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越自动化越幸福?

谢尔盖·布林

这是一场非常有趣的演讲。2013年2月底,TED会议在洛杉矶附近的长滩表演艺术中心举行。讲台上演讲的男子衣着邋遢,略显不安,讲话的声音犹犹豫豫,他就是谢尔盖·布林。据说,在谷歌的两个创始人中,布林还算是性格相对外向的。他正站在讲台上展示一种眼镜,是谷歌设计的“头戴式计算机”。播放了一段简短的推广视频后,布林开始嘲讽起智能手机。

谷歌曾经通过自家的安卓系统推动智能手机成为现在的主流设备。他从兜里掏出自己的手机,鄙夷地看着它。他说,使用智能手机是“一种柔弱的表现,你明白的,你坐在那儿,什么也不做,只是用手指滑动这个毫无特点的玻璃屏”。布林表示,智能手机会造成“社交孤立”,并且低头盯着屏幕还会削弱人对外部世界的感知能力。“你就想这样对待你自己吗?”

布林放下了手机,开始宣扬谷歌眼镜的优点。他表示,这个新设备会提供一种高级“形状因子”,可用于个人计算。人们的双手解放了,也不必再低着头,可以目视前方,同周围的事物重新建立起联系。人们重新融入了这个世界。谷歌眼镜还有其他优点。戴上谷歌眼镜以后,计算机屏幕一直处于人的视线之内,只要谷歌眼镜觉察到人们需要建议或帮助,谷歌就能通过谷歌即时资讯服务或其他追踪和个性化程序向人们传递相关信息。谷歌公司将最大限度地实现公司的愿景:信息流自动进入人类大脑。有了谷歌眼镜就忘了自动补全的谷歌搜索提示服务吧。布林回应同事雷·库兹韦尔的言论,他表示,戴上谷歌眼镜,你再也不用进行网页搜索了。你不必构思搜索关键词,不用在搜索结果中挑挑拣拣,也不必按照长长的链接转到具体的网页。“在你需要的时候,信息就会自动来到你面前。”计算机将成为无处不在的全知者。

布林笨拙的演示惹来了技术博主的嘲笑。但是,他说的还是有道理的。智能手机使人着迷,但也会让人堕落。人类大脑不能同时关注两件事。朝手机屏幕瞥一眼或是翻阅一下手机都会把我们从周围环境中抽离。手里握着手机时,我们好像变成了幽灵,在现实和虚拟两个世界间摇摆。当然,人总是容易分心的,思维总是四处游荡,注意力也会分散。但是,从没有哪个工具能像这样一直俘获我们的感官,分散我们的注意力。就像布林暗示的那样,智能手机将人类同一个符号化的世界联系起来,将我们驱逐出当下的现实世界。我们丧失了存在的力量。

布林保证谷歌眼镜会解决这个问题,但这无法令人信服。毫无疑问,如果有时使用计算机或相机时可以不用手,确实是个优势。但是,盯着悬浮在面前的屏幕也需要投入一定的注意力,不比浏览手里的手机少,可能还需要更多的注意力。对使用平视显示设备的飞行员和司机进行的研究表明,人们观看投放在外界环境上的文字和图片影像时,很容易产生“注意力隧道效应”。人的焦点会缩小,眼睛盯着显示图像,忽略视野内的其他事物。研究人员在飞行模拟器中进行了一项实验,使用平视显示设备的飞行员降落时要花费较长的时间才能发现有一架大型飞机挡在跑道上,而没有佩戴平视显示设备的飞行员低头扫一眼仪表读数,再抬头就能很快发现这一问题。其中有两名佩戴平视显示设备的飞行员甚至完全没有注意到正前方停着的飞机。心理学教授丹尼尔·西蒙斯和克里斯托弗·查布利斯2013年发表了一篇关于谷歌眼镜危害的文章,指出“感知能力需要双眼和大脑的共同参与,如果你的思维被占用了,你就无法注意到原本非常明显的事物了”。

