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生政策破冰 全面两孩潮政策奔涌

今年4月,任飞在朋友圈里晒出了二儿子的出生照,底下是密密麻麻的点赞和祝福。

身为独生子女,任飞早在2013年就有生育两孩的资格。直到“全面两孩政策”放开,感觉“周围要两个孩子的人特别多”,他和妻子才把这事真正提上议程。

2013年,我国开始实施“单独二孩”政策(即“夫妻一方为独生子女的家庭可以生育第二个孩子”)。2016年1月1日开始,我国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

随着政策的放开,全面两孩政策效应逐步显现。根据卫计委发布的《2016年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6年全国新出生婴儿数为1846万人,总和生育率提升至1.7以上。而另一份卫计委数据显示,2017年的前5个月,全国住院的分娩数中,两孩及以上出生占57.7%。

对此,中国人口学会副秘书长陆杰华曾向媒体表示,这“标志着独生子女政策退出了历史舞台”,“让生育决策权回归社会,回归家庭,回归到夫妻之间。”

明芳还记得,政策放开后的一天,公公婆婆突然在饭桌上提出,“要不你们也再生一个吧”。她明白老人多有“多子多福”的思想,但作为一名医务人员,她也非常清楚,女性年龄一旦超过35岁,就会被贴上“高危产妇”的标签。女儿刚读高中,需要投入大量精力,她犹豫了。但是,丈夫劝慰她,女儿也“想要一个伴”。她最终下了决心。

为了怀上这个孩子,她前前后后去医院不下数十次,年轻时觉得无所谓的检查,她也一一照做。终于在今年4月,明芳成功怀上了第二个孩子。

相比明芳,80后黄雯的决定做得更轻松些。她一直有生两个孩子的打算,“等我们老了之后,孩子还有亲人可以互相照顾”。

大儿子刚满3岁,开始上幼儿园,她和丈夫决定趁早把“二娃”生下来。

20世纪70年代以来,为控制人口过快增长,提高人口素质,我国全面推行计划生育,将计划生育确立为基本国策。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中国城乡居民生育意愿发生明显变化。

作为第一代独生子女,39岁的任飞坦言,自己一直有遗憾,“经历的越多,越会发现独生子女的弊端,比如父母赡养问题,遇到大事找不到人商量,总想去弥补这个缺失。”

在“老二”出生前,任飞曾认真地和大儿子讨论了这件事。儿子不仅没有表示反对,还对新生命充满期待。除此之外,现实因素也是需要考虑的。“还要考量自己有没有能力去养育这个孩子”。

2016年3月,艾瑞咨询发布《2016中国家庭教育消费者图谱》(以下简称图谱)。在调查“不考虑要两孩的原因”时,多数受访家长表示“经济压力太大”“抚养孩子时间成本太高”。

为了照顾两个孩子,原本在北京一家媒体工作的姜唯辞了职,赚钱的重任落在丈夫身上。她打算过段时间再找工作,“孩子的教育经费肯定是大头,从早教班到各种兴趣班、辅导班,一年花好几万元应该很正常。”

她算了一笔账,目前6岁的大女儿每个月上钢琴课学费为800元、舞蹈课为500元,英语课为1200元,小女儿出生后请月嫂一个月要花9000元,月嫂走后育儿嫂每月也至少5000元。

据图谱统计,目前超三成家庭每年教育支出超过6000元,近两成家庭投入过万。其中,一线城市超三成的家庭每年教育支出超过万元。

对任飞而言,家庭经济压力可以承受。在北京打拼十几年,他和周围愿意生两孩的70后在金钱上已没有问题,也能吃苦。相比于金钱,他更无奈的是,自己和妻子的精力不如年轻时旺盛,妻子在孕产期间可能更需要一些宽松的假期。

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在2016年两会期间曾表示,为解决好全面实施两孩政策的配套政策问题,将依法保障女性的就业权益,增加相关的基本公共服务,完善家庭的支持发展政策,加强妇幼保健的服务能力。

目前,全国30个省(区、市)已经延长了产假,假期普遍达到138天至158天。截至2016年年底,全国生育保险参保人数1.84亿人、人均待遇水平1.53万元,比2012年增加了3022万人、4098元。不少机关、事业单位、社区,还配备了哺乳室、托管中心等设施。

在今年全国人大年度例会举行的记者会上,财政部部长肖捷也透露,将考虑减轻“两孩”家庭税务负担的开支扣除项目:“适当增加与家庭生计相关的专项开支扣除项目。比如说,有关“两孩”家庭的教育等支出,这是要考虑的。”

如今,任飞大部分时间都被照顾新生儿占据。“家有俩孩,你所有其他兴趣爱好、时间都要为养育孩子让路了。”但他依然觉得值得。“为了孩子要付出很多。他是一个新的希望,只要你认真去投入,就会觉得非常开心。”任飞说。(记者 江山)

(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杨柳

(原标题:计生政策破冰两孩潮奔涌)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