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星奖决赛昨晚结束

摘要:随着昨晚群星奖曲艺类决赛的结束,第十七届群星奖四大门类的决赛已经全部结束,结果将于10月22日左右出炉,公示7天后将于29日晚颁奖仪式上正式宣布。而决赛参赛作品惠民展演将继续在陕西各地市演出两天。

143533885

143533725

143534145

      随着昨晚群星奖曲艺类决赛的结束,第十七届群星奖四大门类的决赛已经全部结束,结果将于10月22日左右出炉,公示7天后将于29日晚颁奖仪式上正式宣布。而决赛参赛作品惠民展演将继续在陕西各地市演出两天。

     四川清音、关中曲子、山东快书……昨日群星奖曲艺门类决赛中,21个节目展示了各地的不同艺术的特色。陕北说书《乐三边》在传统民俗陕北说书的基础上,极大丰富了陕北说书的艺术抒情性。表演采用坐唱形式,男演员手持三弦、腕套蚂蚱蚱、腿绑甩板与手持二胡女演员抒情对唱,充分展示演员嘹亮高亢的嗓音特点和娴熟的演奏技巧。说书艺人张小飞表演得非常兴奋,“我们陕北说书艺人之前就在田间炕头找个地方就能说,这次的舞台这么大台下观众这么多,我必须得好好发挥一下”。另一陕西参赛作品是关中曲子《沙海情话》,男演员手持四页瓦,女演员手持竹筷、瓷碟为伴奏打击乐器,充分展示陕西青年业余曲艺爱好者团队充满活力、清新阳光的风采。

群星奖决赛参赛作品展演将继续在陕西各地市展开。10月21日演出场馆为:安康剧院、商洛影剧院、汉中市红星剧院、铜川矿工俱乐部、宝鸡广电大剧院、延安文化艺术中心、渭南文化艺术中心、杨凌区会展中心演播大厅。10月22日演出场馆为:绥德县剧院、汉阴县剧院、合阳县剧院、南郑县剧院、宝鸡广电大剧院、咸阳市礼泉县剧院、洛南县华阳影剧院、铜川新区阳光广场。丰富多彩的节目将给三秦父老带来文化的盛宴。 华商报记者 罗媛媛

 >>文华争艳

《又见国乐》让观众喊值

说十一艺节是人民的节日一点都不为过,昨晚,文华大奖参评剧目民族乐剧《又见国乐》在西安广电大剧院上演。该剧之前在世界各地巡演一票难求,因为十一艺节,陕西观众在家门口用很便宜的票价就能欣赏到这部火爆的民族乐剧。

《又见国乐》由著名导演王潮歌编剧导演,中央民族乐团演奏。这是一场糅合了电影、戏剧、雕塑等多种艺术形式,依托纱幔投影舞美技术,借助独具一格的舞美设计呈现传统国乐的精粹与魅力的精彩演出。在荡气回肠的音乐图景中,千年前的中国古老乐器,在演奏艺术家的台词及肢体语言的辅助下,变得可听、好看,《高山流水》《梅花三弄》《春江花月夜》《二泉映月》等经典曲目令现场观众大饱耳福。

一位看过演出的冯先生告诉记者,“这部剧之前巡演很火爆,一票难求。这次在家门口就看到,票还便宜,简直太值得了。”

《冯子材》展示壮族风情

广西戏剧院精心打造的新编历史壮剧《冯子材》昨晚在华山俱乐部上演,参评文华大奖。该剧以镇南关战斗为背景,再现了一代爱国名将大气磅礴的英雄壮举,形象体现了他浓烈的爱国情操。

广西壮剧具有独特的表演模式和浓郁的民族特色。壮剧《冯子材》不仅在服装设计上巧妙地运用了广西的壮锦、铜鼓等重要民族物品元素,在剧情里充分运用了傩面具及巫师祭祀舞蹈等壮族民俗。在艺术表现上,探索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壮剧的表演形式和现代观众审美需求的结合,器乐上既有壮族特有的马古胡和铜鼓,又引入电子音乐、交响乐等,创新民族艺术元素。

《沙湾往事》尽显岭南风韵

昨晚的陕西大会堂,让人有种置身岭南的错觉,因为广东歌舞剧院有限公司带来的文华大奖参评舞剧《沙湾往事》在这里上演。

该剧以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广州沙湾古镇为背景,以“何氏三杰”等众多广东音乐人为创作原型,讲述了广东音乐人薪火相传创作经典名曲《赛龙夺锦》的故事,展示了广东音乐人传承发展民族音乐的不懈努力和执着追求。

舞剧《沙湾往事》的音乐成分很重,除了《赛龙夺锦》外,还出现大量的广东音乐名曲,如:何大傻的《孔雀开屏》、刘天一的《鱼游春水》、吕文成的《平湖秋月》和《步步高》等。此外该剧充分运用大量电影蒙太奇手段,虚实结合,形成特殊的舞台叙事方式。