由于采用了类似的设计,谷歌眼镜也很难避免这个问题。谷歌眼镜位于眼睛上方,时刻准备着,它只需一个眼神就能调取图像。至少手机可以被塞进口袋或手包里,或者也能放进汽车的杯托里。事实证明,你可以通过说话、移动头部、手势和指尖触摸同谷歌眼镜互动,这就对使用者思维和感官的参与度有更高的要求。而眼镜发出的来电提醒和信息提示的声频信号——布林在TED演讲时夸耀,“能通过头盖骨传送”,不像电话的嘟嘟声和蜂音那样突兀扰人。但是,打个比方来说,谷歌眼镜就像是附着在前额的计算机,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无论是谷歌眼镜那样的头戴式设备抑或是腕上的Pebble智能手表,这种可穿戴式计算机都是新鲜事物,它们究竟具有多大的吸引力,暂时还无法定夺。如果想要受到普遍欢迎,它们需要战胜某些大的障碍。现在看来,可穿戴式计算机没有什么优势,它们看起来甚至有点蠢——伦敦《卫报》称谷歌眼镜是“可怕的眼镜”。并且,可穿戴计算机内置的微型照相机让许多人感到不安。但是,就像之前的其他个人计算机一样,很快,可穿戴计算机就会升级,它们会变得不那么突兀,功能也会增加。现在看来,在身上佩戴计算机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但是在未来10年,这将成为一种常态。我们甚至会吞下药片大小的纳米计算机,以观察体内的生物化学变化和器官的功能。

但是,布林认为谷歌眼镜和其他可穿戴式设备将开拓计算新时代的想法是错误的。它们会给已有的技术动量注入更多能量。随着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越来越普及,网络计算机更加便携化、私人化,可穿戴式设备的出现让软件公司能够更多地融入我们的生活。软件应用价格低廉、界面友好,可穿戴式设备甚至可以通过云计算基础设施使最平凡的琐事也实现自动化。计算机化的眼镜和腕表进一步拓展了自动化的领域。有了这些设备,使用者在走路或骑车的时候能够非常轻松地获取路线信息,算法还可以生成建议,告诉使用者下一顿饭去哪儿吃或晚上出去穿什么。可穿戴式设备还可以作为人类传感器,将用户的位置、想法和健康状况传送给云。这样一来,软件编写人员和软件所有者就有更多机会将越来越多的日常活动自动化。

我们进入了一个循环,是良性循环还是恶性循环,这取决于你的看法。随着我们越来越依赖应用和算法,我们也变得越来越离不开它们的帮助——我们经历了“技术隧道效应”,也经历了“注意力隧道效应”。这使得软件更加不可缺少。自动化繁衍出自动化。每个人都希望通过电子屏幕来管理自己的生活,自然地,社会也改变了自身的惯例和规程去适应电脑的惯例和规程。无法运用软件完成的事物——经不起电脑运算考验并因此抗拒自动化的事物开始显得可有可无。

施乐帕克研究中心的研究员表示,早在20世纪90年代,我们就应该知道,当我们不再去注意是否存在电脑运算的时候,就说明它就已经无处不在了。电脑是如此彻底地陷入了我们的生活,以至于我们将根本看不见它们。我们“不自觉地用它们来完成每天的任务”。这在当时来说似乎是个白日梦,笨重的电脑常常死机、瘫痪,或者在关键时刻做出不合时宜的举动。而现在,我们的白日梦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实现。许多电脑公司和软件公司都表示正在努力将产品变得无形。

