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总在大师走后 世人才感叹曾忽略他的存在?

摘要:2010年9月,受好友邀请,我前往北京京剧院拍摄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先生。

李胜素在梅葆玖先生遗像前长跪

谭孝曾前来吊唁梅葆玖先生

设于北京京剧院的梅葆玖灵堂昨起开放。昨日8时许,京剧舞台黄金搭档于魁智、李胜素最早赶来吊唁。前天,李胜素随全国政协到陕西考察,飞机刚一落地,便惊闻师父去世,她没出机场便又坐飞机赶了回来。

从1988年起便跟随梅先生左右到1995年正式拜师,近30年的时间,李胜素从师父那里获益的早已超越了艺术本身,如今淡淡不张扬的性格也是拜师父所赐。“这么多年来,我没有听过一个人说师父的不是,也从未见他对人发过脾气。他的性情已经与梅派艺术融为一体,无论对老对少,对内行还是外行,或有求必应或倾囊相授。师父来给我们排戏,常常是带着团队过来,一对一的辅导。一场演出下来,他通常是趁着刚演完精力集中的状态下,站在台上就把问题说了,而且不光是主演,就连群众演员的戏他也会说。剧团安排他去上海买音响,坐的还是那种没有座位的火车。即便这样,他也很高兴。”

继承一辈子 晚年搭建一个与世界对话的格局

梅先生桃李九州,从前天开始,海外票友惊悉噩耗后也纷纷举行悼念活动。德国的票房(票友聚会练习的处所)近两日就一直在传唱那首《大唐贵妃》中的《梨花颂》。

在昨天吊唁的人群中,著名导演郭小男专程从上海赶来,而他原本的来意是与北京京剧院商讨交响京剧《大唐贵妃》复排一事。作为原版导演,他是能够读懂梅先生这个心结的人。“梅先生一生创新剧目不多,但在继承了一辈子的基础上,晚年提出在《太真外传》的架构上创排《大唐贵妃》的构想。这是一个艺术大师搭建的与世界对话的格局,是中国京剧最有当代意义的一次创作。从中可以看到梅先生一直秉持的那颗赤子之心,也能感受到他对京剧的未来有强烈的思考甚至忧虑。现在我们一定不负先生厚望,在十几年前演出的基础上,将其打磨成梅派在当代的巅峰之作。”

在郭小男看来,梅先生对于《大唐贵妃》的构想中,还有一个不能回避的话题便是“男旦传承”。“男旦是独树一帜的,它是遵循特殊的艺术规律,由一批伟大的艺术家们创造出的一种特殊舞台魅力。玖爷不仅秉承下来了,而且在发声方法上还有超越。”

谭门两代人抱拳 跪地再续梅谭佳话

昨日,随着梅夫人林丽源的到来,现场再度陷入悲戚中。来至梅先生端坐微笑的遗像前,梅夫人微微探了探身,顿时泪如雨下。在众人的安抚中稍稍平静后,端坐于灵堂一侧的她还是不时望向照片的方向,若有所思。与梅家交往甚厚的谭门一族,昨天由谭孝曾、阎桂祥、谭立曾、谭正岩两代人代表当今谭派掌门谭元寿,前来吊唁。抱拳、跪地,看到世交后人,梅夫人再度激动落泪。

当今谭派掌门谭元寿先生获悉噩耗感叹道,“京剧塌了半边天”,“他对京剧的贡献是任何人都不可与之相提并论的,包括我自己在内。他沿着老梅先生的足迹,将京剧推向了世界,才让这门艺术在当代有了更大的格局。”因为身体原因没能赶来的谭元寿先生,已确定将出席5月3日举行的梅葆玖先生遗体告别仪式,来送老友最后一程。为梅先生分担了很多教学任务的京剧名家王志怡,也在众人的搀扶下走进灵堂。一旁的梅派再传弟子中很多都得益于她的教授,场面自是哀伤感人。之后,她坐在梅夫人旁边,两人低声耳语,神情悲伤却温馨。

在《太真外传》、《大唐贵妃》、《霸王别姬》、《西施》等梅先生演唱的经典唱段中,李胜素、尚伟、谭娜、郑潇等当时在场的7位弟子集体向师娘叩首,以谢师恩的同时也不忘嘱咐师娘节哀、保重。

来源:news.cn  责任编辑:李姣

(原标题:聚焦:为何总在大师走后 世人才感叹曾忽略他的存在?)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