔罕纸的名义开始传播,再有一二百年传入土耳其,然后传到欧洲意大利佛罗伦萨,佛罗伦萨就是欧洲文艺复兴的发源地。原来他们是用羊皮纸书写的,抄一本圣经要宰300头羊,成本非常高而且很慢,中国纸的传入一下子改变了,所以它促进了文艺复兴也就是现代资本主义的发展。

所以马克思说,中国纸张的传播,极大的改变了欧洲文化传播的速度和形态,就像现在我们有互联网一样。

用阿凡提的幽默解决难题  古丝路文化交流为当今提供历史认同

记者:您曾说过,古丝路为现在的“一带一路”提供了精神的纽带,友谊的纽带,您怎么诠释文化是基础?

肖云儒:古丝路它提供了一种历史的,记忆的认同。我们都是丝路上的国家,丝路上的人,我们有着几千年的交往,所以文化是一个纽带,你一说就能唤起我们共有的记忆。

我非常奇怪在中东的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为什么有中国的貔貅呢?而且是貔貅、大象、骆驼三个一组,图案色彩一样,不零卖,一次卖三个,这意味着什么呢?这个就是表明丝绸之路的文化交流是一种活态交流,它不是历史,没有死训,所以文化特别是文化一些细节。

你比如说阿凡提,阿凡提就是一个突厥文化的智者形象,所以阿凡提就是一个文化纽带,我跟你不认识,你认识阿凡提吗?你说认识,我说我也认识,我们握手吧,我们用阿凡提的幽默来解决我们的难题吧,把这个生意谈下来,这就是文化纽带,文化涵养。

西安应当利用区位优势  打造物、人、文、网流四大中心

记者:西安作为十三朝古都和丝绸之路的起点,丝路不仅是一条经济之路、政治之路也是一条文化之路,古代的丝绸之路到而今的“一带一路”给我们带来了哪些思考和机遇呢?

肖云儒:我们的大唐西市驼队从我们这出发,给我们增大了很大的品牌知名度,现代丝路的起点不是固定的,整个中国就是起点,任何一个城市只要有物流可以通过铁路公路就可以走。所以西安面对的是非常大的机遇,也非常大的挑战。

西安的这个起点优势,还有西安空间的中国中心的优势,它是中国的地理中心,我就建议西安不仅要利用它的区位优势跟起点优势,不仅要打造物流孟菲斯,而且要打造人流孟菲斯,人流孟菲斯也可以叫做,美国有个城市叫达拉斯,人流达拉斯,因为我在美国跑了几趟,从东海岸到西海岸都在达拉斯转机,它像西安一样是美国大陆的中心。人流要打造中国的达拉斯,物流要打造中国的孟菲斯,还要打造网流三藩市,三藩市就是旧金山硅谷所在地,我们西安离海岸线比较远这是我们的劣势,但是网流已经消弥了空间距离的优劣,所以打造这四个斯,物流孟菲斯,人流达拉斯,文流达沃斯,网流三藩市,我觉得是给西安的机遇也是压力,因为我说现代丝路不是固定的起点,谁都可以当起点,我们要去争取,我们稍有懈怠我们就落后。

西安要升级历史声音 放大经济声音 加强当代文化声音

记者:西安该如何建立文化自信,打好“一带一路”文化牌,传承丝路精神、讲好陕西故事、传播陕西声音?

肖云儒:这个陕西声音,长安的声音已经够大了在历史上,我觉得这个应该分几部分我们要分门别类。

首先是历史的声音,陕西跟西安历史的声音,但是这个声音需要升级改造,我们对旅游我们对宣传不能总是循规蹈矩的,灌输式,参观式的宣传。贵州人家的旅游宣传非常简明,市场化轻松化,叫“爽爽的贵阳”,非常凉快,凉都,我们这个思路的确要改,要向市场化倾斜,向年轻人倾斜,向动态的现代倾斜。

第二是经济的声音,一个地方最大的声音是经济力,经济力量的声音,陕西跟西安在这一两年,特别西安在最近这一年来,有了非常明显的放大。我们的人才引进全国第四,吉利落地我们,三星落地我们,华侨城两千多个亿,光千亿以上的(项目)四五个,就是力度非常大。我到贵州去,贵州人很羡慕,说最近西安不得了。就是我们陕西人不要再用传统的道德说,你埋头苦干就行了,不行。在一个现代的传媒时代,你干了还要说,说了还要喊,喊了还要写,写了还要拍成电影,要灌输。

第三是当代文化的声音要加强。我觉得可以建几个中心,比如把西安建设成世界一流的大遗产保护特区。我们有未央宫、大明宫、兵马俑、周秦汉唐的这些保护,现在已经成为小特区,把它连成片,有全城旅游,全城保护的观念;把西安建成丝绸之路的母校。西安的高校优势,丝路沿线五六十个国家,如果我们西安各高校能够设语种,西安就成为中国最大的丝路语种的中心。西安是世界四大古都,就可以在西安召开世界四大古都高峰论坛,接着四大古都市长会议,然后就进入行政运作,四国大使馆互设领事馆,结为友好城市,这个工作一做,我们西安的四大文化古都的地位就巩固了,声音就放大了。

70余岁高龄重走丝路是责任所系、生命需求

记者:您在2014年和2016年分别沿着张骞和玄奘之路两次行走丝路,为何要以74岁、76岁高龄完成丝路“苦旅”?

