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市

市值落后腾讯、阿里巴巴太多 百度要变

摘要:搜索让百度成为了摇钱树,一切能进行流量置换、搜索排行推荐的地方,都能看到百度庞大的身影,但也绑住了百度。紧接着7月31日,百度还正式宣布“航母计划”,包括百度外卖和91桌面在内的十多个项目准备独立发展融资,以回应7月初关于百度分拆多个业务谋求国内独立上市的传闻。

MjAxMjAyMDMxMDU0MjBfMTE0LjI0Ny4xMC42OF8xMTI2NjM=

从今年二季度财报发布至今,百度市值已蒸发近590亿元人民币。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590亿人民币,相当于唯品会、携程网目前的市值。资本市场开始重新审视这家曾和阿里巴巴、腾讯一起被列为BAT的公司,有人认为它的估值模型应该重设——从把大笔资金砸向O2O业务来看,它越来越不像一家仍以搜索为主要业务的公司;也有人认为它正在“跌出BAT阵营”。

共同的结论似乎是,百度在今年所面对来自资本市场的怀疑,比过去的任何一个时期都要多。

回来看看百度今年的二季度财报,其中运营利润同比下滑,O2O及其他业务运营利润率甚至直接减少了25.3个百分点。也许是对百度商业化业务未来的担忧,自7月28日财报公布以后,百度的股价就在大众的揣测和疑虑中逐步下跌,截至目前跌幅近14%,当前市值为592.8亿美元(约合3681.06亿元人民币),蒸发95亿美元(约合589.91亿元人民币)。

相比之下,阿里和腾讯则一直盘桓在千亿美金市值梯队,目前阿里巴巴市值为1919.5亿美元(约合1.19万亿元人民币),腾讯为13432.48亿元港元(约合1.08万亿元人民币),均高出百度三四倍。

当阿里巴巴和腾讯同时在社交、电商、O2O、在线支付等领域开始角力时,除了搜索及搜索流量衍生的如应用商店、新闻等,百度还未能有其他产品登上同量级的竞争台阶。二季度百度营收为165.75亿元,其中有162.27亿元仍然来自搜索流量商业化带来的网络营销业务,占总收入的比例高达97.9%。

在最近的DCM CEO峰会上,李彦宏承认,百度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的速度太慢,错过了一些机会。“如果有机会重新选择,我会更快的进入移动互联网行业,不仅仅是大力度的投资研发,要让百度从桌面的搜索变成基于各种移动设备的搜索服务。”

其实严格地说,百度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尝试其他领域的业务,发现非搜索市场的其他盈利可能。

凭借搜索和社区的资源,2007年百度曾上线了C2C的有啊电商网站,但却在三年后宣布关闭。诞生于2012年,被看做是百度手机入口战略性尝试的百度云OS,也在今年3月宣布停止更新。除此之外,还有社交类产品百度Hi、百度浏览器、百度杀毒、百度影音等一系列产品,你也许记得他们的名字,但已经许久未更新。

既然优秀的产品难以从百度内部孵化诞生,李彦宏则转而通过投资,这一更加直接、高效的方式来帮助百度在其他领域进行拓展,弥补百度在这些业务上的空缺。

2011年开始,百度进行了密集的投资和收购。2011年6月百度投资去哪儿网3.06亿美元(约合19亿元人民币),切入在线旅游领域。2012年11月,百度宣布全资收购此前投资的视频网站爱奇艺,进入在线视频市场。2013年7月,百度以近19亿美元(约合117.98亿元人民币)的高价收购91无线,希望借此让百度在应用商店入口站稳脚跟。同年8月,百度1.6亿美元(约合9.93亿元人民币)投资糯米网,并在次年正式全资收购。就在去年12月,百度斥资6亿美元(约合37.26亿元人民币)宣布了和Uber的战略投资合作。

即便在投资和并购了这么多公司的情况下,百度的现金仍然很充足。二季度财报显示,百度所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总值仍然有人民币749.59亿元。搜索流量变现带来了巨大的现金流规模,这些资金成为了李彦宏博得下一个标的筹码。

对于开展大规模投资之前的百度,它的最大问题在于缺少竞争压力,在国内搜索市场上,实在没有能与百度真正抗衡的公司,所有那些开展的“新业务”,都因为缺少来自内部——更准确地说是李彦宏真正的推动力而不了了之。