淮剧《小镇》引发观众深思

国家一级演员、戏剧梅花奖、白玉兰奖双料得主陈明矿和陈澄夫妇联袂主演的大型现代淮剧《小镇》昨晚上演,参评文华大奖。直面现实的剧情令现场观众陷入了深深的反思。

《小镇》还原当下现实生活的本真,讲述一个民风淳朴、德行远播的千年小镇,来了一位京城企业家的女儿寻找老父亲30年前的恩人,并欲以500万酬金回馈恩人。这笔天降巨款立即在小镇掀起轩然大波,由此叩问着小镇人的纯洁和道德良心。 本组稿件由华商报记者 罗媛媛 采写

>>艺术节感怀

我们的《家园》

沈虹光 湖北省文联原主席 剧作家

没有想到,一出来自基层戏曲剧团的戏,一群从田野乡村走出来的演员,承担了国家艺术节盛大的开幕式演出。唱的是带着土腥味的秦腔,是从心底吼出来的,带着血带着泪,带着悲带着喜,带着对未来的向往,吼出了一个触动人心的《家园》。

没有想到,这样巨大的自然灾难场景竟然能够呈现在有限的舞台上,艺术家们用高超的手法在舞台空间里表现了这场巨大的灾难,有仿真的纪实,又有点睛的写意,令人震撼。

《家园》塑造了一个群体形象——受灾群众,他们坚韧不拔、守望相助、寻觅希望、渴望幸福,村干部王星或许可以作为这个群体的代表。灾难降临时,他第一时间奔向险境,救助村民,不顾小家,把待产的爱妻弄“丢”了。他白天抚慰乡亲,夜间独自哭泣,与妻子天人两隔的对唱成了剧中最凄婉的段落。

“一号人物”张安民更令观众难以忘怀,这是一位市委书记,是一位好书记,废墟上一身泥水一身汗,忙来忙去,到处都是他疲惫而坚强的身影。他朴实真诚,感同身受地体会着灾民的痛苦,尊重和理解灾民的诉求和愿望,却又非常冷静理智,不迁就一时济困,他提出的不被人理解的搬迁设想,引发了他与王星为代表的山民的激烈冲突。

守墓人丁老汉的设计颇具匠心,几十年如一日地看守着红军烈士的墓地,墓园、家园,具有象征意义。而张安民又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身世,在发展剧情、解决矛盾中起到了特殊的作用。

《家园》的创作起于渭南秦腔剧团,这是个在自己的小剧场演出一张票只卖一块钱的小剧团,制作大戏谈何容易,幸而有澄城县剧团和户县群星剧团的加盟,三团齐心,捻成一剧。他们常年在农村演出,为老百姓服务,老百姓从他们的演出中获得享受,体味着乡音、乡韵和乡愁,他们也从老百姓那里感受着朴素健康的精神情感。看《家园》,哪怕是群众演员的表演,都觉得那么接地气,那么朴实真挚。

陕西民谣和华阴老腔元素的融入使之更加丰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后者,放在山民们离开大山搬迁新家园的戏剧情境中,就不是增加色彩制造气氛单摆浮搁的段子,而是戏剧发展的必须,男女老幼背着扛着家什,看着前方的新家园,高兴啊,情不自禁地敲起了手中的锅,拍打起了板凳,捶打着地,唱啊、吼啊,《家园》是大家的,是我们的。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出新篇

关中曲子《沙海情话》登上群星赛台

在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的参赛节目中,带着各个地方风情的作品成为最抢眼特色。在陕西的本土作品中,《沙海情话》成为关注热点,这部新创作品在吸收借鉴传统曲牌音乐的基础上,从曲调、内容、表演形式等方面进行了全新尝试和发展。华商报记者专访了该剧主创——陕西省艺术馆副馆长王茵。

华商报:《沙海情话》是以非物质文化遗产“关中曲子”表现现代新剧目,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关中曲子的独特之处?

王茵:关中曲子俗称“曲子”,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其曲调是在陕西流行的民歌、小曲以及北方昆曲和明清俗曲曲牌的基础上,经过民间艺人长期加工发展而成。关中曲子的曲调情感丰富唱腔优美,有“七十二大调”“三十六小调”的“一百单八调”之说。

华商报:《沙海情话》源自真实的人物原型,是什么样的机缘触动了你创作此剧?

王茵:大约三年前,我参加陕西省的一个百名青年艺术家培训活动,当时有一堂课讲到了90岁的陕北治沙英雄郭成旺老汉的故事,大家当时都非常感动,我就想一定要把这个故事写出来,而且用陕西最本土的唱腔来表达。

华商报:《沙海情话》采用隔空对话的浪漫主义手法,进行了艺术的加工和提升,这种手法是受到近年流行写作中的“穿越”的影响吗?

王茵:最早的版本只是平实地讲了这个故事,甚至有些像宣传片,我还是希望这个作品能够包涵更多,后来又邀请了全国各界专业工作者、牡丹奖得主等专家,多次为这部剧出谋划策,最终以这种更加重视艺术观感的形式演绎出来。关中曲子有擅长叙事的《月调》《慢诉》,有擅长抒情的《五更》,有悱恻缠绵的《背宫》,有热烈欢快的《山茶花》,还有悲壮豪情的《老龙哭海》等等多样的表达,这种穿越时空的生死对话更具震撼力。

来源: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官方网站  责任编辑:张艺皎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