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再平:借力“一带一路”繁荣地方经济金融策

杨再平:学术委员兼高级研究员,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秘书长

9月22日上午出席2017欧亚经济论坛·第五届西安(浐灞)金融高峰论坛,发表了题为《借力“一带一路”繁荣地方经济金融策》的演讲。

地方经济与“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涉及65个国家,更无数地方集群组合。经济全球化新阶段新格局,数十经济体集群,1+n>1+n效应,贸易、投资、合作、旅游、物流、人流、资金流必大幅增加,必惠及参与国及地方经济。

2016年,在国际市场持续低迷,中国总体贸易有所下降的情况下,中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双边贸易额达6.3万亿人民币,增长0.6%。2017年1-7月,我对美国、欧盟、日本等传统市场出口分别增长18.4%、15.5%、12.1%;对俄罗斯、印度、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快速增长,增幅分别达到28.6%、24.2%、20.9%和13.9%。

自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至2016年7月,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累计达511亿美元,与沿线国家新签承包工程1.25万份。相关建设已涵盖占世界人口60%和全球经济总量30%的国家。中国企业为相关国家创造了9亿美元税收和近7万个就业岗位。

不同地方受益不同

这取决于两大因素:一是客观因素,主要包含地理区位、自然禀赋及发展程度。二是主观因素,亦即主观能动性,主要包含地方经济发展战略、政策以及各类直接经济活动主体的应对能动性。

就后者而言,是否或多大程度积极主动对接并融入“一带一路”大格局,与之互联互通,互相开放,良性循环,形成大大开放充满活力的“耗散结构”,其受益将大相径庭。

金融的作用不可小觑

而在上述“主观能动性”中,金融的作用不可小觑。金融改变生活,可以富民强国,可以兴邦,当然也可以繁荣地方经济。

历史上及当今靠金融富强的三小国,其人口与领土规模与我们的省地县三级地方差不多,对我们三级地方经济或多或少有一定借鉴意义。

其一是荷兰。八百年前,荷兰是一片没有人烟的土地,只有海潮出没的湿地和湖泊。从12世纪到14世纪,才逐步形成了人类可以居住的土地,直到今天,荷兰仍有三分之一的国土位于海平面以下,如果没有一系列复杂的水利设施阻挡,荷兰人口最稠密的地区,每天将被潮汐淹没两次。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在三百年前,也就是17世纪的时候,却是全球的经济中心和最富庶的地区。一个仅有150万人口的荷兰,将自己的势力几乎延伸到地球的每一个角落,被马克思称为当时的“海上第一强国”。而在荷兰的崛起中,金融起了非常关键的助推作用。荷兰人凭借着自己的商业直觉,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优势。因为这片土地上拥有人数众多、对财富充满强烈渴望的商人阶层。如果将他们的爱财之心转化为一种力量,那么,荷兰就拥有了比王权更为强大的武器。根据这个优势,荷兰人决定从精明的中间商变成远洋航行的斗士,靠自己去开辟前往东方和美洲的航线。那么,远洋航行需要的大量资金又从哪里来呢?1602年,在共和国大议长奥登巴恩维尔特的主导下,荷兰联合东印度公司成立。就像他们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国家一样,他们又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经济组织。通过向全社会融资的方式,东印度公司成功地将分散的财富变成了自己对外扩张的资本。荷兰人同时还创造了一种新的资本流转体制。1609年,世界历史上第一个股票交易所在阿姆斯特丹诞生。只要愿意,东印度公司的股东们可以随时在此将自己手中的股票变成现金。当大量的金银货币以空前的速度循环流通时,荷兰的经济血脉开始变得拥堵起来。这一次,荷兰人解决问题的探索直接进入了现代经济的核心领域—建立银行。阿姆斯特丹银行成立于1609年,大约比英国的银行早一百年。它是一个城市银行、财政银行和兑换银行。它吸收存款,发放贷款。所有一定数量的支付款都要经过银行,因此,阿姆斯特丹银行对于荷兰的经济稳定起到了重要作用。荷兰人将银行、证券交易所、信用以及有限责任公司有机地统一成一个相互贯通的金融和商业体系,由此带来了爆炸式的财富增长。