而对于感受到腾讯、阿里巴巴跨越各自传统领域的激烈竞争的压力、开展大规模投资之后的百度,面对的问题则完全不同。因为仅仅通过砸钱,还不能让这些被投资、收购的公司真正发挥效用,也未能让他们和百度搜索一样成为各个垂直行业首屈一指的公司。

一位百度离职员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百度对待自己收购的公司控制力度较强,会以百度的出发点干涉收购公司的运营策略。在百度收购糯米、91后,原糯米网CEO沈博阳、原91无线CEO胡泽民、高级副总裁何云鹏均先后宣布离职,由百度副总裁刘骏、李明远等接替相应职位。

“百度倾向资源投资,通过投资和收购的方式将一些成熟业务直接纳入囊中,再用百度自己的人、思想去运营。”一位糯米网前员工向界面新闻记者如此评价,“但是,百度本身的运营方式在这些垂直行业如果是正确的,为什么自己做不出来呢?不恰当的手段,不恰当的管理方式,不管买了哪些资源还是一样难以产生优秀的产品。”

这些观点都在一定程度上表明,在如何将那些被收购的公司为自己所用方面,百度并没有像阿里巴巴那样有办法——后者至少在UC和高德的整合上目前来看还算是成功的。

在百度收购了糯米、91等公司后,这些公司都进入了一段静默期。公司内部的高层更迭,产品线的重新梳理,和百度庞大的业务体系对接,花了一定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团购行业的美团、大众点评不断发展壮大,并且根据目前的O2O发展局势开始招兵买马,组建自己的外卖、社区短途物流、O2O平台、在线电影选座等团队,并在行业取得了领先位置。

搜索让百度成为了摇钱树,一切能进行流量置换、搜索排行推荐的地方,都能看到百度庞大的身影,但也绑住了百度。

也许是深刻意识到这些问题,李彦宏在今年想要做出改变。

今年3月,李彦宏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百度希望回归A股上市,但是迫于VIE结构的政策限制暂时还难进行。但7月28日、29日美国股市对百度投掷200亿元的O2O新蓝图不买账,也让李彦宏看到了回归国内市场的迫切性,毕竟百度大部分的业务市场都还在国内。7月30日百度宣布董事会已批准了一项股票回购计划,将在接下来的12个月内,可能会回购最高10亿美元金额的股票。

紧接着7月31日,百度还正式宣布“航母计划”,包括百度外卖和91桌面在内的十多个项目准备独立发展融资,以回应7月初关于百度分拆多个业务谋求国内独立上市的传闻。这些业务在百度中所占比重太轻,得不到内部优势资源的充分支持,独立后可以以个体身份争取到充分的外部发展资源。

界面新闻记者从一位前百度员工处得知,百度确实在寻求这些业务的独立发展。该人士与百度高层长期保持合作,他指出,业务独立未必都是希望最终国内上市,而是百度希望打破内部僵化管理体制的一种方式。

上述人士表示,从管理上看,目前百度业务线太多,横纵交替,每个业务没有独立的垂直业务线。一个总监常常负责管理多个业务,也一定程度上让业务发展受限,灵活性差。如果分拆,以独立业务、独立子公司的形式,这些原本在体制内无法赚钱的业务,除了体制还可能会有新的希望。因此,第一批需要剥离非核心业务,正在进行初步尝试。

这些业务剥离后,对原有业务的员工和未来的投资方,都会是不小的激励,但也是更大的挑战。剥离母体一方面意味着独立和自由,另一方面也要深刻承担自负盈亏的后果。但对百度来说,“航母计划”无疑让原本庞大而笨重的百度变得更轻。

独立后的O2O业务能不能和美团、大众点评、京东等互联网公司抗衡;百度音乐在独立融资的情况下能不能筹得足够多的筹码,杀入在线音乐的版权争夺战;文学又能否找到合适的内容变现方式,和相应的游戏、影视公司合作……现在,百度需要回答的问题太多了,而且这些回归国内的业务,还得看国内资本市场是否买账。

 

来源:界面网  责任编辑:谢斐然

(原标题:市值落后腾讯、阿里巴巴太多 百度要变)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