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岁社区主任不幸去世,不能止于痛惜

9月23日上午,杭州市紫阳街道上羊市街社区的社区主任陈浩突然去世,还不到30岁,引起了许多人的惋惜和哀悼,数百位辖区居民自发吊唁,送来了花圈、挽联。

作为新中国第一个居委会的诞生地,上羊市街社区闻名全国,经常有各地的人前来取经。刚上任不久的陈浩的不幸,因此格外受到关注。

据浙江在线报道,陈浩去世前的30个小时里,大约在3个老小区里走了两圈,总共爬了50层楼,走访了约110户居民,组织了一场便民服务工作,联系主导一项截污纳管工程,走访4家酒店式公寓和高层住宅,敲定一项电梯改造计划,分发涉及500户居民的消杀药剂和宣传材料,帮助两位居民化解矛盾……

如此翔实、具体的数字,既描绘出了陈浩的日常工作轨迹,也反映出了一名社区工作者的敬业与辛苦。大家都生活在社区中,有些人可能多少知道社区的工作很繁琐、忙碌,但如果不是这样统计整理出来,很少人会有如此直观明白的了解。事实上,不管你有没有看到,作为最基层的居民组织,社区人员都在忙碌而高效地发挥着作用。它的机构功能和定位,决定了其日常工作量的庞杂繁重。

简单讲,社区一方面要对接承担街道及以上各个部门的工作指导和安排,另一方面又要面对与服务辖区里的每一户家庭和每一位居民。仅从陈浩生前一天多的工作轨迹可以看到,他的日常工作内容可谓无所不包,走访居民、举行便民服务这是常规工作,电梯改造、疫病防控以及调解居民纠纷,也要他忙前忙后。当然,不是每一位社区工作者都会像陈浩这样尽心尽力,但要想落得清闲,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社区工作形成这种“上面千根线,下面一根针”的局面,固然与社区所处位置相关,却也和社区行政化倾向严重不无相关。实际上,社区除正常工作内容外,还不得不承担许多本不该由它来做的任务。有调查发现,在有的地方,社区承担的工作多达270多项,涉及40多个政府职能部门。这势必牵扯社区组织的大量人力和精力,使其偏离基层群众自治组织的宗旨。

所以,我们在为陈浩的不幸去世感到痛惜的同时,对上面这个问题也要有所思考。早在两年前,上羊市街社区就创新社区治理方式,把过去牵扯社工们过多精力的数十项社会事务交由公共服务站承接,对社区的考核方式也有很大改变,只将居民满意度作为考核的唯一标准,让社工专心服务于群众。眼下,对上述理念和措施应当再次梳理,看这里头是否有做不到位以及需要加快改进的地方,进而在这个新中国第一个居委会诞生之地,就深化社区工作的改革进行新的尝试。

我们不仅需要一个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社区工作者,也期望社区组织能够回归本位,更专注于为居民服务。要做到这点,就要切实提高社区工作的专业和效率,而不能胡子眉毛一把抓,透支社区组织的精力。陈浩在工作中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是每一位社区工作者的榜样。但我们不能止于学习陈浩的工作作风和精神,还要从机制体制上去为更多的陈浩解决后顾之忧,为他们更好地服务于居民提供更完备的制度支撑。这样,在哀悼陈浩不幸去世,学习陈浩为民服务精神的同时,也才能让人感到欣慰。

来源:钱江晚报  责任编辑:杨柳

(原标题:钱江晚报:29岁社区主任不幸去世,不能止于痛惜)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