肖云儒:我50年前分配到西部,从南方来西部,其实就投身了西部文化研究开始,其实我走丝路更早,我在30年前出版了第一部著作,叫《中国西部文化论》,中国西部就是丝路的中国段,一直到霍尔果斯,这就是丝路。所以我就是30年来跑遍了中国西部,所以我有时候自嘲说,我用岳飞在《满江红》里的那个词改了一下,自嘲自己的生涯,不是八千里路云和月,而是八万里路云和月,走丝路超过八万华里,不是三十功名尘与土,而是六十功名尘与土。

为什么要这样呢,两个原因:第一是责任所系,因为我是一个西部的文化学者,西部的文化学者,如果你不率先研究西部那是说不过去的,是一种文化责任。第二是我个人事业的一个延长,因为我原来在报社当过记者,后来搞文艺评论,我基本上把西部作家从柳青、杜鹏程开始,中间经陈忠实、贾平凹、路遥,到现在的年轻一代,都写过评论。我个人事业很顺当的由文学扩展为文化,就开始研究整个西部的历史文化和历史地理和文化结构。

第三是我生命的需求,因为我是个南方人,个子也小,整个是在灵山秀水中长大。来到西部,我特别感受到,我缺钙,就是比较柔弱,但是在西部的生存环境下要有比较强大的心理力量,这个力量必须由西部的土壤来补充,所以从生命的需求出发,需要到西部文化中,我把它叫做输钙,输血,吸氧。西部的帕米尔,大山川;西部的大黄河,大长江,来吸钙,充实自己的生命。

丝路之旅最深感受:热乎、热情、热销

记者:您丝路之旅中最深的感受和体会是什么?

肖云儒:丝绸之路出乎我意料的在国外那么热乎,沿途所有的国外的文物景点门口都有一个图,我处在丝绸之路的哪一个方位,他们以自己的文物也是丝绸之路非遗中的一个点自豪。有丝绸之路定点宾馆,有丝绸之路咖啡厅,各种各样丝绸之路的标志,那么热乎,我出乎意料。

第二就是,丝绸之路上的人对中国人出乎意料的热情。最明显的是我们到格鲁吉亚,总统、总理三次接见我们这些媒体的人,老百姓那就更不要说了。特别是我们要从格鲁吉亚的巴统港走向土耳其出境到下一个国家的时候,他的总理在接受我们访谈之后,又专门坐专机飞到巴统边境,为中国媒体团送行,当然他的热情不是因为我们有什么能耐,而是因为中国,因为我们背后的中国,因为一带一路可以给他们带来经济上的效益,他们非常希望参加一带一路。当然我们还有东干族,我们中国的陕西甘肃宁夏这一带人一百多年前迁徙过去的,这就是我们的志愿者服务队,沿途帮我们开车,送我们一程又一程,因为他们语言方面,非常热情。

第三热就是丝路经济正在热销。因为我们第一次我也很始料未及,第一次出境,2014年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不到半年,但是沿途我们看到的中国企业一带一路建设已经开工,它不是说一个纸面提出来以后才开始,提出来以前它已经开始了。我们到了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那个港口,我们一年半时间,把那个港口建成欧洲第三大集装箱码头,是我们中国远洋航海公司承建的,铺天盖地的集装箱,经过这两年的建设,我们回来以后,李克强总理就到那,签订了一个匈比快线,从匈牙利的布达佩斯修一条铁路,到希腊的比雷埃夫斯,然后跟我们海上过去的海轮在那儿相接,这是中国第一个陆海丝路的衔接点,现在瓜德尔港也衔接进度超乎我们的想象。

丝路上的陕西元素一时半刻说不完

记者:您在丝路之行里,看到陕西元素了么?

肖云儒:我们在路上看到了我们的陕重卡,陕西的卡车在那儿帮他们修路、看到了我们延长石油、看到了我们杨凌的绿色农业,在丝路的经济建设看到了很多陕西元素。

其实我们有更多的陕西的历史脚印印落在丝绸之路上,我们的文物考古队在乌兹别克斯坦帮助他们寻找张骞在大月氏的踪迹;我们在吉尔吉斯伊塞克湖畔,那里有很多人在等着我们,那是一个荒原,那个地方叫做托克马克,就是碎叶城,那就是我们唐代大诗人李白出生的地方,他们吉尔吉斯人都把图纸都画好了,他们很多人等着我们希望在那建李白纪念馆;在印度有玄奘纪念馆,玄奘纪念馆里的玄奘像就是我们大雁塔前的玄奘像;印度也有一个大雁塔,西安有一个大雁塔,西安的大雁塔就是由印度大雁塔而来……

这些数不胜数,陕西的形象,陕西的元素,陕西的经济元素,文化元素,历史元素,随处都有,这是一时半刻说不完的。

来源:中国网·丝路中国频道  责任编辑:李玉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