其二是新加坡。上世纪60年代,西方跨国公司投资重点向东南亚转移,美国银行为了消除美国政府限制资金外流紧缩措施的影响,策划在亚太地区设立离岸金融中心。新加坡政府审时度势,积极发展国际银行业。1968年10月1日,新加坡政府允许美洲银行新加坡分行在银行内部设立一个亚洲货币经营单位(Asian Currency Unit,简称ACU),以欧洲货币市场同样的方式接受非居民的外国货币存款,为非居民提供外汇交易以及资金借贷等各项业务。这标志着新加坡离岸金融市场的诞生。90年代末,作为亚洲美元交易中心的新加坡,其外资银行的资产已占银行业总资产比重的80%,亚洲货币单位增加到100多家。亚洲美元债券比前一阶段更有起色,累计发行361笔,金额20.54亿美元。新加坡金融业突飞猛进的发展带动了该国整体经济的发展,金融服务业的产值、容纳的劳动力及其增幅成为新加坡经济腾空而起的主要动力。

其三是卢森堡。其国土面积2586.3平方公里,地处内陆,资源贫乏。人口52万多,规模仅相当于我国一中等县。如此袖珍小国,2015年人均GDP超10万美元,居世界第一,比第二位瑞士8万多美元多2万多美元,几为美国5.5多万多美元的两倍。袖珍小国,世界首富,经济奇迹,成因何在?2016年5月30日,我等一行3人访问卢森堡银行家协会,并与卢森堡银行家协会主席YvesMaas先生及国际部顾问BenoitCerfontaine先生进行了会谈。我问:为什么卢森堡人口这么少,面积这么小,却能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回答:我们从未认为卢森堡仅仅是一个小国家,因为我们一直在努力对外开放。每天从德国、法国或比利时等国来卢森堡工作的通勤人员多达16-17万,因此,卢森堡也许国土面积小,但是对我们而言,边境并不能阻止我们的脚步。作为欧盟的重要成员,欧洲一体化的发展也为卢森堡带来了莫大的好处。更重要的是,卢森堡非常注重适应时代变化。我们并不是一个高枕无忧的国家,而是一直努力与世界接轨。此外,卢森堡国家政府对金融业的发展也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的公立部门和私营部门关系良好且合作密切,政府充分肯定金融业对国家整体发展的重要性。对我们而言,从金融业的角度来说,我们的目标市场显然并不是卢森堡本国,而是欧洲甚至更远。举例来说,欧洲有5亿多人口,从卢森堡我们可以把这5亿多人口都当成我们的潜在客户,而且我们的市场并不局限于欧洲。我们有许多欧洲以外的客户,我们的收益很多来源于欧洲以外地区,因此,我们的金融市场是非常大的,在这个市场上我们的金融机构提供各种金融服务,我认为这就是我们的金融业要比国民经济规模高出很多的原因。卢森堡引进的投资大部分并不留在国内,而是会被重新流入其他各国和各个行业。各基金资产都被投到欧洲各国,而不仅仅是卢森堡。只有一小部分投资留在卢森堡投放到国内市场。

金融之于经济发展的作用何以如此神奇?原理在于:其跨时空交易的本质引伸出扩张贸易、融通储投、集中资源、配置资源、灌注企业、助推创新、便利生活、增进幸福、引致增长、促进公平等系列作用。

借力繁荣地方经济金融策清单

首先须练好内功。主要包括1)改善地方金融生态环境;2)营造地方产融共生基础;3)健全地方金融基础设施;4)吸引金融机构进入驻;5)激励金融人才落户;6)鼓励金融务实多样化创新;7)注重金融服务质量提升。

在练好内功的基础上积极跟进服务“一带一路”实体经济,放眼并用心经营“一带一路”广大潜在客户,主动对接并融入“一带一路”,最大限度发现、搜寻并实现与“一带一路”相关联的金融发展机会,是谓“外功”。

西安得天独厚但仍有待金融变现

西安之于“一带一路”的区位优势、资源优势、产业优势、历史文化优势,可谓得天独厚。

但上述优势并非可以自然而然地成为现实财富,或者繁荣地方经济,其仍有待金融将其变现为现实财富,从而繁荣地方经济。

具体而言,可大力发展与“一带一路”密切相关的贸易金融、国际国内保理、供应链金融、旅游金融、融资租赁、PPP模式以及人民币国际化等相关金融业务。

总之,积极跟进服务“一带一路”实体经济,放眼并用心经营“一带一路”广大潜在客户,主动对接并融入“一带一路”,最大限度发现、搜寻并实现与“一带一路”相关联的金融发展机会,“大西安国际金融中心”或就水到渠成。

来源:凤凰网  责任编辑:李玉

(原标题:杨再平:借力“一带一路”繁荣地方经济金融策)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