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银行:让美丽乡村不再消失

摘要:常年为传统村落和民间文化保护奔走的中国文联副主席冯骥才,在谈到传统村落保护的新时期时,认为中国乡村建设的未来有赖于从知识分子、到国家、到地方政府,最后到全民的“文化自觉”。

浑厚的鼓声响起,黑色的裙裾飞扬,笑容肆意,力量挥洒,一场带着鲜明祭祀文化特征、充满自然之美的木鼓舞在一个为秀山丽水怀抱的乡村上演。

反排村,隶属贵州黔东南州台江县方召乡,位于雷公山山麓。

随着中国民生银行发起的“美丽乡村-古村落保护行动”项目正式启动,这个古色古香的村落第一次真切地进入公众视野。

有数据显示,2005年,中国230万个村庄中有约5000个古村落保存了与自然相融合的村落规划、代表性民居、经典建筑、民俗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而现在,这样的古村落已经不到3000个。无论是出于维系民族文化遗产,还是从当地民生需要来看,这些面临消亡的古村落都亟待除了政府之外的更多力量介入,以创新模式推动保护和发展工作。

以点带面的示范力量

见到古村落中那些沉重的贫穷和行将消逝的美丽,“直叫人想流泪”。在2013年7月中国民生银行召集的“古村落保护与发展”项目讨论会上,民生银行相关负责人讲起去乡村考察,仍然非常感慨。

一贯崇尚持续、系统地践行社会公益的民生银行,此次投入一千万元用于古村落保护与发展项目,同时提出了最关键的问题:如何最大限度发挥以点带面的效应?

2013年11月4日,在中国民生银行“古村落保护与发展”反排村项目的启动仪式上,台江县委书记戚咏梅谈起两年前调任贵州后第一次去反排村看村民舞蹈时的“震撼”。“老百姓即使住在深山里,也对生活充满热爱。”戚咏梅说,这次项目各方力量汇聚,最重要的意义是将为整个台江县的古村落保护发展提供一个“示范点”。

能够发挥示范作用,这正是民生银行反复权衡“钱该怎么花才有价值”的答案,也成为“美丽乡村—古村落保护与发展”项目的基本思路。

选择反排村,中国民生银行和担任项目执行的中国扶贫基金会考量了四个方面:村经济条件较差,人均年收入2000多元;村干部能力较强,村民民风淳朴,有强烈发展意愿;当地政府比较认可村落保护的理念;拥有较好的原生态自然资源和苗族文化资源。

反排村项目是以传统资源为前提的乡村可持续发展扶持计划,正如民生银行相关负责人所言,反排村的示范作用,“相信最终会使我们走上城镇化建设与生态文化产业深度结合的融合之路”。

美丽,源自“良性改变”

美丽,在反排村是木质结构的吊脚楼,是盘旋山路下的绿林一片,是穿寨而过的小溪流,是苗族汉子裸露的有力臂膀,是苗女清澈的笑容,是老人在金色阳光下安详而坐,是孩子和小动物无拘无束地追赶嬉戏。

不仅要将美的资源保护下来,还要使“社会更和谐,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舒服”,扶贫基金会相关负责人在项目启动会上说,这才是真正的美丽乡村。

这次的古村落保护项目,企业、专业机构和政府之间达成一个高度共识——不以单纯、暂时的经济增长为目标。

以此为出发点,各方共同决定将妥善保存和修复传统建筑形态;让村寨公共生活空间和公共活动符合民族习俗的真实性;发展有机农业、旅游业及有助于可持续发展的配套产业;建立经济合作社,切实提高村民收入;大力发展当地文化品牌,真正做到保护性发展。

美丽乡村,首先是环境美丽。在与欧美发达国家的乡村对比时,中国乡村常因基础设施差、生活观念落后等导致的环境脏乱而被诟病。因此,此次行动注重环境治理与环保习惯,开展公共设施建设和环境整治,也对居民观念进行普及和推动。

“我们不是要打造一个美丽的展览馆,更重要是对当地居民生活有一个良性改变。”民生银行项目负责人士说。

生活的“良性改变”,意味着要让整洁的环境真正落实到当地村民的常态生活中,要让村民在这里安居乐业,要让村庄不至于重复“人走项目就停,项目停发展就止”的结果,要让游客乃至外出的年轻人被吸引回来——建立起舒适而开放、保留传统又拥有现代化便利的生活方式,这是民生银行发起这次公益项目始终强调的核心。

这样的目标,切中了中国乡村建设的要害,同时也意味着挑战,意味着必须达成有效的模式去铸造由内而外的“美丽”。

因模式创新而期待

2013年11月6日至8日,苗族人口占100%的反排村迎来了13年一次的“苗年祭祖节”。歌舞比赛、杀牛祭祖等活动在这里举行,村民跳起有“东方迪斯科”之誉的“反排木鼓舞”,以祭祀他们的祖先。身临此境,外来者会有一种“这才是我梦中故乡”的感觉。

然而,无论民间还是官方,都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现实:随着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速,中国乡村在整体上的衰落和消亡已经不可避免。

常年为传统村落和民间文化保护奔走的中国文联副主席冯骥才,在谈到传统村落保护的新时期时,认为中国乡村建设的未来有赖于从知识分子、到国家、到地方政府,最后到全民的“文化自觉”。

这个文化自觉,除了需要不断的呼吁和启蒙,更有待模式创新带来的实际推动。而“模式”这个词,在民生银行发起“美丽乡村—古村落保护与发展”反排村项目的过程中,更是屡被提及。

如何在提高生活水平的同时保持古村落建筑原貌是一个难题

在启动仪式上,负责项目规划设计的贵州省建筑规划设计院副总规划师刘兆丰强调“以综合发展思路来进行规划”,就田园风貌保护、乡村生态型基础设施建设、村寨文化中心建设、民居保护与更新发展、村寨自营、游客中心建设、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等各个方面介绍了相应的模式设计。在中国扶贫基金会看来,这将是一次突破以往的乡村扶贫和发展模式尝试。对于中国民生银行来说,这更被视为公益实践的创新行动。

古村落保护与发展取得效果的模式并非没有,比如近两年备受关注的由当代艺术家推动的山西和顺“许村实验”。但仍需要更多可供借鉴,尤其是可供复制的创新模式。

公益项目发起人的思路,很大程度决定了项目的走向。反排村的“美丽计划”,因发起方中国民生银行以公益为目标而避免了破坏性开发的根源,成效值得期待。

  责任编辑:杨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