来自硅谷的杰出企业家杰克·多西表示,“我对科技完全消失这件事感到特别兴奋。我们正在就此与Twitter(推特)合作,我们也正在与移动支付公司Square合作”。马克·扎克伯格经常将Facebook称为“一种公共设施”,他是在传递一种信号,他想让社交网络融入我们的生活,就像电话系统和电网那样。苹果公司将iPad宣传成一种可以“完成工作”的设备。说到这里,谷歌更是将谷歌眼镜推销成一种“解决科技问题”的设备。谷歌总工程师维克·冈多特拉最近在旧金山发表了演讲,他甚至在这条标语上加上了嬉皮士标签:“科技应该被扔到一边,这样你才可以去生活,去学习,去爱。”

技术人员也许确实夸大其词,但是他们并非玩世不恭。他们的确相信我们的生活变得越计算机化,我们就会越幸福。毕竟,这是他们自己的亲身经验。但是他们的抱负只不过是自私自利罢了。如果一项广为流行的技术要变得无形,首先,它必须在人们的生活中变得必不可少,以至于人们不能想象没有它的生活。只有当一项科技把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包围时它才会从我们眼前消失。英特尔公司的首席技术官贾斯汀·拉特纳表示,他希望英特尔公司的产品能变成人们“生活环境”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这样英特尔就能够为人们提供“无处不在的帮助”。可以肯定地说,让顾客们如此依赖电子产品也会为英特尔以及其他电脑公司带来更多的利润。对于做生意来说,让顾客依赖你的产品这一原则是至高无上的。

将一项复杂的技术融入人们的生活,这样就能节省许多劳力或脑力,这种前景对顾客和商家来说十分具有吸引力。《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尼克·比尔顿写道:“当技术不再成为我们的负担,我们就从中解放了。”但事情绝非如此简单。你不可能简单按一下开关就让一项技术变得无形。它只有在缓慢的文化接纳和个人适应改变之后才能消失。随着我们越来越习惯这项技术,它对我们造成的影响只会越来越大,而不是越来越小。

我们也许不会去注意它对我们生活形成的限制,但是这些限制依然存在。就像法国社会学家布鲁诺·拉图尔指出的,一项为人熟知的技术的无形是“一种光污染”。我们重塑自己以适应这项技术,但这种重塑很难发觉。最初被我们用来实现某些特定意图的工具开始向我们身上强加它的意图,或者是其创造者的意图。拉图尔写道:“如果我们不能认识到一种技术的使用是如何大规模地取代、转变、修饰或是扭曲了最初的意图的话,不管这种技术多么简单,都只是因为我们按照改变方式的方法改变了目的,而且因为意愿松动,我们开始需要一些别的东西,与我们一开始想要的不同的东西。”

编程机器人汽车和士兵带来了一些伦理难题——谁操控着软件?谁负责选择优化目标?编码反映了谁的意图和利益?这些问题同生活自动化应用的发展息息相关。随着程序变得对我们越来越有影响力——影响我们工作的方式、看见的信息、旅行的途径、交往的方式,这些程序变成了一种远程控制。不像机器人或无人机,我们有拒绝软件指令和建议的自由。虽然要避免它们的影响很难。当我们发行一款应用的时候,我们希望能获得指导——我们使自己处于机器的照顾之下。

《玻璃笼子》,尼古拉斯·卡尔 著,中信出版集团,2015年10月

《玻璃笼子》图书简介

尼古拉斯卡尔在《玻璃笼子》中指出,自动化在分担我们工作的同时,也弱化了我们的才能,偷走了我们的生活,限制了我们的视野,它甚至将我们暴露于监控之下,操控我们。当计算机和一切智能设备变成我们生活中的伴侣时,应更加留心它如何改变了我们的行为和身份。卡尔的作品无疑给我们这个时代注入了一剂清醒药。他独特的思考问题角度,犀利甚至略为偏激的观点再加上丰富的最前沿的科技案例会让人读起来畅快淋漓、有醍醐灌顶之感。我们每天都在使用智能设备,经常为一个又一个技术的进步而欢呼,读完本书,我们的看法将被彻底颠覆。

 

来源:腾讯  责任编辑:黄乐星

(原标题:生活越自动化越幸福?)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