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幽吐鲁番盆地的“地下博物馆”

38885778633694065

做了27年挖掘和保护工作的塔依尔·艾坦木,以流利的汉语快速讲述埋藏在地底下的一个神秘的世界。这是一位充满自豪感的文物考古专家,那是闻名世界的阿斯塔纳古墓群。10月16日,“寻找丝绸之路上的陕西元素”2016“一带一路”网络媒体主题采访团,来到距离吐鲁番40公里这块著名的墓地,探寻历史上一段汉族和各民族种族交融、文化交融的生动史实。

712509167499179242

堪称“地下博物馆”

阿斯塔那墓地是西晋至唐代高昌城居民的公共墓地,总面积约10平方公里,被称为“地下博物馆”,为中国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出土数千件珍贵文物,内容非常丰富,涉及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等各个方面。埋葬着从西晋初年到唐代中期(约公元3至3世纪)高昌故城及附近的居民。

849088400359041070

由于当地气候极为干燥,80%的尸体葬后都变成干尸。墓中随葬的大量陶俑、木俑、丝织品以及彩绘壁画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随葬品中还有大量汉字书写的文件、档案、书信、账本等,涉及西晋初年到唐代中期吐鲁番地区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等各方面,具有极高的考古价值。阿斯塔纳古墓群墓中数以百计的千年古尸,是研究历史上新疆居民的种族、民族特征的珍贵人体标本。

文化交融的生动史实

随着塔依尔·艾坦木的引领,我们先后进入对游客开放的三个墓室。

这是三个唐代的墓室。其中幽深的墓室中,是一男一女两具保存完好的干尸。连脸上的表情都清晰可辨。原来死者是当地一对夫妻。男人死于战争,腹部的刀伤还在,虽然经历了千年,依然能感受到脸上惊恐的表情。女人应为病死后合葬的,安详的躺在丈夫身边。吐鲁番地区地下异常干燥,使得尸体的保存成为可能。这样一对夫妇,便在这高昌古国的地下,默默相守十几世。 第二个墓室里的干尸已经被移到吐鲁番博物馆,只剩下一个六扇山水花鸟屏风,有兰花,还有鸳鸯。墓主人是个江南来的汉人,在这里患了重病,而故园远隔千山万水,在他弥留之际,遥望江南,在墓室中画上了这个屏风,寄托思乡之情。这些家族墓室中,曾经在维族人墓穴中出土伏羲女娲的造型图案,充分体现了中原文化对西域人民的熏陶。千百年来,落脚在丝绸之路上的各族旅人,有多少人客死异乡,后人只能在他们的墓葬中寻访种族聚居、文化融合的历史遗痕。

90616103217892672

塔依尔·艾坦木坦言,陕西有大汉、盛唐,两千年来经贸和文化活动十分活跃,其辐射、影响甚远,这些古墓中不乏陕西人的祖先。而作为古丝路上的重要一站,随着“一带一路”加快进程,陕西人前来参观、瞻仰的越来越多, 文物考古的学术交流也日渐频繁。

汉字钱币背后的密码

值得一提的是,在阿斯塔那519号的张隆裕妻麴文姿墓葬中,出土了一枚“高昌吉利”钱,此钱出土时,保存完好。此后,新疆又陆续发现过一些高昌吉利钱。对于钱文中的“吉利”二字,后世学者多从字义上直观地解释为大吉、大利,即具有祈福、吉祥的意思,认定高昌吉利钱币属于“吉语钱”。但是,后来的研究证明,这种理解,不过是人们的一种美丽误会。

916161580905737651

专家们认为,高昌吉利钱币中的“吉利”两字,并非“大吉大利”的意思。“高昌吉利”四字虽都是汉字,但其所表达的寓意却是不同的。据突厥语言学专家张铁山教授研究发现,汉字“吉利”实际上就是突厥语ilik或ilig的音译,汉文文献上一般译做“颉利发”或“颉利”,意思为“王”。“颉利发”是突厥汗国的一种官衔或称号。西突厥在著名的统叶护可汗时,其西域诸国王悉授颉利发,并遣吐屯一人监统之,督其征赋。将“颉利发”授予被突厥控制的西域各国国王,作为臣服的标志。高昌、龟兹等国国王都曾接受过“颉利发”的称号。已故的王国维先生曾考证认为,“颉利发”这一官衔或称号,如同“可汗、“可贺敦”一样,都源自于柔然,后被突厥沿用。由此可知,“高昌吉利”意为“高昌王”,是用汉字拼写的古突厥语。

西北大学曾经参与发掘

据了解, 1959年以来,考古工作者先后对阿斯塔纳古墓群进行了13次考古发掘,清理西晋至唐代墓葬近400座。而从1973年9月,西北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共同组织了考古发掘队,对阿斯塔那村北、公路东的古墓群进行了全面发掘,出土了大量陶器、木器、雕塑、文书和丝织品等,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出土一批罕见唐代的面食品,包括有各种花式点心,其中有一部分入藏于西北大学博物馆。这是研究唐代西域饮食文化十分难得的实物资料。   

西北大学是国家“211工程”重点建设院校,在文物考古方面卓有成就,在丝绸之路历史地理、民族宗教问题、文明交往等领域有深厚的研究传统和成果积累。2014年1月又正式挂牌成立西北大学丝绸之路研究院,这是中国第一家实体性丝绸之路研究机构,围绕国家和陕西“一带一路”重大现实问题与“丝绸之路历史文化”开展相关研究。设立“丝绸之路战略研究中心”、“丝绸之路历史地理研究中心”、“丝绸之路文化遗产研究中心”、“丝绸之路社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丝绸之路文明交往研究中心”、“丝绸之路艺术研究中心”等研究机构。这些将在类似于挖掘阿斯塔纳古墓群这样的考古实践中,为“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积蓄强劲的学术和科研支撑。

来源:三秦都市报  责任编辑:黄乐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